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2.0_香港人,歸隊!】躁動回歸

2020-06-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抗爭2.0_香港人,歸隊!】躁動回歸

香港人經歷了持續一年的反修例抗爭,至今還未達成五大訴求,卻遭北京政府硬推「港版國安法」,被指是對香港推向「一國一制」,令沉寂一時的香港,回到躁動的初夏。一班勇武年輕人,正在召喚香港人歸隊,勢展開新一輪抗爭運動。(覃曉言、李智智、劉少風 報道)

口號:林鄭、下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因為一宗台灣殺人案,香港政府去年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爭議,觸發了歷時超過一年的反修例運動。這場史無前例的運動,見證了「二百萬加一」位香港人和平遊行,爭取五大訴求的創舉,演變成年輕人全面對抗極權的街頭抗爭,在各區遍地開花,至今有八千多人被捕,改變了香港與香港人的命運。

回望過去一年,香港人經歷了多個心碎與流淚的警暴黑暗日,例如7.21元朗黑夜、8.31太子站警察無差別襲擊市民、以及11月理大圍城戰等,才能成功抵擋被形容是「送中惡法」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近月受疫情影響,運動一度沉寂下來,但當權者從沒停止向港人打壓。

2020年5月22日,北京政府以這場持續一年的抗爭是「黑暴」,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正式宣布為香港制定國安法,懲治中央政府眼中的搞事分子,將港人帶回到「送中」危機的原點。

多位一直堅持抗爭的勇武年輕人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一日未光復香港,他們仍會抗爭到底,故希望一班主張「和理非」的香港人能夠歸隊,就像去年一樣,在他們走上抗爭前線的時候,為他們站在後方提供支援。

其中勇武成員阿徒(化名)不諱言,運動雖在疫情下一度停滯,但港府未有停止向市民打壓,中央政府亦再收緊香港的自治,令他們感到忍無可忍。

阿徒說:以大局去想,當然想這場抗爭繼續,因我們今天還未光復到香港。現在是否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那班「黑警」是否已受到制裁?有一晚是到太子(8.31紀念日),其實當日是重燃大家那道氣,但之後因為疫情來勢洶洶,真的有很多人沒再出來,然後政府推行「限聚令」這些惡法。我不知道「和理非」是否真的被政府嚇倒,抑或半放棄狀態,變成很多人不出來。為何來到今天你會說,因沒有不反對通知書,大家就要取消集會,或說多警察是危險、是「送人頭」?但偏偏因為人數不足才會變成送人頭。集會自由是人權,當香港都不准許市民集會,你還容許她不准許大家發聲?當然要走出來跟她說不行,我要發聲便發聲。

勇武派V小隊成員「阿輝」(化名)亦稱,近月接連有手足被捕,以及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和一眾民主派人士被檢控,都是當權者趁著運動在疫境下暫緩而出招打壓的例證。

阿輝說:為何最近警方可以頻頻拘捕?因為疫情下示威活動較去年少,讓他們有更多時間拉人和秋後算帳,這件事除了會發生在勇武的手足身上,亦遲早會出現於「和理非」身上,甚至對付不同「黃店」。我們仍未能爭取得到民主、自由、公義,一定會跟這個政權對抗到底,絕不退縮,否則我們對不起在獄中或已流亡的手足。

2020年5月18日,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左)和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右)等15名民主派人士被檢控,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路透社)
2020年5月18日,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左)和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右)等15名民主派人士被檢控,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路透社)

雖然勇武派鬥志堅定,但政府將抗爭定性為恐怖活動來執法,阿徒憂慮去年的200萬香港人,能否再次走出來,向國際社會展現「齊上齊落」的精神?

阿徒說:到底當初那200萬人去了哪裡呢?那200萬人是否已回復平常生活,在家中開了直播,只是說那些警察,不可以這樣,只是以粗口罵那些警察,你只留在家中罵警察是沒有用的,不會光復到香港,你要做足全部的事,去投票、做文宣、做國際戰線、走出街頭,重點是不要當光顧黃店就當作是抗爭。如果你不做足我剛才說的事,我覺得在香港我們很難在「煲底相見」,以及過往每一位手足流的血汗,或者付出了的生命,都是會白費了。

勇武成員東仔(化名)亦慨嘆,去年大家像一家人一樣,一起出來抗爭,但現在很多人都不在身邊,可能被羈押或已流亡,最難過是走上前線的示威者的年紀愈來愈小,但較年長及有能力抗爭的人,卻未有出來。

東仔說:這個月(五月)都推行《國歌法》,若這兩條法例(「港版國安法」及《國歌法》)通過,我們以後連遊行也不准許,甚麼言論自由都不會有,你們是否想去到這個地步呢?你們會否重燃當初的那團火呢?
勇武派成員東仔(左)和阿徒(右)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出,一日未光復香港,他們仍會抗爭到底。(鄧穎韜攝)
勇武派成員東仔(左)和阿徒(右)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出,一日未光復香港,他們仍會抗爭到底。(鄧穎韜攝)

年輕人蓄勢待發返回抗爭路上,作為「和理非」的東區區議員徐子見坦言不會退縮,他感歎香港年長一代,實在愧對年輕人。

徐子見說:每當去接觸一些被捕人士,或者去探完監後,那種悔疚感很強烈,很大壓力,會經常問自己,到底是否我們這一代幾十歲的做得不夠好?他們現在犧牲的東西(前途),去換回來的東西(民主自由),他們不退縮,我們怎可以退?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則認為,今年6月9日的上街人數,是香港人向中共以至世界、宣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的一大考驗。

劉細良說:香港人其實過去大半年,我們已走上自救的路,並非只在抗疫時,讓世界的人見到我們不能接受一個獨裁的體制去管治一個自由的城市。今後香港人其實都要作出選擇,是沒有中間路線可言,你選擇站於普世價值、核心價值那一邊,抑或站於中共這邊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邊。大家留意2020年的6月9日會發生甚麼事,究竟會有多少萬人上街?我覺得這是對整場運動一年以來的最大考驗,亦是對香港社會在疫症之後,究竟共產黨這種極左路線在香港是否可以遏服到香港人,會在今年6月9日,大家會看得到。

2019年6月9日,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運動一周年,很多香港人期待看到200萬人勇敢地「一起走」,再次改變香港岌岌可危的命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