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風暴下的香港(一):「送中核彈」威力無邊 香港變天更成國際角力延伸

2019-1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反送中抗爭,受到國際關注。(李智智 攝)
香港反送中抗爭,受到國際關注。(李智智 攝)

抗爭風暴下的香港(一):「送中核彈」威力無邊 香港變天更成國際角力延伸

半年前在香港,應該無人預料到一宗台灣殺人案,引至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更無法預料到這條「送中條例」會導致香港爆發一場史無前例的反修例風暴。這場風暴不但令香港政局變天,還產生蝴蝶效應,尤其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已演變成為中共乃至國際外交角力的延伸。到底這場反修例運動,對香港以致整體局勢有何影響?(李智智、劉少風、覃曉言 報道)

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反抗……

自今年6月觸發反修例運動以來,特區政府漠視民意,對國際間反對修例的聲音充耳不聞,香港人更加是退無可退,除了發起連場遊行集會、三罷行動、以及無數街頭抗爭,亦史無前例地以「人權牌」發動國際戰線,吸引到世界關注和支持。2014年佔領運動時曾有美國國會議員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因為今場運動而獲得通過,成為美國法律,亦演變至中美兩國、甚至國際制約中共的外交角力。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今年9月聯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歌手何韻詩等人,出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聽證會,積極遊說美國政界推動法案通過。

張崑陽向本台回顧遠征美國的遊說過程,可說是一波三折,亦證明了要對香港政府構成壓力,或者釋放民間潛能,有時候不一定透過制度。

他憶述當時外國一眾議員最關注元朗7.21事件,因為外界難以想像,香港警察竟然容許一批「白衣人」無差別攻擊香港市民,警方這樣的「冷處理」手法,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張崑陽說:很多時候我們去國際遊說,都會以7.21作一個例子,就算未出動解放軍,不代表國際社會要對香港的情況掉以輕心,因為就算未出動解放軍,我們現在香港警察所配備的武器,已經是「解放軍1.5」,這個情況下,國際社會已經應該要關注,以及對香港實施一定程度的人道救援。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1月27日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例要求在法案通過180天內,及未來至少每年點名制裁侵犯香港人權的人士,包括凍結資產及撤銷美國簽證。

張崑陽指,學界代表團與連登討論區的「我要攬炒團隊」合作,花了兩個多月撰寫一份接近100頁的制裁報告,當中有超過50位建議制裁的人士,包含一眾特區政府問責高官、行政會議成員,排名第一的當然是特首林鄭月娥,甚至支持政府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如被指曾與7.21白衣人握手的何君堯等;同時香港警隊高層以至前線警務人員,亦不能夠置身事外。

張崑陽說:我們都知道香港這場運動,另一個我們史無前例面對人道災難的一個問題,就是警方的濫暴事件,因此警方絕對都是制裁的名單當中,尤其高層是絕對不能夠置身事外,甚至只要我們找到一些,有證據,知道他的名字,我們去找他們的編號的一些前線警務人員,即使他不是高層,他都是會被制裁。

張崑陽稱,在香港工作的共產黨宣傳機器,都是制裁目標,包括《文匯報》及《大公報》的記者,有關報告已寄送美國,希望當局考慮採納。他又稱,學界未來會繼續打國際戰線,希望明年可拿著「制裁報告」到各國進行遊說。

除了這場反修例運動,張崑陽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強硬對華政策,亦是加速法案通過的原因,亦可對其他國家製造示範效應,當國際開始意識到中國崛起「對自由世界的危害」,相信未來會相繼訂立類似法案,對中共政府形成包圍網。

張崑陽說:我們希望未來有更加多國家聲援香港,站在香港一方,最重要是我們要長遠包圍這個獨裁中國,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最終的對手一定是共產黨。

反修例風暴的威力形同「核彈」,一發不可收拾,而整場運動主要依靠民間力量,包括在6月舉辦G20峰會前,網民眾籌於多份國際主要報章刊登全版廣告,呼籲國際關注及聲援香港,這亦是香港人第一次向外國伸手求援,但民間自救打國際仗,真的是香港人的唯一出路嗎?

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認為,過去半年在香港發生的連串事件,至今一直無法解決,尋求國際制約也是方法之一。

沈旭暉說:歷史上香港人不會習慣找國際援助,因為基本上是內政,但過去6個月發生的事,其實就令人看到,如果純粹根據內務框架,似乎很多問題解決不到,例如很多人對警察的過分暴力,中央政府不但沒有任何姿態,而且它是主動提倡「止暴制亂」的方式,很多人開始徬徨,有甚麼方法可以減低潛在出現的傷亡?就找到國際的制約。

自美國通過有關法案後,加拿大、澳洲等國家亦開始關注這有可能制衡中國的這張「香港牌」,但沈旭暉認為,如果英國仿效美國提出類似法案,基於歷史淵源,並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的實施情況,從而解決目前的一籃子問題,對香港或北京的震度,可能會更加大。

他又形容,香港整個蝴蝶效應,不止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對亞太周邊環境亦有影響,尤其中美貿易戰出現不可測的未來時,種種以前覺得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提出。

沈旭暉說:中國本身如果是一個「新冷戰」的風口當中,一些邊陲位置自然成為衝突的斷層,在台灣政府的立場,這是一個好時機。台灣的外交部會否用這個機遇去遊說美國,臂如是否改變對中華民國的承認?

至於香港方面,因為特區政府拒絕回應民間訴求,令很多香港人愈來愈不相信政府,在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中,大部分港人集合選票力量作為制裁工具,成功將長期壟斷議會的建制力量踢出局,讓反政府陣營取得空前勝利。

佔領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出,今次區選結果,反映香港人開始意識到配票策略,他亦預視到未來數年的區議會,因為民主派取得17區主導權,相信可以出現突破,並有助明年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數議席,讓北京再難透過選舉工程來操控香港。

戴耀廷說:大家都看到策略投票的意識已很成熟,另一樣很大轉變,亦是今次區選的轉變,已經由參政團體或參政主導的選舉,轉化成選民主導的選舉,選民很純熟地懂得如何配票,所以今次(立法會)地區直選若能夠取得24席,功能組別加上超級區議會取得10席或11席,都已經是一半,這樣的可能性已經很大。

戴耀廷又稱,這場反修例運動得以對政府構成壓力,全靠去中心化、以及和理非與勇武合作,他相信很快會到收成期。

戴耀廷說:只要我們堅持下去,他(政權)無法強硬,又要持續下去,只有一個結論,就是會放軟,其實是看他能撐到多久。我覺得很大可能是林鄭月娥會辭職,然後會補選特首。香港的問題不會即時獲得解決,即使獨立調查,都需要調查一段時間及有爭議討論,重啟政改亦是漫長過程,但至少令香港回復可運作階段,朝向是希望可以落實民主普選之路。

戴耀廷說,在中美貿易戰下,加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案後,其他西方國家都開始對中共部署圍堵策略,有可能令北京在香港的問題上,不敢再採取強硬態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