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道危機系列之二:打壓人權前所未見 香港新疆化不是杞人憂天

2019-12-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傭兼業餘作家Yuli Riswati疑因發表香港反修例運動報道後,被香港入境處遣返印尼。(視像電話截圖)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傭兼業餘作家Yuli Riswati疑因發表香港反修例運動報道後,被香港入境處遣返印尼。(視像電話截圖)

香港人道危機系列之二:打壓人權前所未見 香港新疆化不是杞人憂天

香港正經歷前所未見的大規模反修例風暴,亦面對著嚴重的人道危機挑戰,過去半年以來的警暴與濫權、濫捕問題,至今仍然毫無解決,打壓層面更引伸至言論自由,近月屢有曾表態支持反修例運動的外國學者或記者被拒入境來港,更有印尼女傭因發表反修例運動的報道後,遭入境處拘押28日後遣返原居地,引起國際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這名印傭向本台作出控訴,到底香港是否連一把聲音也容不下?(覃曉言/李智智/劉少風 報道)

香港被譽為國際大都會,是世界眼中具自由和法治的先進城市,然而在過去200日的反修例風暴中,連串警暴和濫捕事件,將政權的欺壓本質原形畢露,嚴重摧毀其文明形象。不但港人深受其害,就連一名印傭也因為反修例運動發聲遭到打壓。。

在香港工作逾10年的印尼女傭兼業餘作家Yuli Riswati,過去積極在Facebook及自創的網媒平台「Migran Pos」撰寫文章,向同鄉解釋香港的反修例運動,更冒險在槍林彈雨示威中採訪報道。她亦曾向印尼媒體投稿,公開表態支持香港抗爭者。

今年9月底,入境處以她忘記工作簽證續期為由,登門到Yuli的僱主住所將其拘捕。11月4日,Yuli在沙田裁判法院被控方以「不提證供起訴」,撤銷對她「逾期居留」的控罪,但當局仍指她在港無親屬、無居所,同日起將她拘留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長達28日,至12月上旬被安排遣返原居地。

一群署名為「Yuli朋友組成的支援組」發表聲明指出,入境處有關行動是政治打壓,又指Yuli的僱主自其被捕後,一直多次以書面向入境處說明要繼續聘用她,並要求為她的簽證申請續期,同時願意在她獲批簽證之前,為Yuli提供在港的食宿,但入境處未有理會,繼續將Yuli拘留,事件引起本地社會及國際廣泛關注。

本台透過視像電話越洋聯絡Yuli,一臉憔悴的她形容自己經歷了一場噩夢,現時胃部不適和經常失眠。她表示,過去曾有朋友忘記簽證,亦無被即時扣押。她又一再強調,自己是一名普通人,她對反修例運動的報道只為讓同鄉了解香港情況,以及提供更多資訊,保護自身安全,卻想不到身處香港,竟遭受言論自由的打壓。

Yuli說:可能與我寫的(反修例運動)報道有關,因為不是只有我一個有這樣情況(簽證逾期未續),很多外傭在香港都有試過,這是很正常。但他們不是寫文章或報道,只有我這樣(被拘留)。在被拘留期間,看到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我又不是壞人,我不是犯刑事案件,但為甚麼好像我有很大問題,我好像殺死人般,我有搞事或其他,所以我覺得很不公平。我並非重要人物,很普通的人,非香港人,是傭工,但搞到政府很敏感。我覺得香港人比我更危險吧,其實我只是做了很小的事,我有看新聞,有人失蹤,或無故自殺,無故跳樓,我自己都很害怕,我意思是我已經算幸運,他們沒有這樣對待我。

信奉伊斯蘭教的Yuli憶述被拘押期間遭受種種不人道對待的畫面,不禁落淚。她稱,不但被安排男醫生檢查,更要脫衣搜身。

Yuli說:他們搜身時,我很懷疑,因為他們叫我脫下衣服,一件都不可以穿。第二天,職員跟我說,我要看醫生,要檢查我的身體有沒有紋身。你們有問我們伊斯蘭人吃不吃豬肉,但為甚麼不問我可不可以讓男人看?讓男人摸?我覺得很慘,因為自己家人都不會讓他們看我沒有穿衣服。

作為一名外傭,竟在香港經歷如此遭遇,Yuli雖然深表難過,但堅持無悔所為,仍會無懼打壓繼續為香港人和自己發聲,皆因早已視香港為第二個家。

Yuli說:我是報道事實,因為覺得在香港做家傭,生活及工作都在香港,應該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可以如何保護自己,所以我站出來寫報道,告訴我朋友、在香港的印尼人或他們在印尼的家人。其實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我不會後悔,如果真的因為這件事令我這樣,都很值得,因為香港是我第二個家,我在香港學很多事。我覺得市民不應怕政府,政府才應該怕人民,他們想我害怕,之後不敢來香港,之後不會寫香港,但我不會,雖然搞到我很心痛,沒有了工作,但我不怕。

