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援港专案(下)】没有专案身分 路还可以怎样走?

2022.08.19
【新援港专案(下)】没有专案身分 路还可以怎样走? 过去台湾的陆委会因安全及隐私为由,都不愿公开专案人数,外界传有逾超过130人,但其实更多的是一班没有专案身分的人,他们的前路又能怎样走呢?
粤语组制图

上篇章提到,本台获得消息,台湾政府再有新的援港方案,已加入专案的抗争者符合一定条件后,最快5年后可申请定居。由于安全及隐私原因,陆委会不愿公开专案人数。外界传有逾130人,但目前身处台湾的离散港人中,没有专案身分的居多,他们的前路又能怎样走呢?本台向其中3人了解过,他们中有人无奈地可能要选择回港。对于这批人,有民间团体估计,台湾政府有意用长期居留或永久居留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抗争者阿熙曾于2019年两度被港警以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理由拘捕,后来即使成功「踢保」,但仍担心有被秋后算帐的风险,因此在上年年中来到台湾,落地后马上申请专案,不过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未知是否能通过审批。年过30岁,没有馀力再选择就学的他,现在每月只能以不断延签的方式留台,他对此深感不安。

专案审批无消息 根本不敢想像定居问题

至上月,他从已获批专案的朋友口中得知,专案有新措施,另专案者不但能比以往更方便地取得工作居留签证,更有机会可以申请定居台湾。阿熙对此措施表示欢迎,然而因为他本身仍没有通过专案审批,他亦不敢对未来有太多幻想。

tw-visa1.jpeg
并非所有流亡台湾的香港抗争者也有加入专案。(资料图片)

阿熙说:有不少同期申请,甚至比我更迟递交文件的手足都已经获通知通过专案,台湾政府不透明、不公开而且没有任何书面回覆及往来的审批制度,的确令我们不安,现在我连审批也还未被通知能否通过,根本不敢想像定居的问题。

最终或只能没有身分地滞留台湾 阿熙:人类生来就是善忘的生物

阿熙又指,如果专案申请失败,在不能回港、且无信心及途径去其他国家继续生活的情况下,只能够滞留台湾。面对茫茫前路,香港抗争者难免担心援港措施告一段落后最终「被遗忘」。

对此,阿熙的回应在理性之中流露出一份唏嘘。

他说:每一场革命过后,也会出现一群不得不离乡别井的走难者,如果只有寥寥可数的数人,还可以卖弄惨情乞求关注和帮助,但现在因此而离开香港的人已经不计其数,在『供过于求』的状况下,没有人关注也是必然的。人类生来就是善忘的生物,不论香港人还是台湾人也一样。

作为流落异乡的人,他认为他们的过去和现在的遭遇也只是历史的一部分,「直到有下一群相同遭遇的人出现,待他们翻开历史里的这一页,我们便成为他们的教训。」阿熙最后寄语离开香港生活的人,「每个人也有自己的路,活著而又不对别人造成负担,已经是最大的帮助」。

若专案不获批最终只能选择回港 Amy:或许这是一种解脱

同样正等待专案审批、但等候时间没有阿熙那么长的Amy(化名),6月尾因被民间团体告知专案会有新措施,所以决定申请专案,此时距离她来台已有1年之久。

Amy说:我也是觉得,因为他5年后再批身分证,5年后的变数都好大,所以其实也有一个不稳定的因素。5年后会否基于其他原因批不到你的定居身分,也不知道。其实没有太大期望,因为好多规限,见有些投资移民其实很久也批不到定居身分,我便会觉得其实专案更难审批。

近期不少港人试图透过投资移民台湾,但因在大陆出生等原因而申请定居失败,Amy觉得大陆出生的身分同样会成为她的障碍。而若走就学「4+5」的旧路,即使她找到符合条件的工作,亦无信心在现今高压的情况下,台湾政府会愿意批出身分证给她。所以若果专案不获审批,在没有BNO等情况下,Amy踌躇在台毕业后只能选择回港。而她曾在「反送中」运动中被捕,回港等同要面对政治迫害的风险,现时情况所谓进退两难。对Amy来说,带著流亡者的身分离开家人及朋友,又因为身份问题每天都很迷茫。她无奈地说回港「或许是一种解脱」。

