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本台偵查揭百億賭網主腦「紅通」商人變「一帶一路」賭場大亨

2021.06.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本台偵查揭百億賭網主腦「紅通」商人變「一帶一路」賭場大亨 本台發現百億賭網商人徐愛民,竟可逃過中國十年判刑,變柬國賭場大亨。
粵語組製圖

本台獨家調查發現,一名在香港「洗黑錢」高達3億元人民幣、在滙豐銀行香港分行有5個戶口、國際刑警「紅色通緝令」上的中國商人,過去10年間,由被大陸方面因經營百億非法國際賭博集團判監10年,搖身一變成為與中國「一帶一路」緊密合作、柬埔寨的賭場大亨,更以慈善家的身份建立起商業王國,並與當地權貴建立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名中國「紅通」商人是誰?他是如何逃過法律制裁?國際刑警對他的「紅色通緝令」又為何突然消失?(本台英文/粵語/柬埔寨組記者 Jack Davies/李智智/陳潤南/Sovannarith Keo 聯合報道)

出身大陸跨國犯罪集團首腦打入柬埔寨上流社會

中國富商徐愛民現時的身份是柬埔寨知名的賭場酒店大亨及慈善家。據柬埔寨查冊所見,徐愛民過去4年至少在柬國設立了4間公司,業務橫跨賭博、房地產、酒店、水利和道路基建等,並已獲柬埔寨公民身分。

徐愛民(右三)、西哈努克省副省長Mang Sineth(左五)於2019年10月出席「KB Central」動土儀式。(柬國官員Norngdy Nara臉書專頁圖片)
徐愛民(右三)、西哈努克省副省長Mang Sineth(左五)於2019年10月出席「KB Central」動土儀式。(柬國官員Norngdy Nara臉書專頁圖片)

徐愛民為人非常高調。他在社交媒體上大肆分享他自家酒店的發展,另外還上載了不少他與合作夥伴、柬埔寨執政黨議員Kok An 的女婿Rithy Samnang的合影。

不過,本台獨家調查發現,徐愛民竟是被大陸判監10年、曾被國際刑警公開通緝、並因利用香港「洗錢」被通緝及凍結資產的跨國罪犯。

在大約11年前,徐愛民所經營的龐大非法國際賭博集團被荊州市執法部門搗破。被瓦解的集團盈利高達110億元人民幣(約17.5億美元),中國境內中介達至少120人。

英文《中國日報》在2012年12月報道,當局於中國各地、柬埔寨和越南等跨境搜捕,聲稱成功緝拿27名疑犯。大陸「荊州新聞網」在盤點2013年的刑事大案時也提到有關的「四黑四害」案,但指由於博彩集團董事長徐愛民「利用自引自帶公民身份和與柬埔寨高層的關係,長期滯留在柬埔寨。」

但記者卻發現,徐愛民在東窗事發後,居然一度隱身香港。

借香港開公司洗錢逾3億 被大陸和國際刑警追捕

記者調查發現,徐愛民在2012年12月31日,在香港成立一間名為「Amin Capital Limited」,文件揭示徐擁有香港身分證,並以一個柬埔寨地址註冊。惟兩年後,徐便撤銷公司註冊。一名曾與徐愛民有商業接觸的人士A,匿名向記者透露,徐當時想投資中國科技初創企業,於是開設公司,但徐短時間內「轉軚」,表示對中國前景不再有信心。

徐愛民在2012年12月31日,在香港成立一間名為「Amin Capital Limited」。(香港公司註冊處文件)
徐愛民在2012年12月31日,在香港成立一間名為「Amin Capital Limited」。(香港公司註冊處文件)

2013年6月,亦即該香港公司獲正式註冊半年後,國際刑警組織將徐愛民列為紅色通緝令通緝犯,形容徐是被中國大陸通緝的「一名賭博集團主席」 ,並通知香港警方。但通緝令發出前一個月,消息靈通的徐已逃離香港。由此推斷,徐「轉軚」不再投資中國科技初創企業背後可能另有考量。