遭遇可怕經歷後,Yuli對香港人權情況有新的觀感,她認為香港的人權問題與印尼一樣嚴重。

Yuli說:我覺得以前香港比印尼好,但現在(人權狀況已)一樣(變差)。他們(香港警察)用自己的身分(警察權力)令年輕人和普通人好像不是人一樣,很害怕。他們(印尼警察)都會胡亂抓人,其實沒有法律,或者令他們(示威者)失蹤都可以,或者會出手殺人,無故有人會死。以前香港(警察)很好,現在變成這樣子,一樣差,很心痛。

Yuli的自身經歷令她對香港的人權狀況感到失望,而來港25年的英國籍人權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亦憂慮香港的人權狀況岌岌可危。

來港25年的英國籍人權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表示,以往從未見過香港的警暴問題這麼嚴重。(李智智攝)
來港25年的英國籍人權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表示,以往從未見過香港的警暴問題這麼嚴重。(李智智攝)


韋智達多年來專注刑事訴訟,曾處理黃之鋒、曾健超及朱凱廸等多位社運人士案件。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他為多宗人權個案任代表律師,包括右眼中彈的印尼女記者維比(Veby Mega Indah),他要求警方披露開槍警員的身分,以提出私人訴訟,但案件至今未有進展。

韋智達指責香港警方一直在拖延,更試圖將責任推向受害者。他認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城市,警方在處理警暴問題時與國際明顯脫節。他舉例,數月前,美國德州有警員對黑人作出種族歧視行為,當地警察總長立即予以停職,檢討有關警員的做法;相反香港至今仍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檢討警方執法問題,而監警會亦是「無牙老虎」,缺乏獨立調查能力,情況堪憂。

韋智達說:香港絕大多數的刑事律師,都知道監警會是無牙老虎,他們沒有調查能力、倚賴警方,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多年來,全世界都在處理警暴問題,他們的投訴機構、調查組織,對警察來說都有阻嚇力。

在過去6個月,韋智達處理不少涉及「反送中」示威的案件,他稱從未見過香港出現這種情況,作為檢察官和辯護律師,對於香港警隊高層,懷疑包庇前線警員的行為,他感到震驚。

韋智達說:我正處理一名少女的案件,她非常勇敢去投訴警察,她被一班警員強姦成孕;警員在這件事的行為,任何擁有正常思想的香港人,都應該深切憂慮,例如警員試圖拿出搜查令,獲得這位受害者的醫療報告,對我來說這是前所未有。

美國於11月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令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有不少人擔心,香港會成為下一個新疆,受到中共的打壓。韋智達表示,過去五年,中國有不少維權人士及律師被捕、「被消失」等,聯合國亦有報告說明新疆的人權狀況,他認為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韋智達說:這是整場(反送中)運動的主因之一,因為香港政府自願地決定移除香港與大陸之間的「法律防火牆」(legal firewall)。

美國訪港遊客阿當(Adam Roberts)表示,對香港警察的暴力行為感到驚訝。(李智智攝)
美國訪港遊客阿當(Adam Roberts)表示,對香港警察的暴力行為感到驚訝。(李智智攝)


香港反修例風波一度成為全球焦點,有民間組織12月中在尖沙嘴舉辦「警暴展覽」,以相片及文字等形式,向外國遊客展示香港警察濫用暴力的情況,吸引不少遊客參觀。其中一名參加者阿當(Adam Roberts)來自美國,他接受本台訪問的時候表示,對香港警察的暴力行為感到驚訝。

阿當說:我有朋友住在香港,我對香港的未來很好奇,我覺得香港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測試,中國如何領導以及與其他國家互動,並展示它的價值觀。對於香港警暴的報道,我感到驚訝,他們令我想起過去幾年,在美國見到的一些警暴,這些都似乎觸動了人心;人們都嚮往自由、希望過著豐盛安穩的生活,並且能夠決定自身的未來。
出生於香港、現居英國的楊格(Young Sum)認為,香港人面對警暴仍然堅持抗爭,為此感到自豪。(李智智攝)
出生於香港、現居英國的楊格(Young Sum)認為,香港人面對警暴仍然堅持抗爭,為此感到自豪。(李智智攝)

另一名參加者楊格(Young Sum)出生於香港、現居英國,他沒有親身經歷香港過去半年的情況,但從網上片段看到警方的暴力,覺得很可怕。他指香港人面對警暴仍然堅持抗爭,為此感到自豪,希望他們能夠對抗中國政府。

楊格說:在過去幾年,中國政府一直在香港的人權問題上得寸進尺。在2047年之前,他們有義務尊重港人的權利,但他們並沒有做到,所以我認為港人的示威是合理。

楊格希望香港人能夠繼續堅持下去,長遠地喚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