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聶樹斌案疑涉器官移植 官方拒納清查範圍

2016-06-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前國安部長許永躍被指系聶案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北京八中官網,拍攝時間不詳)
前國安部長許永躍被指系聶案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北京八中官網,拍攝時間不詳)

經過11年的申訴之後,最高法院終於宣布重審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案;但本台記者在追蹤調查中發現,早在2005年,由政法委和國安體系的強權部 門,已經直接出面干預這件案洗冤。今次重審依然只是權力變更的產物,而非司法體系程序化的“自我糾偏”。而關於聶樹斌的器官疑似被盜摘,依然不在官方的清 查範圍。(戴維森 報道)

最高法院本月6日發布消息,決定依法提審原被告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一案,按審判監督程序重新審判。

至本月8日,聶樹斌的母親趕到山東高院,親自聽取高院決定重審的決定書。在之前,山東省高院受到最高院的指派,對聶樹斌案進行覆查,但覆查中4次延期,歷時1年半。

之前代理聶樹斌案的律師陳光武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聶案在石家莊拖了10年,有受到河北省委前常委、政法委前書記張越的干預痕跡。今年4月24日,張越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免去領導職務。

但國內媒體的多番報道中,一個被多次提出的問題,無人提及。就是,聶樹斌的器官,是否被摘取?移植給了誰?

早 在2013年,微博上流傳著一個說法,指聶樹斌的腎臟移植給前外交部長喬冠華之妻、亦曾是毛澤東的英文翻譯章含之,而包括知名律師李莊在內的多名律師在微 博披露,聶樹斌被槍斃多年,而他的器官可能還存活。同時,官方稱聶樹斌被槍斃的時間是1995年4月27日,但案中一份聶樹斌寫的申述材料卻在當年5月 13日簽署。而僅有的兩張聶樹斌被槍斃的現場照片,既無日期,亦無檢察官簽字。

在這種背景之下,民間輿論質疑聶樹斌是被按需要殺人,而且是為了保證器官質量,在需要移植的時候,才將其處死。

2015年初,章含之的女兒洪晃對傳聞堅決否認。洪晃明確地表示,她的母親兩次換腎,但作為親屬,他們都不知道這些腎臟的來源。而他們不參與、不打聽,是因為不想知道,可能很恐怖。雖然她肯定母親的腎移植與聶案無關,但是不能肯定腎臟移植跟其他死囚無關。

曾 在去年7.09大抓捕中被捕的廣西科技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泰和明確表示,被指是真兇的王書金被抓後,負責案件的河北廣平縣公安局前副局長鄭成月,發現案件後 就變得很怪異。2015年,已經因這案而離職的鄭成月專程趕赴北京,向李和平律師和他透露若干怪事,如上級命令他立即移交王書金給原辦理聶樹斌案的警方。

陳 泰和說:鄭成月啊,他專門來找過我和李和平,他還跑到北京來,給我們講這個案情的情況。他抓到王書金,抓到王書金之後呢,然後這個王書金馬上就供出來。鄭 成月根本不知道這個聶樹斌案,然後王書金自己說出來給他的,聶樹斌是冤枉的,是肯定的。我們被抓之前,他找到我們,可能我們被抓,跟這個案件有點關係。

他指,鄭成月還專門帶王書金去體檢,防止王書金被滅口。

陳 泰和說:王書金供出來那個被殺的女人及那個場景之後,他就通知了那邊的警察局,那邊的警察一來,所有的舉動都讓這個鄭成月覺得怪異。比方說,他就非要把這 個人(王書金)提走,然後他又不說原因,他就通過上面讓他帶走。鄭成月怕那邊的警察把他搞死,死無對證啊,你知道嘛,他就讓那邊的員警派個人跟他一起,就 帶著這個王書金去做了個體檢,而且體檢得很嚴格。他說,王書金我交給你是一點毛病都沒有的,如果是交給你有甚麼三長兩短,那就你那邊負責。從鄭成月他自己 直觀的感覺來說,覺得這個案子搞得這麼怪。

