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供應失衡 新移民加入競爭激化中港民間矛盾

2018-02-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公屋供應失衡 新移民加入競爭激化中港民間矛盾(粵語部製圖)
公屋供應失衡 新移民加入競爭激化中港民間矛盾(粵語部製圖)

公屋供應失衡 新移民加入競爭激化中港民間矛盾

香港自回歸後歷任五屆政府,在公營房屋政策上,自「八萬五」到「孫九招」,由興建公屋到復建居屋,都顯示出「嘔心瀝血」。現屆政府更視房屋政策為施政「重中之重」,可見房屋問題一直纏繞港人,近年樓市已陷入瘋狂狀態,一般基層市民根本無經濟能力追求,公屋已成為「無殼蝸牛族」上車的唯一希望。(禾苗/文宇晴 報道)

香港地少人多,房屋供求多年嚴重失衡。公屋最新的輪候冊突破28萬大關,公屋輪候宗數再創新高之際,但公屋供應卻不斷萎縮!公屋未來供應量不增反減,於2016至2017年度,公屋的供應單位有2.6萬多個,但到了2017至2018年度跌到1.8萬個,足足減少八千多個,至未來2020至2021年度,更跌至不足1.2萬個單位,數量屬近年新低。輪候公屋時間相信由4.7年增加至5年以上。

公屋長期供不應求,房屋署去年10月收緊富戶政策,只要公屋戶每年入息限額超出五倍、又於本港擁有物業,就勒令遷出單位,希望藉此騰出更多公屋單位。不過香港人在輪候公屋的同時,仍要面對大陸新移民的競爭。本港每日有150個單程證名額,准許大陸人利用單程證來港與父母或配偶團聚。

這些大陸新移民來港後,大多數都會申請輪候公屋,佔用了不少部份的公屋資源。新增人口帶來住屋需要,令排隊上公屋的人龍愈來愈長。房屋土地問題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已輪候公屋五年的陳太,希望上樓可以改變生活環境,減輕經濟壓力,但對於何時上樓已感到十分迷惘,如果以目前輪候冊人數來看,相信已「遙遙無期」。

陳太:我由2013年開始申請公屋,申請四人單位,申請了五年……仍未上到樓。現在與老公、兩個小朋友住在深水埗唐樓,租金大約八、九千元……非常昂貴,下個月……業主說要加租。唉,租金不斷持續上升……你叫我們小市民如何捱貴租?

陳太要照顧兩個小朋友,難以抽身外出工作,幫補家計。她老公成為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每月賺取萬多元的微薄薪金,除了應付租金外,還要支付小朋友的書簿費、一日三餐等日常開支,收入已所剩無幾,生活足襟見肘,生活壓力巨大。

陳太:政府明明承諾三年上樓,但現在排期上公屋都排咗接近五年了,為什麼一點回音都無?我有朋友娶了大陸老婆,並申請來港,他們申請了公屋兩年,已經上到公屋,還住了新樓,為什麼我仲未上到?是否大陸來港的人就可以快點申報公屋?什麼福利都給大陸人搶去了。

住屋問題一直困擾香港逾二十年,政府仍未有效解決房屋供應問題。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說,政府興建公屋指標遠低預期,供不應求,令居民上樓遙遙無期。

鍾劍華:現在問題連(公屋) 指標都做不到,估計到了2023年,當10年建屋要計數時,現在仍欠四萬幾個單位,變了未來幾年的供應量沒有特別大變,但似乎不會有太大突破,亦有稍低於指標少少,這個才是問題。

政府過去一直以土地供應不足為由,去迴避土地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政府瘋狂「盲搶地」,就連郊野公園邊陲地方,都成為建屋的目標之一。政府在尋找土地的同時,面對新界棕土多達1200公頃、170公頃的粉嶺高球會等用地,又有多大決心去觸碰各大地產商、新界鄉紳背後涉及的龐大利益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