同年11月29日,香港法庭向徐發出逮捕令,理由是他利用滙豐銀行香港分行的5個戶口處理其網上賭博的收益,洗錢數額至少達3億元人民幣(約4600萬美元)。徐在香港被控以5項「洗黑錢」罪,並凍結所有涉案資金。而徐居然就有關判決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上訴許可。

香港法庭在2016年8月對其申請予以駁回。判決書指,截止2013年7月,徐愛民5個香港滙豐銀行戶口中有4個在徐名下,1個在其所設的英屬處女島公司(BVI Company)名下戶口,合共存款6.54億港元(約8400萬美元)。

負責該案的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當時在文件提及,警方已證實徐愛民被列入「紅色通緝令」名單,而徐在柬埔寨不會因任何司法程序而被通緝,故留在當地(For reasons best known to [Aimin], he chooses to remain in Cambodia, a country that he is not wanted [in] for any judicial proceedings,” wrote Judge Andrew Chan.)。

香港稅務局的文件更顯示,徐在2006年至2013年間從未報稅。記者亦曾向香港滙豐銀行查詢,但未獲回覆。

另外,記者發現,曾被「紅通」的徐愛民,現時在紅色通緝令名單中消失。國際刑警組織回覆本台時稱,未經相關成員國的明確授權,不能評論任何案件,重申紅色通緝令有時效性,亦未必完全公開。換言之,連徐愛民現時是否在名單,外界亦無從得知。

柬埔寨「東山再起」 開酒店、賭場 擁「徐愛民路」 拍檔為執政黨議員女婿

離開香港後,徐愛民似乎沉寂了一段時間。到僅僅是用了三、四年「過冷河」,徐就貌似已在柬埔寨打通人脈。

2017年8月,徐愛民設立柬埔寨凱博投資有限公司(K.B.X INVESTMENT CO.LTD.),主力於西哈努克省歐特斯發展大型公寓,並曾向當地華人創辦的「柬埔寨公立民生中學」和柬華網站發招聘廣告,強調員工需要柬籍,懂中文。

同年10月,徐與當地知名「金邊皇冠足球會」(Phnom Penh Crown football club)主席Rithy Samnang合作經營「RSX Investment Co Ltd」,大力發展短期住宿和餐飲活動。而Samnang 正是上文提到柬埔寨執政黨議員Kok An 的女婿。

徐愛民(右)與「金邊皇冠足球會」主席Rithy Samnang(左)關係密切,徐曾出席對方生日派對。(MAX Media圖片)
徐愛民(右)與「金邊皇冠足球會」主席Rithy Samnang(左)關係密切,徐曾出席對方生日派對。(MAX Media圖片)

到了2019年,徐與Rithy Samnang的關係更上一層樓。10月,兩人於西哈努克省歐特斯海灘附近,投資5億美元建設 38 層高大樓的「KB Central」,佔地60萬平方米,綜合五星級酒店、自然公園、娛樂、賭場和豪華寫字樓。動土儀式當日,他們更邀請了該省副省長Mang Sineth演說,大力讚揚項目發展。

同年12月,他們共同持有的凱博酒店(K.B HOTEL)開幕,附設佔達650平方米的賭場,設有15個賭枱、7個老虎機和VIP房,該酒店位處的道路更命名「徐愛民路」。

「K.B HOTEL」2019年12月開幕,位處的道路命名「徐愛民路」。(K.B. HOTEL臉書專頁圖片)
「K.B HOTEL」2019年12月開幕,位處的道路命名「徐愛民路」。(K.B. HOTEL臉書專頁圖片)

據了解,徐更不時出席Samnang家庭聚會。而有關公司和酒店的另一董事為早年移民當地的中國商人蘇中建,其與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的親信、被美國制裁的木材富豪Try Pheap,亦有密切商業合作。

徐愛民在當地又建立起慈善家形象。當地媒體報道,徐、Samnang和蘇中建於2018年12月大肆宣傳向當地坎塔博法兒童醫院捐款20萬美元,而主持捐款儀式的柬埔寨國家憲兵指揮官Sao Sokha更為柬埔寨總理洪森「頭馬」。

