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突组织”在美讨论未来路向(下)(视频)

继续有专题时间,上节本台报导过海外的维吾尔人在华府举行东突未来的集思会。今日会同大家讲下,一些曾经在新疆有头有面的商人、知识份子,为甚么要逃亡海外?投入被大陆视为“东突恐布份子”的之路。(何山报道)

2011.06.01

住在加拿大的图尔逊,第一眼望落去,就是一副豪气十足的商家形象。他做过大生意,与热比娅一样,都曾经叱吒新疆进出口贸易的商场。今日,同样与热比娅一样,被迫放下当年已经是几百万的生意,出逃到海外。



在大陆被视为民族分裂份子活动的东突集思会上,他对本台讲:“我在新疆,在被单位开除以后,”开始经营皮毛生意,我当时在新疆很有名,做进出口生意,做得也很大,但是我赚的利润,大部份给了谁啦?给了官员﹑警察、税务、海关、商检、边检,我们可以做生意,我们在海外都称我们是第二犹太人,但是我们的资金,在很多的关卡中,被他们收走了。我是逼不得才来国外的。”

记者:当时你的资金是怎样被他们收走?
图尔逊:当时可以这样说,你的生意一好,他们就开始。我是做国际贸易与货物托运,新疆最早开展与内地货物托运公司的,后来因为货物托运好了之后,有一个公安厅的局长的弟弟,他就把我每年利润的400万,给我抢走了。

他说,生意一做大,就会被公安盯上。加上为了儿子的安好,唯有要人不要钱,离开中国大陆。(记者:怎抢呢?)图尔逊说,BITE“如果你不跟我们合作,把公司给我们的话,我们就会在你的儿子身上下手,我一个国际贸易公司,就没有办法运作。我还有另外一家是电脑科技公司,我说我国外的你们不要动我就好了。我现在甚么都没了,生活在加拿大,我又重新创业。做得还不错。”

作为成功商人代表的图尔逊,在东突的集思会上就要表达,东突人是要有自己的民族经济,不能够被北京完全控制。BITE“关心的是我们目前在国内所谓的新疆民族问题,特别是经济问题,因为我们新疆虽然是一个资源大省,用汉语来说,这样大的资源,国家直接控制。就业来讲呢?我们是很差的。也就是说我们东突的就业很差,因为资源由中央全国控制,七五事件,也跟这个很有关系。90%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国家现在搞的低保收入,给160块钱,现在一公斤肉,40块钱,你说生活能够好吗?”

记者:在新疆买个羊肉串,5块,北京也是5块,但北京的收入比新疆要高,看起来是有差距?

图尔逊:差距很大,对不对。所以说,外面宣传的,共产党宣传的完全和内部情况是相反的。因为共产党从执政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真话,虽然我们在国外,我们是关心我们民族的命运,他们说新疆是不可分割的土地的一部份,他们说是中国的。但是,一不给新疆人护照,二不给经营,再加上我在的时候,维吾尔人的生意一大到200万元的时候,安全(局)的就跟踪他的资金来源。”

而官方对生意做大了,过200万人民币的就实施跟踪,也显示北京从来对新疆人不放心,也不公平。图尔逊继续说:“安全(局)的专门有机构跟踪你的钱,他害怕你用到别的甚么地方,再加上很多地方的限制,维吾尔商人根本发展不起来。”

在现场,记者再同国际笔会,维吾尔中心的克力木倾过。作为知识份子,克力木则较为关心新疆的文化、人权与民主。他说:“我们维吾尔族有永久的文化,中共侵入东突以后,我们的文化也就受到了不同的损失。我们的仪式也给他们搞坏了,我们的坟墓也给他们搞坏了。我们古老的建筑,民族建筑,也被他们搞坏了。大家在这些问题上,对中共当局非常愤恨,气愤比较大,他们一直说,共产党推翻了,在东突的势力解除了,我们复国了,才有民主、人权,要在东突成立之前,人权、民主都说不上。”



记者:这个地方,你有多久没有回去?回去感觉怎样?
克力木:我离开我的东突国18年了,我每天晚上,看那个电视,看新疆新闻,甚么中共新闻,CCTV,我都看得到,通过互联网,电话,东突共和国有甚么新的动向,我们看得比较清楚。乌鲁木齐市新疆的首府,原来在1958年,我在上学的时候,还很少几乎没有(汉人)。大部份都是当地的民族。最近,在乌鲁木齐市的汉人的人数,已经到了85%,维吾尔族比例很小,不到40万人,而且乌鲁木齐市的建筑风貌,都是汉族式的,经过乌鲁木齐,民族的建筑基本上是没有了。好多街道的名称,也改成汉文名称,很多古老的名称都不存在了。离开乌鲁木齐10年以后再回去,找不到路,因为每个街道的名称都变汉文,而且当地长大的维吾尔族,回到家乡,找不到自己的房门,到了这个地步。

记者:除了在文化居住环境上,吃的东西会不会也汉化了?
克力木:我们吃东西,我们维吾尔族信仰伊斯兰教,我们的宗教观点比较清楚,而且我们的历史已经400年了,我们出生以后,父母用伊斯兰教育我们,吃饭的时候吃些甚么东西,不像大陆甚么吃狗肉,我们看也不看。按我们的习惯,伊斯兰教的食物我们敢吃,伊斯兰教不允许吃的,我们就不吃。

克力木来自瑞典,也一把年纪了,但对他来讲,复国比自治、自决、中间路线等,更加意义迫切。他说,也是与会的100多海外东突人的最大共识。

记者:你们有很多的辩论,焦点在哪里?
克力木:大部份我们的代表,要复国。要恢复1944年的东突共和国,有一些是要跟西藏一样,中间道路,中共推翻以后,中国实现民主了,我们在那个时候,通过自己的决定,来决定自己的命运。这种说法,也很少,大部份是必须复国。

而在这些海外的东突人眼中,他们认为,新疆已经成为了中国的殖民地。克力木说:“复国,也就是恢复东突共和国。1934年11月12日,与1944年11月12日,两次宣布东突这个国家。1949年中共武装侵入了我国东土耳其斯坦,从那一天开始,我们东突变成了中共的殖民地。”他们也指,东突人被俄罗斯等列强出卖了。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以苏联为首的《雅尔达协议》,美国、英国和苏联,把我们东突的名称改成新疆,交给了中国当局管理,我们要复国,就是要回到1944年(之前)中国当局没有侵入的这个国家。”

好啦,两集的专题,介绍海外维吾尔人在华府的集思会就告一段落,作为汉人,或许听众都未必认同他们所指的“新疆地位未定论”、“新疆殖民地论”。今日的新疆,如西藏一样日渐汉化是不争的事实。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