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从「612」觉醒的流亡者:今生誓与中共对抗

2021-06-06
Share

2019年6月12日,万人包围香港立法会,图阻《逃犯条例》修订二读。当日发生的「金钟冲突」,为反修例运动中的大型警民对峙揭开了序幕,有年轻人从此走上抗争前线,也有人因而踏上逃亡之路。本台专访了一位流亡美国的港人,他回忆警方在「612」以「很恐怖」、「屠城方法」去镇压市民,令他由「港猪」觉醒变成「手足」,从此立志「今生无他求,唯抗共产党」。他已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唯望他朝从军反攻大陆,光复香港。(胡凯文 报道)

今年26岁的流亡者Kenny,曾经在香港任职土木助理工程师,约一年前离开香港。他不愿意透露详细的逃亡路线,只是说「经过一个很艰辛的旅途」,辗转在4、5个月前,经其他地方来到美国华盛顿。

提到「612」的情况,Kenny说,有时睡梦中仍会浮现当日恐怖的情境。他说,那是完全将他人生颠倒的一天,作为香港人,他一辈子都无法想像香港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Kenny说:在「612」之前,我简直是一个「港猪」,即是游行会参加一下,六四晚会都去纯粹打下卡。我再讲「612」的情况,我很记得我当时在夏慤道,本来只是行下坐下,然后政总「煲底」那边突然大叫「要人」,我就即刻跑过去。之后过了5、6分钟,10分钟都没有,夏慤道那边(的警察)包围过来,四面八方不停射催泪弹。中信大厦当时锁上所有门,示威者用砖头、用椅子不停击破玻璃,最后才开一道门让你跑入去,而跑到入去最后如何呢?警察照射催泪弹入去中信大厦,之后逐个被警察用枪指著,逐个排队走出来。你想像不到21世纪文明社会,会发生这些屠城方法去攻击市民的事,真是好恐怖。

Kenny从此觉醒变成「手足」,其后他在一次示威中被捕,遭警方控告袭警等9项罪名,最终上庭时身负4项罪名。他被律师告知即使自首都会判7、8年监禁。Kenny担心坐牢后的香港会变得更加面目全非,于是把心一横决定逃亡。

Kenny说:(出发时)天气就真是好似今日那么好,应该比今日更好。其实我当时是不知道目的地,去到很后期我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只知道时间,只被告知这个时间集合。你在香港又是等死、你出海又是可能会死,那为甚么不出去试试?虽然那段过程晒伤了整个人,整个背脊肿起、撞到瘀伤,但是没有流过血离开到香港,相比「12港人」,姑勿论我最终目的地是否美国,或者我去到其他地方,当然不要去大陆,我都觉得自己很幸运。

现与几名流亡者同住Kenny,正致力支援其他在美流亡港人。他寄语流亡海外的手足,一定要保持身体健康及良好心理质素。他又呼吁各地港人团结「不分」,冀以自身经历唤起世界关注香港。

Kenny说:你不可以长期有思乡病,你想下这里吃一个「出前一丁」都贵两倍,你经常吃除非你很有钱,但你流亡来到美国你没有钱,你就要学懂照顾好自己,要懂得煮饭、打理自己日常。煮一餐广东的香港菜,其实吃到家的味道,住在附近的朋友来我们家吃饭,都很喜欢我煮的菜,很感恩的。如果我可以靠我一道菜去维系到这些香港人的话,其实真是很渺小的力量,大家一起聊天、吃饭,感受下香港的情况,我就没有甚么所谓,多个人多双筷。

接受访问的同日,Kenny正式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他表示自己肯定想回香港,「但不是现时的香港,而是光复了的香港」。

Kenny说:我来美国就是想著未来有绿卡,就打算参军,打算打回大陆,攻打大陆是唯一希望我觉得。我这么辛苦才拿到一张来美国的门票,我没可能白白浪费了它,我踏过很多人的尸体,才拿到那张门票,没可能来到美国就算了,抛开香港不再理会,我不介意别人这样想,但我介意自己这样做。所以,都是那一句,我这一世甚么都不做,只是跟共产党对抗。

根据香港警务处公布的数字,「612」当日,警方施放240发催泪弹、19发橡胶子弹、3发布袋弹、33发海绵弹,事件做成逾80人受伤,包括记者。警方做法被指违反国际惯例,但政府坚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涉及的滥暴、滥权行为,导致警民之间的对立、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至今仍未能化解。612之后,香港的反恶法、反警暴浪潮一发不可收拾。同年6月16日,香港出现历史性的200万人上街游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