专案外的人 难以证明如何受政治迫害

另一位抗争者Peter,虽然得知专案有新措施,或能解决身分的问题,但他决定不会申请专案。

Peter说: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好多人其实做过好多事情,但他们很难证明自己做过甚么,因为申请专案要证明自己受到政治迫害。像我这些未被拘捕,或无重大事件发生的情况下,好难证明到自己做过甚么。

不过Peter认为,即使没有专案,路也是这样走,唯有用最原始但较困难的方案,便是读书4年、毕业后在台工作5年。

没专案者何去何从? 香港边城青年:还是先尝试申请

对于这班仍未申请到专案或没有申请专案的人,将来的路可以怎样走?香港边城青年理事长江旻谚接受本台访问时直言,如果想要拿到台湾身分证,唯一的途径仍是通过读书;若认为自己有政治风险,回港有困难的话,他建议还是先尽快申请专案。

对于目前专案总人数,他表示,接触到至少10多个个案没有进专案,但申请人认为自己返港有风险,所以没有进专案的抗争者实际数字一定更多。

tw-visa2.jpg
香港边城青年理事长江旻谚相信在专案新措施下,政府会去调整对专案的认定。(资料图片)

江旻谚说:不管再怎么样,就是先把所有他手上有的相关证明文件准备清楚,然后跟政府申请。依照我的经验,我觉得,因为其实政府,据我所知也是有认知到这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进专案的人、没有办法透过工作取得定居。所以他们在公布这一次的变动的同时,也有释放出一些讯息或态度,他们会去调整对专案的认定。因为在实务上面如果要帮助更多人,可能他们就要让这个专案的认定符合更多实际需要帮助的香港人。

政府或有意用长期居留或永久居留 去解决问题

江旻谚续指,前阵子有媒体透露政府消息,指有意对在专案以外有政治风险的港人,改为用长期居留或永久居留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即使未能取得台湾身分,也能以稳定的方式留在台湾;不过回望政府5月份已具体公布白领专才方案的计划,然而最后还是被立法院挡下来而暂缓,因此他觉得一切还是会有变数,接下来要看政府有甚么变化。

tw-visa3.jpeg
今年3月,曾有团体到行政院陈情希望启动「HF-177」庇护机制收容在台香港抗争者。(资料图片)

江旻谚说:可能有机会回香港但想要在台湾工作、生活的年轻香港人,我就会建议还是把手上的居留证,看用就业金卡的方式还是工作居留的方式,先留著,然后可能接下来的下一波变动,现在看起来的方向会是长期居留或永久居留的改变方式。那就会变成是拿不到身分证,但是至少有机会可以稳定的生活在台湾。

江旻谚建议,政府往长期或永久居留方向想的同时,也要思考如何改变门槛,才比较能帮到有需要的人。例如毕业生留台工作5年后薪资要达最低工资两倍的要求,是否可以改为评点制度,让比较多工作领域的人都可留在台湾,不再单一是领高薪的白领专才。

另外他建议,在台港人不论在申请居留还是定居遇到甚么情况,想要跟政府部门确认清楚,还是去打交流办的电话比较好,因为愈多的香港人打过去表达问题,才更能令台湾政府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将向永久居留方向发展? 陆委会:将凝聚共识兼顾国家安全前提下推动

就政府是否有意更改白领专才计划,从5年后可申请定居改为申请永久居留,陆委会周四(18日)仅回覆本台指,「因考量民众反映及兼顾国家安全,该项修法现已暂缓;未来对于港澳居民来台之相关修法规划,政府将会凝聚社会最大共识,强化谘询与沟通工作,并在兼顾国家安全的前提下推动」。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