陳泰和還講述了中國死刑犯器官摘取的由來和流程。他透露,大規模摘取死刑犯器官是在上個世紀的 80和90年代,稍為健康一點被處決的人,都會在執行死刑後,直接運往醫院。同時,絕不告訴家屬,亦不通知死刑的執行時間。而壟斷死刑犯器官的多為軍隊醫 院。桂林181軍隊醫院的人親口說過,因為貨源充足,他們的器官移植排在全球的前列。

他說:聶樹斌那是到了北京,像我們廣西桂林我就知 道,這些東西多了。我們桂林有個部隊醫院叫181,他們利用部隊的特權,在這個器官的移植方面佔了大頭。部隊醫院有個人跟我說過,他們在80年代90年 代,他們器官移植在全球都算是排前幾名的,因為它貨源充足。所以說那個年代判死刑的特別多。這個事情啊,他絕對不會讓外人知道,也不會讓死刑犯的家屬知 道,從法院到醫院,他都是在內部操作,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敢出來作證。

本台記者致電181醫院,醫院腎臟科的接線人員稱,是有很多人在這裏做器官移植,並且都是主任親自定,費用需要幾十萬,但她不肯在電話裏討論器官的來源,稱要親自上門去詢問。

陳建剛律師透露,關於聶樹斌的器官被盜摘的事情,他聽說過。根據現在處決死刑犯的流程,死刑犯們的家屬,除了有些在執前可以見一下,很多就只能領骨灰,無法知道其中究竟曾發生甚麼。

陳 建剛說:聽說過這個消息,但是,顯然是看不到真相的。死刑犯器官的移植,這個是被官方承認過的,在中國確確實實是主要的器官來源。基本上這個人啊,一旦落 入到這種境地就和動物差不多,在過程當中,對家屬來說是一個非常悲慘的事情。可能是在死刑執行前,有那麼一點短短的時間,讓親屬見一見面,除此外,就是去 領骨灰。

陳建剛律師認為,對是否移植,採取甚麼手段移植,以及被指控的活體移植,是否存在,這些都被掩蓋著,無法知道真相。

陳建剛說:是不是發生了器官的移植,需不需要徵求家屬和當事人的同意?採取了甚麼樣的方式?到底是被現在網絡上和海外媒體傳的活體器官移植,還是採取甚麼人道一點的方式,讓死者沒有痛苦?不可知。在這個國家你找不到真相。

根 據法廣報道顯示,聶樹斌案的背後,有著巨大的權力之手在操控。已經落馬的河北省委前常委、政法委前書記張越,是阻撓重審聶案的主要責任人。同時,財新報道 稱,“張越涉嫌與之前被查的國家安全部前副部長馬建,以及政泉控股實際控制人郭文貴等竊用國家機器強力介入財富爭奪” 。

但這並非權力之手的全部。1994年,聶樹斌被抓時,時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的許永躍。2005年,王書金招供自己才是真兇時,許永躍已經升為中國的情報頭子,國家安全部部長,而馬建只是副部長。

王書金落網4年之後,鄭成月被逼從廣平縣公安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位置上離職。

美 國國會眾議院周一(13日)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結束對良心犯和法輪功的逼害。這項 決議案由美國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主席、共和黨資深議員羅斯.雷婷恩,和民主黨議員傑拉德.康納利等8位議員共同發起。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發言人朱海泉對美聯社表示,活體器官摘除的指控是捏造。他說,法輪功反對中國,並敦促美國國會不要支持法輪功。

死 刑犯器官移植在中國一直是禁忌話題,中國官方一直否認摘取死刑犯器官。2005年7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辦的世界器官移植管理高層會議上,時任中國衛生部 副部長黃潔夫,首次披露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來源於死囚的捐贈。中國官方稱,由2015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死刑犯遺體的處理過程,依然禁止親 屬知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