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之患(一):寒蝉 恶法临城出版寒冬

2020-06-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港版国安法」被指为香港人带来「以言入罪」的恐惧,冲击言论和出版自由。(张展豪 摄)
「港版国安法」被指为香港人带来「以言入罪」的恐惧,冲击言论和出版自由。(张展豪 摄)

国安之患(一):寒蝉 恶法临城出版寒冬

备受争议的「港版国安法」,被指为香港人带来「以言入罪」的恐惧,冲击著言论和出版自由。一众书商及出版业界首当其冲,担心因出版或贩卖政治敏感书籍,恐成为下一位「铜锣湾书店」店长,形成「寒蝉效应」。出版业界老行尊彭志铭接受本台专访时指,有书商已决定于七月中举行的香港书展,收起与反修例运动和「六四」有关的书籍,以免惹来针对,他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李智智、覃晓言 报道)

「港版国安法」预料会于日内「被表决」通过,并被纳入《基本法》附件三,正式在香港实施。「大限」将至,不少港人感到焦虑、恐慌。有人认为「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冲击港人的言论、新闻、出版自由权利。不久前,香港记协进行一项业内调查,结果有98%新闻人反对「港版国安法」。

除了新闻业界,一股白色恐怖的氛围也正在出版界弥漫。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邓颖韬 摄)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邓颖韬 摄)

次文化堂是香港一家知名的小出版社,以出版政治书籍、次文化、普及文化、粤语本字研究书籍为人熟知。社长彭志铭经营出版社逾30年,经历了香港出版业的兴衰,他说,香港出版业本来就已是夕阳行业,现时沉重的政治打压,更为业界敲响丧钟。

彭志铭说:以前还有香港这个窗口,可以批评一下中国的一些问题,甚至够胆量的会批评习近平、习近平的政策,我反对你的政策也可以,现在即将会如何呢?书业并非只有出版社,书业还包括印刷厂、发行公司、书店,一间印刷厂所赚的,印一本书只给他数万元,但人家投资了一千几百万的,你会否印他这本书呢,会否搏一搏呢?独立书店会否够胆再卖呢?如果他们被人滋扰,又怎样好呢?若被人游说两句,又怎样呢?「白色恐怖」已出现了,白色恐怖都在大家心中,他宁愿卖少你一本,才能睡得心安,是否已到了这地步呢?

彭志铭同时也身兼「2020香港书展关注组」发言人。今年香港书展在7月中举行,随著「国安法」立法,在「以言入罪」的阴霾下,出版界率先面对考验。彭志铭透露,有不少参展行家担心展出与反修例运动和「六四事件」有关的书籍可能会遭到报复,有人选择退展,也有人乖乖收起敏感书籍。

彭志铭说:现在书展,已经有些书店,他们平日卖刘晓波的书籍,或评论中国的书,是否够胆量再拿出来卖呢?或者将来还卖不卖呢?还能否再出版呢?还有否新作品出现呢?文化大革命现在已来临了,例如现在有举报风气,甚至有一班人说会组织一团人巡书展,看看有谁人出版甚么书,再投诉人家。

彭志铭忧虑,「国安法」的存在令业界如芒在背,香港出版业将由百花齐放倒退变成「文盲」,届时,全香港人都深受其害。

彭志铭:出版自由死,不是出版死。她会继续出一些歌颂习近平(书籍),现在也有歌颂习近平父亲(书籍),我们说的「出版已死」,是说「出版自由已死」。全部被她(中共)控制,全部要听话,出版她要出的书,这才是死。没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没有了出版自由的空间,这才是死。

就「国安法」立法,中央和特区政府一直强调,有关法例只是惩治极少数主张「港独」和「黑暴」人士。另一方面,香港并没有官方指明的「禁书名单」,以往也没有针对出版业的明显打压,对出版物的管制主要根据「淫亵及不雅物品」条例。但2015年发生的「铜锣湾书店事件」成为转捩点,当时该书店的经营者李波、桂民海和店长林荣基等五人,因出版被中国政府视为禁书的政治书籍,先后「被失踪」,引起业界风声鹤唳。而随著「国安法」的实施,一众贩卖政治类书刊的书店,生存环境料将变得更为严峻。

