熱點:貴州甕安“真相”調查

只有官方傳媒的中國大陸,貴州甕安少女李樹芬的離奇死亡的個案,官方是越描越黑,省委書記近日間接三次道歉,官媒一面倒地安排“真相”曝光;但民眾還是相信坊間的說法,在“公信力”日益衰敗的中國,官方越是僻謠,民眾就越覺得官方在造謠。有維權人士表示,甕安事件,再次驗證,唯有開放傳媒,才能夠救中國。聽下何山的報導。

2008-07-09
Share
li_shufen305 貴州甕安初中二年級女生李樹芬懷疑被姦殺,群眾不滿當地公安局草率處理案件,認爲有包庇罪犯嫌疑,從而引發大規模騷亂。
圖片由周先生提供

“628”貴州甕安的3萬人騷動,成為了中國8月辦奧運,政府“公信力”的一大考驗,官方媒體的思路看來並沒有因為申辦奧運的承諾而發生改變:”大石砸死蟹”、”製造既定事實”,仍是官方一貫的立場,對於那些與主旋律有出入的消息,一率是封殺。

在貴州甕安騷亂後的一日,6月29日曾有一篇題為《貴州甕安女高中生被強奸致死導致群體性事件》的報導,在北京官方的中國青年報論壇中出現,大陸的網站TOM.COM也轉載過,當時的責任編輯叫盧羽,但在官方對事件定性之後,原本連在官網中可以透露的點點”真相”都成為泡影,記者找到了這篇原始的報導,嘗試為聽眾還原真實。

在甕安,目前官方仍四處捉人,消滅不同的聲音,村民在接受本台訪問時,大都表示“事件已經過去”,不願意多講,與事發後一兩日,勇於向外界申訴,尋求幫助的聲音﹐有天淵之別。但村民有朋友被捉的,仍是內心難平。

記者:你有朋友被捉嗎?
村民:有呀!

村民最討厭的,是官方說是民眾打、砸、搶,“說老百姓打、砸、搶、燒。我信老百姓。”

即使當局做了三次驗屍,還是沒有挽回民眾的信心。

記者﹕公安已經做了三次驗屍了?不可能錯呀?
村民﹕那驗屍有可能是假呀!
記者﹕驗屍都有可能是假嗎?是法醫的鑑定?
村民﹕不得民心!

目前,到當地查找真相的維權人士,行動是動彈不得,港澳的記者也已經撤離,留下的是一大堆官方未能回答的問題。而在官員中,就連過往參與其他鎮壓行動的武警,在私底下都對本台講,命令是上級下的,唯有執行,但對像是自己的村民,怎會不難過。

一名退役的武警對本台講,“哪個縣沒有武警的,專是負責內衛的,當然是覺的難為情,誰沒家,誰都有家,有兄弟姐妹的!”

記者﹕你們以前做武警,遇到這種事情,會怎樣處理呢?
退役武警﹕遇到這種事情,不是我們個人決定的,是上級決定的,我只能聽我直接指揮官的,就算錯了,也只能聽他的。

記者問﹕哪怕錯了都要聽指揮官的?”
回答﹕我只能直接聽首長的命令。

除此之外,這名在甕安當地做過武警的村民說,其它﹐他就不方便講了,但是官方指是黑社會勢力介入,才有燒公安局的騷亂,他自己都不能夠接受。他說﹕這跟本就不是黑社會勢力,是引起民憤!公憤!他們的說法我也不知道,不只是因為(李樹芬)這樣一件小事情,老百姓會鬧得這樣,是很久以來積蓄的。

官方與民間的積怨之久,在隔離的鎮,有村民就說,參與“628”貴州甕安騷動的不單是當地人,他們自資興建的水壩,就因政府要擴建,水壩被白白炸掉。2年前與防暴警察發生過衝突。這裡的突發事件很多,比方說我們寧縣,也是(甕安)的邊界,06年的時候,一個施工組,炸了老百姓的房子,然後還來人鎮壓老百姓,先來人就把老百姓打死。為此,貴州甕安附近的村民,情願相信民間的講法,都不願意接受官方的版本,

我們家就是水電站與水霸,政府炸了我們的水電站,炸了一個水電站,他們要修大的水電站,然後既沒有賠償,還後甚麼說法都沒有,找他們,就被鎮壓嗎!

兩度到甕安調查,並接受本台訪問的網絡維權人士周曙光表示,“自由亞洲電台是境外的敵對電台,不能夠接受訪問” 。而他在甕安縣文體廣播電視局和新聞出版局被軟禁6小時,被強迫輸入電腦密碼,刪除電腦上資料。

周曙光表示,在李樹芬遇害的現場,當地老百姓指,附近居民曾聽到兩聲救命就沒聲音了,案情可能是:酒後強奸,女方呼叫,於是掐住脖子達到消聲的作用。政府要有公信力,就需允許國內外媒體,直接接觸所有案件相關人,如李樹芬、王嬌、陳光權、劉言超、李樹勇、劉開龍、李秀忠、李秀華,不允許採訪的話,甕安政府的宣傳工作肯定是越描越黑。

目前,“真相”在大陸只有官方主導的一個,“真相”之外的都被封殺,村民事發後在網上的鳴冤,也消聲匿跡。記者找到628之後一日,在中國青年報論壇上的報道,與官方所說的有出入﹐相信是官方還沒有定調前的報導。

中青網﹕因考試沒給同班的一個女生抄寫而被殺害!該女生是縣委書記王的侄女。其侄女勾節社會上的兩個流氓將李強奸殺害。公安局只拘留不到24個小時就將其放了。法醫前去檢驗屍體時,居然偽造是吃藥自殺!但藥卻還在吼管裡根本沒下去!又說被淹死,但身體裡根本沒泥土,死者脖子多處傷痕!顯然被掐死的。死者家屬到公安局報案,公安局反將死者親叔叔打成重傷,放出後公安局再唆使黑社會再毒打其叔叔。其叔叔是鄉中學老師。她姑姑也被打成重傷。臉部破相。28日下午,10萬名群眾走到公安局,要求給說法,但遭到反對,激動的人群砸了公安局門牌和汽車,並發展到放火燒公安大樓,縣城估計聚集了10萬人。公安局又出動武力鎮壓,其間開槍打傷一人。政府還切斷了和外界的通訊聯系,派人在路上阻止記者到縣城採訪。事態一直鬧到深夜兩點,在十一時左右。又燒毀了兩棟政府大樓,一棟徹底燒毀,只剩個框架,另一棟燒掉一層,所有文件檔案都被毀掉。今天早上出動三個軍分區的兵力,包括州邊縣市的警力來維持秩序。

另外,死者家屬為討個說法和親戚來到當地派出所!隨知道他們不僅不說理還把死者家屬打成重傷!叔叔,爺爺,奶奶被打住院搶救!媽媽說話含糊,已失去理智,嬸嬸被剪去頭發關押在派出所!死者死後被放10天,公安部門,還有各個領導都沒處理!還強行搶走屍體!死者周圍站滿了觀眾!那些不僅是觀眾更是她的親人!當官的個個官官相互。

好拉,真相由你判斷,我是何山,下次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