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回顧32年維園集會挑戰 鄒幸彤:活著的運動

2021-06-02
Share
【六四32】回顧32年維園集會挑戰 鄒幸彤:活著的運動 回顧支聯會維園集會32年歷史,集會曾面對人數減、被杯葛、被禁等挑戰。
粵語組製圖

風雨飄搖,後《國安法》時代的香港,維園燭光第二年被禁。回顧支聯會維園集會32年歷史,曾經港人滿懷希望,憧憬中國人權改善的一天;集會亦曾面對人數減、被杯葛、被禁等挑戰。本土派代表袁德智卻在六四32周年前夕,高調表明對維園集會,從杯葛轉為支持。本台訪問多名支聯會幹事、前中大學生會會長、本土派議員,探討六四維園集會在不同時代的意義。(劉少風/陳潤南 報道)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今年46歲的張錦雄,在2003至2008年擔任支聯會常委,負責在六四晚會舞台上做司儀,領唱、叫口號。

feature-discuss1.jpg
張錦雄手持燭光悼念六四。(劉少風 攝)

人數下滑 開始注重薪火相傳

在九十年代,香港回歸前後,政治氣氛並不濃厚,出席六四晚會的人數多數徘徊約5萬人。至2000年,集會只有4萬5千人參與,大會首次提出「薪火相傳」主題。

張錦雄憶述,當年六四晚會的爭議不大,不過由於參與人數下滑,支聯會開始尋找新元素,吸引年輕人。主題後來變成「教育下一代 接好民主棒」、「年青一代 齊來參與 」。

張錦雄說:當時人數開始下滑,如何可以令年輕一代覺得這件事與他們有關?我們開始不停講薪火相傳,找教協與一些老師,希望學校可以當一個課外活動,老師教歷史也好,帶些學生來六四集會。

捐款箱多了人民幣 港人憧憬中國人權改善

張錦雄說,2003年「自由行」開放,其後,每年維園的六四晚會上出現了愈來愈多大陸人參加,捐款箱多了人民幣。「很多人因為好奇走進維園」,他們從電視及報章看到六四晚會的消息,想了解銅鑼灣發生甚麼事,因此支聯會在部分環節加插普通話翻譯,以便大陸人理解。

2008年,中共舉辦北京奧運盛事,展示改革開放後的國力,當時港人對中國未來可謂充滿希望。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當時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比率達38.6%,屬有紀錄以來最高,「香港的中國人」亦有約13%;而「估計三年後中國的人權狀況將較現時有改善」的被訪者比率,達到77%。同年亦有約75%港人,認同「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

feature-discuss2.jpg
屯門區議員張錦雄說於2008年擔任支聯會常委。(劉少風 攝)

淡化言論激發市民紀念六四

因此不難理解,至2009年即六四20周年,當時時任香港特首曾蔭權、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立法會議員詹培忠等相繼發表「淡化六四」言論,反而激發集會人數暴增,人數再達15萬,是繼1990年以來最高。

2010年,六四晚會結束後,時任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與2000多名青年及市民運送逾四米高的「民主女神像」進入中大校園。至今,「民主女神像」仍屹立於大學火車站的對出空地。事隔10年,黎恩灝憶述,當時市民的訴求清晰──政權愈打壓,愈支持六四晚會。

黎恩灝說:市民對於政府刻意去淡化,親政府人士抹黑紀念六四的活動,是很反感。例如2009年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公開批評人們悼念六四,曾蔭權在立法會叫大家看國家看經濟發展就好了,不要看這些事,這令大家很反感,政權愈打壓,市民對政權愈反感,對悼念六四就更加堅定。

黎恩灝指,當時支聯會與學生會關係密切,學聯成員會到六四晚會的台上發言,參與悼念活動,在佔領運動前,香港的社會運動,主要由「六四」、「七一」,兩個大型群眾活動主導。

不過,隨著本土思潮興起,支聯會的六四晚會備受質疑。而民調亦顯示,認同自己為中國人,以及認同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港人,在08年高峰後逐漸減少。

feature-discuss4.jpg
黎恩灝於2010年任中大學生會會長。(受訪者提供)