李达宁表示,香港为仅馀给予大陆自由讯息的窗口,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将被彻底破坏。(李智智 摄)
李达宁表示,香港为仅馀给予大陆自由讯息的窗口,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将被彻底破坏。(李智智 摄)

「序言书室」是香港一家主要售卖民主政治运动书籍的独立书店,负责人李达宁表示,早有「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先例,加上台湾学者李明哲亦因涉及政治敏感书籍和言论而在大陆被捕入狱,「序言书室」的模式恐难免触动中共神经,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

李达宁:很多人都指出过「极少数」是很不明确的词语,只要有一宗(案件),他们(国安)就可以走下来(拉人),书的重要性不在于它塞了东西给你,而是引发、刺激你的思考,这本身就是对极权最危险的事。从中共过往的往绩而言,他们对于大陆的自由、出版自由和卖书,都有很大的控制。已经有人试过因为这种活动而触犯所谓国家安全的法例,有一位比较著名是(台湾人)李明哲,他也是讨论民主自由、人权的事,然后加上卖书,途经珠海时就监禁和判刑五年,罪名都是颠覆国家政权,香港亦发生过铜锣湾书店事件,所以他们(政府当局)可能会做的是指我们卖某些书,就等于犯了四大罪,如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泄漏国家机密等这类的罪行。

李达宁表示,香港整个出版业界,由出版、物流和零售,几乎已被中联办掌控的「三中商」(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垄断,导致整个公民社会的言论空间受到挤压。而目前香港仅馀约50间独立书店,抗争的力量非常微弱。他悲观地估计,「国安法」出台后,独立书店难以独善其身。

李达宁说:当他们说某些书,不会帮你去出版,不替你运送、零售贩卖时,整个公民社会的言论空间将会收窄和受到影响。我亦在这几年听到有出版业界的朋友跟我说,三中商在2016年后,拒绝了一些书的贩卖,对他们生意影响造成少了七成。坦白说是很无力,我们只能在不犯法的情况下,继续坚守言论自由的空间。因为我们是开门做生意,如果他们说你是犯法,接着如同对付「铜锣湾书店」一样,对付我们,拉人封铺,基本上我们没法去抵挡。如果他们真的宣布,某一些书是禁书,我们很大机会,真的要将一些书下架。

李达宁以「书的意义」提醒香港人,言论和思想的自由是民主重要基石,必须珍而重之。

《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免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李智智 摄)
《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免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李智智 摄)

林荣基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其中一名主角,在经历了被跨境、被失踪的连串遭遇后,去年,得悉港府意欲强推「逃犯条例」,林荣基决定只身流亡到台湾。现时,眼看香港局势急剧恶化,林荣基亦慨叹「没有想过」,他说,港人不能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中共是执意收回香港,他最担心香港年轻人的未来,劝勉他们不值得因抗争而送命,建议到台湾或其他地方继续争取「光复香港」。

林荣基说:这条港版国安法里面的所有条文都是无限大的,如果我们想保有我们在香港的言论自由,根据我们以前习惯、生活方式是没有可能,不然你乖乖听话,便可以生存,按照我们以前发表我们的思想、言论自由,我看这个机会是很微,除非你是不怕入狱。

流亡到台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慨叹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锺广政 摄 / 2020年6月20日)
流亡到台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慨叹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锺广政 摄 / 2020年6月20日)

「铜锣湾书店事件」爆发翌年,香港贸发局副总裁周启良在书展前发出「安民告示」,强调任何议题的书籍都可以在书展展出。

当时,周启良说:香港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我们很希望亦去推广我们的书展,是一个自由开放、包容性很高的书展,所以无论甚么政治议题的书籍,我们都是容许展出的。

不过,今年书展,周启良的态度却明显不同,日前他在记者会上被问到「港版国安法」通过后,是否不能展出政治书籍,他未有正面回应,但提醒书商要「自律」。

周启良说:我在此提醒所有参展商,我们的展出,一定要在香港的法律框架底下进行,所以大家都要留意一下,大家展出的书籍,会否有违法的书籍,这些都是大家要留意的情况。

周启良的言论难免令业界更加感到顾虑甚至恐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