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612」覺醒的流亡者:今生誓與中共對抗

2021-06-06
Share

2019年6月12日,萬人包圍香港立法會,圖阻《逃犯條例》修訂二讀。當日發生的「金鐘衝突」,為反修例運動中的大型警民對峙揭開了序幕,有年輕人從此走上抗爭前線,也有人因而踏上逃亡之路。本台專訪了一位流亡美國的港人,他回憶警方在「612」以「很恐怖」、「屠城方法」去鎮壓市民,令他由「港豬」覺醒變成「手足」,從此立志「今生無他求,唯抗共產黨」。他已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唯望他朝從軍反攻大陸,光復香港。(胡凱文 報道)

今年26歲的流亡者Kenny,曾經在香港任職土木助理工程師,約一年前離開香港。他不願意透露詳細的逃亡路線,只是說「經過一個很艱辛的旅途」,輾轉在4、5個月前,經其他地方來到美國華盛頓。

提到「612」的情況,Kenny說,有時睡夢中仍會浮現當日恐怖的情境。他說,那是完全將他人生顛倒的一天,作為香港人,他一輩子都無法想像香港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Kenny說:在「612」之前,我簡直是一個「港豬」,即是遊行會參加一下,六四晚會都去純粹打下卡。我再講「612」的情況,我很記得我當時在夏慤道,本來只是行下坐下,然後政總「煲底」那邊突然大叫「要人」,我就即刻跑過去。之後過了5、6分鐘,10分鐘都沒有,夏慤道那邊(的警察)包圍過來,四面八方不停射催淚彈。中信大廈當時鎖上所有門,示威者用磚頭、用椅子不停擊破玻璃,最後才開一道門讓你跑入去,而跑到入去最後如何呢?警察照射催淚彈入去中信大廈,之後逐個被警察用槍指著,逐個排隊走出來。你想像不到21世紀文明社會,會發生這些屠城方法去攻擊市民的事,真是好恐怖。

Kenny從此覺醒變成「手足」,其後他在一次示威中被捕,遭警方控告襲警等9項罪名,最終上庭時身負4項罪名。他被律師告知即使自首都會判7、8年監禁。Kenny擔心坐牢後的香港會變得更加面目全非,於是把心一橫決定逃亡。

Kenny說:(出發時)天氣就真是好似今日那麼好,應該比今日更好。其實我當時是不知道目的地,去到很後期我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只知道時間,只被告知這個時間集合。你在香港又是等死、你出海又是可能會死,那為甚麼不出去試試?雖然那段過程曬傷了整個人,整個背脊腫起、撞到瘀傷,但是沒有流過血離開到香港,相比「12港人」,姑勿論我最終目的地是否美國,或者我去到其他地方,當然不要去大陸,我都覺得自己很幸運。

現與幾名流亡者同住Kenny,正致力支援其他在美流亡港人。他寄語流亡海外的手足,一定要保持身體健康及良好心理質素。他又呼籲各地港人團結「不分」,冀以自身經歷喚起世界關注香港。

Kenny說:你不可以長期有思鄉病,你想下這裡吃一個「出前一丁」都貴兩倍,你經常吃除非你很有錢,但你流亡來到美國你沒有錢,你就要學懂照顧好自己,要懂得煮飯、打理自己日常。煮一餐廣東的香港菜,其實吃到家的味道,住在附近的朋友來我們家吃飯,都很喜歡我煮的菜,很感恩的。如果我可以靠我一道菜去維繫到這些香港人的話,其實真是很渺小的力量,大家一起聊天、吃飯,感受下香港的情況,我就沒有甚麼所謂,多個人多雙筷。

接受訪問的同日,Kenny正式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他表示自己肯定想回香港,「但不是現時的香港,而是光復了的香港」。

Kenny說:我來美國就是想著未來有綠卡,就打算參軍,打算打回大陸,攻打大陸是唯一希望我覺得。我這麼辛苦才拿到一張來美國的門票,我沒可能白白浪費了它,我踏過很多人的屍體,才拿到那張門票,沒可能來到美國就算了,拋開香港不再理會,我不介意別人這樣想,但我介意自己這樣做。所以,都是那一句,我這一世甚麼都不做,只是跟共產黨對抗。

根據香港警務處公布的數字,「612」當日,警方施放240發催淚彈、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33發海綿彈,事件做成逾80人受傷,包括記者。警方做法被指違反國際慣例,但政府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涉及的濫暴、濫權行為,導致警民之間的對立、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至今仍未能化解。612之後,香港的反惡法、反警暴浪潮一發不可收拾。同年6月16日,香港出現歷史性的200萬人上街遊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