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合资企业大幅加薪带来连锁反应

中国大陆近期多宗外资企业员工成功争取「大幅加薪」的实例,引起中国政府对维稳问题的忧虑,担心要求「大幅加薪」的风气会席卷全国,工人并会以极端方法争取加薪,对社会治安造成震荡。有劳工界人士认为,订立全国性划一最低工资标准才能制止罢工潮蔓延。(林静报道)

2010.06.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入职深圳富士康四年多的配件装嵚工人阿雄向本台表示,他每天基本工作八小时再加班三小时,以前一星期工作七天,自从发生员连串工人堕楼事件后,公司改为工作六天。今个月开始更加薪三成,预计每月连加班费收入近二千元。

他说,当然不希望要透过员工自杀,才令公司有所压力而加薪。但他认为公司已经对员工的不满作出妥协。阿雄指没有想过公司会加薪三成,若通过三个考核更可再度加薪。他说,自从加薪消息传出以后,有不少同区其他工厂工作的朋友都表示羡慕他,扬言也要透过罢工要求公司加薪。

阿雄:己经加薪了,我没有想过那么多,上年加薪的文件也有发过但一直没有加薪,直至有人死了他们才加。我们的其他工友都说,有其他工厂的人说你们工资涨得那么快,他们都罢工好了,或者是不再在那里做了。

而在苏州一间电子厂打工的阿想亦向本台表示,非常羡慕深圳富士康和佛山本田汽车的员工可以大幅度加薪。他指,现时每月只有一千二百元左右的收入,被公司扣除食宿费等项目,每月只馀下八百元左右的生活费。在现今百物腾贵的环境下,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去年十二月底,他工作的工厂曾经发生上千员工因不满待遇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最终虽然被武警镇压,但企业只稍为提高生活补贴三百元,但员工仍然觉得未足够。

阿想指,最近发生多宗工人罢工事件,而且成功争取到大幅度加薪,工厂内的员工亦纷纷讨论,大家亦认同要迫使企业大幅度加薪。他说:现在普遍的工资也在上涨了,但我们在那次罢工后只加了三百多,(记者:你觉得足够吗?)那实在……我们唯有再打算了。

最近中国发生连串工人罢工,而当中大部份企业以加薪平息事件。而本田汽车及富士康的「大幅度加薪」,令大陆制造业界人士议论纷纷,他们担忧效仿加薪的罢工潮将会不断蔓延。在东莞开设电子厂的台资公司经理伍小姐表示,最近得悉旗下的工人对工资有所不满,担心员工亦会以罢工向公司作出抗争,因此上星期公司已向员工加薪百分之十。

她指,经历金融海啸后今年客户订单才稍为回稳,一旦员工罢工他们就不能如期交货,情况与员工加薪相比损失的将会更多。


伍小姐:就是事情相对而言我们公司在薪金上已经作出相应的调整,我们作出相应的调整也是一种御防性的行动。

记者:目的就是不要等到员工出声者提出行动你们才应对是吗?

伍小姐:是的我们就是要御防这一块的,而我们的工资是按照国家劳动法去处理。

记者:你们觉得按照劳动法就可以解决问题?

伍小姐:应该是这样的,起码是按照劳动法,员工都是讲道理的,在我们公司都处理得很好没有出现甚么大问题。


有香港企业组织认为台资企业大幅加薪已产生连锁反应,不少在大陆投资的企业都受到这次罢工加薪潮所影响。香港中小型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的巢国明,本身亦在广州番禺开设制衣厂,他说近期发生罢工事件的都属于大型企业。由于这些企业大多以流水作业模式运作,分工仔细但所需的技术性不高,往往聘请的都是一些年资浅的技工,这些员工的工资水平亦相应较低。面对现时物价高工资低的情况下,工人作出反抗可想而知。

但巢国明指,好像他们这些中小型企业,所需要的劳工往往以高技术为主,而他们的薪金水平一般达到二千元以上。现在员工看到有企业大幅度加薪,但不了解固中因由,相反提出同样加薪幅度要求。