徐愛民(左四)和商業夥伴Rithy Samnang(左六)、柬埔寨國家憲兵指揮官Sao Sokha(左二),2018年12月出席坎塔博法兒童醫院捐款儀式。(K.B. HOTEL臉書專頁圖片)
徐愛民(左四)和商業夥伴Rithy Samnang(左六)、柬埔寨國家憲兵指揮官Sao Sokha(左二),2018年12月出席坎塔博法兒童醫院捐款儀式。(K.B. HOTEL臉書專頁圖片)

學者:柬埔寨「勳爵」為中國企業打通關係

倫敦大學學院研究員Sokphea Young曾發表文章指出,中國人和柬埔寨人合夥「很平常,亦很容易」。不過,中國企業亦須依賴當地「勳爵(oknha)」的幫助和推薦,勳爵即向國家捐贈至少50萬美元表忠的富豪。率先與徐愛民合作的Samnang亦是勳爵之一。

Young又指出,勳爵的作用就是運用其影響力,給中國企業提供監管捷徑,接通當地政治和執法部門的人脈關係。同時,勳爵也會成為這些落地的中國企業的股東,並獲分賬。

中柬引渡條約形同虛設 柬埔寨保安顧問:徐屬當地知名富豪

記者翻查資料發現,徐愛民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在中國被認為是大案。中國公安部甚至多次派高層前往柬國就案件相關的引渡事宜進行磋商,並最終將6名成員引渡回國。

令人疑惑的是,已於1999年訂立引渡逃犯條例,近年又積極與柬方合作的中國當局,最終卻未能將徐愛民緝捕歸案,徐愛民反而在中國眼皮底下成為了柬埔寨炙手可熱的富商,且繼續從事以中國客人為主體的賭博業務。

香港退休警司黎家智,在柬埔寨經營保安顧問公司逾10年。他指,雖中柬有逃犯協議,惟柬方會看重目標人物在當地貢獻、建設和影響力,尤其是「金錢上的貢獻」。以他所知,徐愛民是當地知名富豪,又與當地不少軍方和政府官員關係密切,「要取賭牌一定會取到」,加上他給予國家不少經濟支持,又早獲柬埔寨公民身分,而且所犯的罪行非高度危險或「嚴重」,故「獲收留亦不出奇」。

黎家智說,近年大量中國人到當地投資,當地人視中國人為「金主」。黎相信,徐愛民是看中當地,有大量中國華人兼擁有不少勢力,「語言和文化相通,又可以接通話事人,可保障他安全,而他又肯花上一些貢獻,如賭場、酒店、公寓,資金合作,自然吸引有權有勢的人。」

黎家智強調,柬埔寨仍屬發展中國家,未有完善法律制度。

記者翻查柬埔寨有關國際法例,原來列明除非「雙方同意」,柬埔寨公民不得被驅逐出境。

柬埔寨當局未正面回應 華領事館、外交部未回應

據資料顯示,由2013 年「一帶一路」建設始,中國對柬埔寨投資直線上升,截至2019 年,中國投資佔柬埔寨外商直接投資總額達43%。其中西哈努克省原本是海濱度假勝地,但近年逐步變成中國賭城。

不少分析指中國在西哈努克省的經濟控制日益加深,洪森對華政策使柬埔寨逐步成為中國的附庸國,但柬國對此予以否認。

柬埔寨經濟和財政部發言人Meas Soksensan回覆本台查詢時,拒回應政府向徐愛民的「KB Hotel & Casino」 頒發賭場牌照前有否進行盡職調查,僅稱當地直至 2020 年 11 月才通過《綜合度假村和商業賭博管理法》,監管博彩業。現時賭場須遵守有關規定,包括進行盡職調查和遵循牌照申請程序。

本台就事件向中國金邊領事館、中國外交部查證,至今未獲回應。香港警方、金管局向本台稱不評論有關個案。徐愛民及其柬埔寨的生意拍檔Rithy Samnang 沒有回應本台就該報道的提問請求。

徐愛民個人檔案。(綜合資料/粵語組製圖)
徐愛民個人檔案。(綜合資料/粵語組製圖)

徐愛民2012年起由中國至柬埔寨事跡。(綜合資料/粵語組製圖)
徐愛民2012年起由中國至柬埔寨事跡。(綜合資料/粵語組製圖)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