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年内至少5港人店进驻西门町 议员吁港人建社群增倡议力

2022.09.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近3年从香港来台人数每年上升,最近短短1年间,西门町至少有5间港人小店进驻,市议员吴沛忆近月开始去拜访这些小店。她称赞港人在经营时懂得排除万难,不过在取得定居的路上荆棘载途,她说当地包容性强,建议港人增大倡议力量,议员也容易找到窗口咨询。吴沛忆觉得人道支援有紧迫性,会她尽力协助在台港人,但同时解释,港人在台身分有工作权、公民权等不同层次纠结,需时讨论。另外,吴沛忆慨叹过去3年香港变迁之大,劝勉台湾人要自觉以此为鉴。

万华区包容性强聚集不同社群 建议港人建社群增倡议力量

港人去台北旅行,可能都去过西门町,该区的台湾地道小店林立,在巷弄里总会发掘到不同的小店。随著港人移居台湾的数字上升,西门町出现了不少香港人开立的店铺。仅仅在过去1年,西门町已有至少5间由港人新开的店铺。西门町属于万华区,当区民进党台北市议员吴沛忆也有留意到这个变化,因此近月走访一些港人开设的小店。

近年,有港式小吃店进驻台湾万华区的西门町。(淳音 摄)
近年,有港式小吃店进驻台湾万华区的西门町。(淳音 摄)

沛忆说台湾作为国际都市,会有不同的社群聚集,例如台北车站旁边有印尼街,中山北路那边有菲律宾人社群的街道,里面就有很多他们的商店。而万华区的特色是包容性强,除了有香港人,还有东南亚人,「本来就很多异国的社群跟文化,会来到万华这个地方」,她建议香港人也可以考虑形成一个社群。

吴沛忆说:因为大家可能有很多的资讯 ,可以互相的流通,未来在台湾社会里面要进行倡议呀,比如说希望政府可以有甚么样的政策或法令的修改,他都会形成一个比较强的力量。像我们民意代表,我们也会比较找得到窗口,可以来去咨询或互相沟通了解意见跟想法。比如说当我想要去咨询在台北的香港人,例如说你们对于西门町商圈的发展有甚么样的想法的时候,会知道我可以找谁来询问。

以对待朋友的心态 去认识并协助在台港人

继早前走访港式小食店「港记」,沛忆这次拜访刚于4月开业的书店「飞地」,了解店主张洁平开店的初衷、店内特色等。沛忆指,近几年与香港人主要在权益相关议题互动,例如协助香港边城青年与市政府执法单位进行协调等;又或与台湾香港协会沟通,了解他们希望让台湾人更关注甚么香港议题。随著渐多港人到台北生活,居留甚或是定居下来,她觉得除了要关心权益外,更像是对待朋友一样,「你有一个朋友可能来到异地生活,那怎么样让他的生活环境对他来讲是可以最友善的、最亲切的」,因此她希望认识更多在台北,尤其是在万华开小店的香港人,了解他们有否遇到甚么困难。

吴沛忆早前也走访港式小食店「港记」。(吴沛忆提供)
吴沛忆早前也走访港式小食店「港记」。(吴沛忆提供)

她发现,在营商方面,这些香港店家都会有方法排除障碍、生存下来,而现在他们普遍遇到的,都是定居跟居留身分上面的问题,可能有一些法规需要克服。

经营问题可自己排除 但争取定居之路荆棘载途

谈及香港人来台湾这个议题,她觉得要分几个层次讨论,例如公民的参政权,还是只是有定居或者是居留的层次。以台湾本土的社会氛围与政治氛围来说,沛忆说台湾的法规本来对外国人来台湾工作,基于比较保护本土就业的精神,是采取比较保守的态度,这不止是针对香港人,「所以很多进入到法案层次讨论的时候,他就会有工作权、公民权等等很多不同的层次纠结在一起」。她觉得大家可以一起讨论,至少先就生活这个层次上,基于人道支援的精神,可以尽量友善。

吴沛忆说:我觉得以现在香港政治氛围来说,人道的支持是有时间紧迫性的,所以我们应该在能够进来台湾,然后能够生活在台湾这件事上,我觉得能做到先去做。那至于说公民权或刚刚讲的工作权等等这些说法,因为都牵涉到连动性,还有面对其他的国家 ,我们是不是台湾要同等的开放,他需要比较长一段的讨论时间。所以我觉得这个部分可以慢慢来的去凝聚这个想法,然后有些可能用个案或另外的方式再来处理,这个部分我觉得是比较第二个阶段。

台港共同面对的中国「威胁」 「台湾人本来自己就应该有自觉」

吴沛忆或不算是为港人熟识的「撑港议员」,但其实她在这几年间也默默关注相关议题。《时代革命》上映初期她就主动提出和台港会共同主办包场活动;7月她亦参观「备份一座城市」展览,了解《香港苹果日报》从1995年开始到2021的报业历史。

吴沛忆曾任民进党发言人、当时也在台湾总统蔡英文竞选总部担任媒体创意中心副主任。因为政党的工作,她过去也认识一些香港的政治人物。例如她记得第一次认识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是在约7年前,当时在韩国首尔一个青年组织举办的论坛,到2019年便透过网络看到她在香港抗争现场直播,她说「和当时完全没有办法想像,香港会遇上这么大的一个变迁」,到现在何桂蓝更身陷囹圄。

当问到香港所发生的一切对台湾来说有甚么启发,沛忆说台湾尤其是这一代的年青人没有看过警察镇压,都是听长辈忆述以前戒严时期的历史。但当台湾人透过网络看到2019年「反送中」示威时港警镇压的画面,「大家便想像得到所谓的人权自由被侵犯是一件甚么事」。

吴沛忆说:那不是我们要的 ,也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所以对台湾人的路在启发上面来讲,应该是说台湾人其实大部分人本来就会说,民众都会选择自由。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当我们失去这些东西的时候 ,那你的生活会变成甚么样子,很难去想像。但是从中国对待香港的暴行上,台湾人是可以知道那是甚么场景,然后更坚定自己选择的价值跟立场。

吴沛忆觉得「香港人没有义务要来提醒台湾人,台湾人本来自己就应该有自觉」。(淳音 摄)
吴沛忆觉得「香港人没有义务要来提醒台湾人,台湾人本来自己就应该有自觉」。(淳音 摄)

沛忆强调「香港人没有义务要来提醒台湾人,其实我觉得台湾人本来自己就应该有自觉。」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