巢国明:我们这些中小企业给他这样一拖累,我们都要提升那个工资,即使去不了60%也至少20%了,越是大公司他们越喜欢玩这里数字游戏,这所谓的60%是由于过去底薪太低现在加回而己。相信这些消息亦不会那么容易向外公布,但那已经足够有影响性,工人的意识不会想到那么多东西,只想到你可以加那么多我又要,工人也会把这事情宣扬,一有人提出便会众志成城的了。

他指,六月份已向员工作出加薪,但发生连串工人罢工争取加工资,他们看到有员工表达不满甚至计划跳槽,他们唯有加强对员工的沟通工作。他指,担心现在珠三角劳工短缺的情况下难以请人。

巢国明:这次我们受到的就是实质工资的增加,但你说工人会否用罢工这手段去争加谈判更高加薪,我们中小企只可以防范未燃,我跟我的管理层也说要多加留意员工情绪,因为现在科技发达,外面发生甚么他们透过电视短讯就知道了,除了加人工以外,我们还要与工人要有沟通,即使其他地方加薪10%但你也要令到他们不走。

巢国明又指,相信政府不会让罢工潮没完没了。但现时国家还未有全国统一性的最低工资,相信中国政府会以其他方法去确保劳工工资水平,而政策矛头往往变成针对企业,他担心未来制造业在大陆经营会越来越困难。

巢国明:国家未来一定会有其他的政策出台,例如将最低工资提高,或者加强执行劳动合同法,或者其他工人保障上再加强,这些都会争加我们的经营成本,即时看到的可能是工人的谈判权增加,长远的政府一定会重新制定工人待遇。

根据博讯新闻网早前引述北京公安部相关人士表示,大陆执法部门对外商「不理性」加薪非常关注,担心可能引起席卷全国的工人罢工,效仿加薪的要求会以极端的形式出现,并在各地蔓延。而所谓「不理性」,是指脱离中国国情,大幅增加工人待遇而且经过媒体宣传,让各地工人感到自己没有加薪是受到不公正待遇。
  
公安局一位高层人士指出,广东本田罢工要求加薪24%获得满足,「富士康」发生连环跳后,公司推出加薪60%的政策,实在让中国当局感到惶恐。他表示,目前工资偏低的情况涉及几亿底层民众,一两个厂加薪容易,若全部加薪的话,中国现行的经济模式将会受到重大的冲击。他承认未来对工人要求加薪的抗争活动,当局必定会严打以免制造社会不稳定。

而长期关注劳工权益的深圳维权人士、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表示,除了富士康员工自杀事件,令企业不得不实施安抚政策外,早前佛山本田汽车厂工人争取加薪成功等例子,无疑为大陆基层工人发动抗争打了一支强心针,他亦认同劳工罢工有蔓延的趋势。

张治儒:现在企业正担心这个问题他们亦只能够透过加薪去解决这个状况,第一是基于人手需求,第二是社会原因造成,现在有这个趋势但也是必然的,我肯定政府若不采取一些措施,劳工一定接受不了。会产生富士康一样的罢工事件,而以后一定会继续出现。

张治儒认为,中国各地存在不同的最低工资,在没有工会的协调下,劳工们的工资长期处于不合理水平,所以当工人起来抗争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一个市场薪金水平的概念,只希望争取得越多越好。所以「富士康」等大幅加薪事件,确实会鼓吹到其他劳工同样要求工资大幅上涨。

张治儒:现在物价上升得很快,生活开支成本增加,但是政府提出的工资水平却没有那么快,现在造成一个矛盾就是工人不满足于政府提出的最低工资标准,他们现在就是想跳出来,就是向企业罢工的因为他们不意那个标准,还要在之上提高他们的水平,那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了。

他指要解决劳工待遇问题,长远一定要透过政府订主全国划一最低工资标准,同时建立完善的调整基制,而成立工人独立工会则可缓冲劳资双方的冲突。张治儒认为,过去民主意识不高的工人开始了解到单靠个人能力已不能解决问题,工人联合起来维护权益才有机会成功争取,在工人没有得到合理权益下,罢工抗争行动仍会持续发生,而社会分化情况亦会日渐恶劣。他指,工人短时期内最有效的,仍然是依赖集体抗争作议价筹码。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