本土思潮興起 學聯退出維園集會

同時隨著「自由行」變得失控擾民,中港民間矛盾愈加激烈。而2011年,陳雲出版《香港城邦論》,「本土派」逐漸建立具體理論。香港經歷2012年的「反國教」、2014年的佔領運動,本土派的政治行動力變得積極。

他們批評六四維園集會「行禮如儀」,他們亦不滿支聯會五大綱領中「建設民主中國」的主張,認為應「香港優先」,亦不認同支聯會的「愛國情意結」。2014年雨傘運動翌年,「本土化」的學聯決定不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改由部分院校學生會個別出席,為活動舉行以來學聯首次缺席。

至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港人認同自己為「香港人」超過一半,相反同期僅一成人認同自己為「中國人」。而認同「三年後,中國人權狀況會更佳的人數」只得約三成,認同有責任推動民主中國的人亦下降至61.8%。

feature-discuss3.jpg
現任油尖旺區議員李傲然,對「平反六四」感覺不大。(鄧穎韜 攝)

本土派李傲然:香港優先 六四為次

現任油尖旺區議員李傲然,於2018至2020年擔任理工大學學生校董。「平反六四」對於他來說,感覺不大,他認為歷史需要認識,但更應著眼現在。李傲然憶述,當年本土派,取態是「香港優先」,特別是經歷佔領運動後,港人開始思考,即使和平示威,仍無法爭取訴求,是否要行多一步?

李傲然說:那時候很多人覺得,「六四」的事,不關我事。當時矛盾很激烈,2014年前,比較多傳統左翼勢力或學生會的莊,他們對於傳承很著重,但後來本土派的興起,我們覺得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六四這件事就算不處理也無傷大雅,開始會想「香港優先」。

雖然李傲然對六四缺乏共鳴,但他認為,六四集會有象徵意義,代表香港人是否有機會自由發聲,而他過往從未想過支聯會的六四集會有一天會在香港這片土地成為絕響。

feature-discuss5.jpg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指,今年六四,各派放下分歧。(鄧穎韜 攝)

風雨飄搖中的燭光

今年六四,多名支聯會骨幹,包括李卓人、何俊仁等人因參與「反送中」期間的和平集會身陷囹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成為首席發言人,而支聯會亦受親北京派的猛烈攻擊,多次被指違《國安法》。而維園集會亦繼2020年後,再次被香港警察拒批,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更威脅集會人士可被判囚5年。

而最新的香港民意研究計劃(前身:港大民研)民調也顯示,如今僅3成港人預期三年後中國人權有改善,5成人認為港人有責推動中國民主。

feature-discuss6.jpg
今年維園六四集會,是第二年被禁。(鄧穎韜 攝)

放下派系分歧共同守護燭光 鄒幸彤:六四集會是活著的運動

然而,就在今年六四前夕,中大首個本土派學生會內閣前幹事袁德智,卻高調聲明:「我曾杯葛支聯會六四集會,但今年我決定會悼念六四」。

袁德智表示,2020年發生的「12港人」事件,令他反思內地維權人士也是港人的抗爭盟友,而今年的六四集會,亦可以在後《國安法》時代及二次移民潮下,彰顯香港人的抗爭意志。

風雨飄搖,六四集會卻再次「活化」。

鄒幸彤說,政權的鞭撻反而激起反抗意志,促使各門派放下歧見,凝聚共識。

鄒幸彤說:今年大家好像放下了很多派系的分歧,底線是香港人要共同保護這個燭光,這個六四燭光,不能讓它斷,無論你是甚麼派別、立場也好,今年最大的敵人或議題,就是政權不斷打壓。

鄒幸彤形容,過去不同人士的激烈討論六四集會,反映它是「活著的運動」。她相信:「六四種子深植香港人每一個人,不是那麼輕易可以抹走。」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

今次六四事件32周年,主題是「為自由‧共命運‧同抗爭」,也許口號已總括了32年來圍繞紀念六四的挑戰與爭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