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年宵大收旺场 维园花市惨淡经营

2020-0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过往多年都会在政府举办年宵投得摊档的郑先生誓没想到,在黄色年宵市场「和你宵」的生意比维园更好、更热闹,而且租金相宜。(张展豪 摄)
过往多年都会在政府举办年宵投得摊档的郑先生誓没想到,在黄色年宵市场「和你宵」的生意比维园更好、更热闹,而且租金相宜。(张展豪 摄)

黄色年宵大收旺场 维园花市惨淡经营

港人黄色经济圈抗争持续。适逢新年,香港政府取消年宵中的干货摊,民间黄色经济圈则自发在各区举办「和你宵」,继续实行经济抗争,扩大黄色经济圈。不少经济学者可能都认为,黄色经济圈难以持续,不过在年宵市场的对比下,「和你宵」却显得有声有色。(文海欣 报道)

每逢新年将至,不少港人都会一家大细或与朋友逛年宵,这成为香港迎接新年的传统。然而,食物环境卫生署早于上年11月宣布,因考虑到目前的社会情况,会取消本年的干货摊位,仅得湿货摊、食物档。政府续指,有责任保障档主和到场市民的安全。

相较去年,维园有284个干货摊位、180个湿货摊位和3个熟食档,然而今年仅有216个湿货摊位及两个熟食档。记者年廿六(18日)曾到位于维多利亚公园,全港最大的年宵市场,发现往年人来人往的年宵市场,今年人流稀少,不再像以前般水泄不通。另外,年宵市场亦少了一份热闹,没有干货摊档主的叫喊声,剩下的只有湿货档主销售湿货。有不少档主表示,今年特意减少入货量,并且大叹销情不如往年。

往年都有在维园售卖蝴蝶兰的档主李太表示,今年人流特别少,即使周日假期,人流亦没有显著上升。她表示担心未能回本。

主力售卖桃花的店员陈太称,来逛年宵的人也不多,销售情况并不理想。她续指,政府取消干货摊可能是因为就近月社会事件,害怕会出现混乱,不过她认为无需过于担心。

在维园年宵,主力售卖桃花的店员陈太称,来逛年宵的人也不多,销售情况并不理想。(张展豪 摄)
在维园年宵,主力售卖桃花的店员陈太称,来逛年宵的人也不多,销售情况并不理想。(张展豪 摄)

陈太说︰桃花销量很差,(今天)只售出了十多棵小桃花,销售真的很差。如果(年宵)有卖干货都会多些人。

档主生意惨淡,来维园逛年宵的市民都认为这里的气氛大不如前。市民余太与家人前来,她表示往年都有一家人逛年宵的传统。然而今年的气氛让她感到悲伤,并认为原因可能因为没有了干货摊。

余太说︰(比起上年)气氛当然不太好,感觉有点悲伤。其实没有这个需要(取消干货摊),应该两边也有才更多元化。要平衡,不要太多干货又不要太多花。虽然花是主要的摊档,但都要有些干货,因为也很开心,每年也很有创意,大家一起玩。    

市民刘小姐则认为,政府因安全理由取消干货摊,是抹杀传统。她称特意来到维园并非要逛年宵,纯粹是希望支持一间「黄色」摊档(支持反修例抗争者),因为在网上看到消息得知这间摊档被食环署「放蛇」(卧底行动),被告知因未有征收胶袋费,将发出二千元罚单。然而他们却未见其他花档有类似情况,质疑政府因政见而受如此对待。因此刘小姐特意前来支持「黄店」。

刘小姐说︰今年没有东西买,我是为了支持「49号遍地开花」黄色经济圈才来这里,我买完就走的了。(你觉得政府有没有需要取消干货摊?)这是传统来的,为甚么连香港人的传统都要抹杀呢?我自己认为不太合理。

虽然政府今年取消干货摊,以致传统花市气氛失色。然而此时,民间则在不同地区合办「和你宵」,实行扩大黄色经济圈。记者到其中一个位于港岛的「和你宵」,发现整体气氛相当热闹,主办方更称单日流量预计超过2万。这里有120个摊档,干货、湿货应有尽有,当中有售卖剑兰、利是封、零食、饰物及有关「反修例」的手作,非常多元化。

过往多年郑先生都会在政府举办年宵投得摊档,销售由智力障碍青年人制作的皮革手袋、手作皮革正能量挥春,然而今年只能到民间自发的年宵摊档。不过令郑先生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的生意比维园更好、更热闹,而且租金相宜,租两张桌合共只需一千元。

郑先生说︰其实我们曾在东涌、维园、将军澳、沙田、黄大仙等设年宵,以年廿几来说,这几天(的人流)疯狂。其实年宵是一个气氛,没有了(干货摊)除了生意减少,气氛也下跌,不像过年。我们都想(在这)带回新年的气氛,因为我们卖挥春。(今次)销情非常理想,等于平时年三十晚的销情。

郑先生续指,民间经营的年宵,其商品百花齐放,对自由经济体系亦是好事。但他仍然希望政府能重办干货摊,因为这是集体回忆。

除了档主销情理想,前来逛「和你宵」的市民都满载而归。市民曾先生及赵小姐称,特意来「和你宵」消费,支持黄色经济圈。曾先生认为今次「和你宵」非常成功,相信「黄色经济圈」能可持续发展。

赵小姐说︰支持黄色经济圈。

曾先生说︰你看到这里有很多公仔(商品)及人流,和那边(维园)相比一定较成功。很多商铺也是特意找「手足」弄一些手作或工作坊,让他们继续生活,这就是所谓的可持续性。

另一市民黄小姐则表示,特别到「和你宵」买商品,认为制作商品者的政治理念亦与她相似,东西较合口味,不会用了也感到难受。她称除了逛「和你宵」,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都会尽量在「黄店」消费。

被部份内地经济学者视为没有长远部署,认为只要切断其供应链,难以可持续发展的黄色经济圈,现在却已经延伸至新年市场。铜锣湾「和你宵」主办人Lokson称,虽然举办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阻挠,例如每天都有政府人员「巡场」,检测其消防、电力等有没有违规。不过这里仍然办得有声有色,他指不论档主或顾客,大家为的都是争取自由。他续指现时营商自由已被干涉,一些被指有「黄色」政见的银行户口都可能被关闭等,他不想去一慨而论是否因为法律原因或「砌生猪肉」(冤枉)以致这个问题,但这让他感觉到香港某些营商自由是被干涉。

Lokson说︰想给香港人一个经济自由,因为香港人这大半年也在寻求自己的自由,反映他们的政治诉求。我们其实都想在一个经济角度出发,寻求香港人的自由到底还有多少。即使香港作为曾经被称为经济自由的地方,也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站出来做些事。

另外Lokson亦相信,黄色经济圈对整体大围经济体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亦认为,黄色经济圈的可持续性存在,因为单从市场分析,现时的气氛相当炽热。当制造了一个好大的泡沫时,虽然在爆破前未知会有多少大户顺利渡过,但他认为市场对「黄店」有一定程度反应,相信会有一定数量的人能站稳阵脚。

Lokson说︰其实与现在的社会状态有些相似,就是一个本身未有好大既有利益的阶层,对上层一些已经拥有很大既有利益阶层的反抗。因为在大围经济,一些已被垄断的行业,他们衰退的同时等于其他经济体系有发展空间。

最后Lokson表示,今次活动收益会用作补贴活动开支,若仍有盈馀,期望能办下一次活动,他正计划担任类似香港贸发局的角色,筹办一个民间自发的经济展览,例如书展、动漫节等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