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蟻族”大學畢業生

中國大學生的數目近年來越來越多,他們畢業後多離鄉別井到大城市找工作。因理想職位供不應求,很多大學生要屈就低下工作及忍受菲薄工資。早前廈門公安局招聘洗菜工也要求有本科畢業生學歷,就令公眾嘩然。不少大學生會合租狹小的房間以節省開支,有學者稱這群大學畢生為“蟻族”。又指他們群居的現象或會觸發社會危機,成為中國第四大弱勢群體。(文宇晴報道)

2009-12-07
Share

繼「御宅族」等新興名詞後,「蟻族」迅速在大陸躥紅,不少報章更大字標題介紹這群「蟻民」。所謂「蟻族」,並不是一種昆蟲族群,而是被網民借來專指大陸城市中一個正在壯大的群體----「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他們平均年齡在22歲至29歲之間,以畢業5年以下的大學生為主,大多數從事簡單的技術或服務性行業,月均收入在2千元人民幣以下,比普通城鎮職工的平均工資還要低,有的甚至依靠家人接濟生活。「蟻族」更被視為農民、農民工、下崗職工這三大弱勢群體之後的中國第四大弱勢群體。

不少大學畢業生會到如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尋找工作的機會。為了節省開支,他們會一起合租一間房屋,每人每月只需要付數百元不等支付房租。北京唐家嶺就是其中一個「蟻族」聚居的地區。距離天安門廣場約20公里的唐家嶺,本地村民大約三千人,但外來人口已超過五萬人,其中多數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畢業生。

24歲的大學畢業生鄧錕是其中一名居住過唐家嶺的「蟻族」。從雲南一所大學畢業後先是與朋友在當地開了一間主要做電腦維護和軟件開發的公司。之後,鄧錕躊躇滿志來到了北京找機會,雖然兩年多以來遇到了不少失敗,但他仍然沒有放棄過,繼續努力找工作或合作伙伴。現在他與朋友合租了一間房屋,不過仍每日為生計奔波。

鄧坤說︰「為了追求自己夢想,北京或是上海等城市可能為自己提供更多的機會。像我們家裡頭是屬於山區,我們是希望能走出大山,然後以後可以把父母接出來,或是以後如果有子女的話,能給他們更好的教育。我周圍的同學有很多是這樣,我有個同學是山東的,他畢業了以後沒有回山東,而是去了上海。」

即使仍未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但鄧坤強調,即使最後都不能在北京扎根,也會到其他大城市再找機會,但再苦也不會回家鄉。

鄧坤說︰「有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可能會選擇到二級或是三級的城市,回到家鄉的可能性比較少。(為什麼呢?) 因為現在家鄉裡面的條件並不是特別好,如果你回了去可能一個也是1千多塊錢。」

早前網上熱傳廈門公安局招聘洗菜工,學歷竟要求本科畢業生。對此,鄧坤略有所聞,也見怪不怪。他表示,身邊不少認識的朋友學的都是有關國際金融等方面知識,但大學畢業後從事的都不是學到的專業,可能與大學生太多有關,即使有些有眼高手低的心態,但日子久了,他們為了生計也得放棄原本想做的行業,再等待時機的到來。

鄧坤說︰「現在很多都是本科大學生,畢業以後他找不到一個跟自己相適應工作,更多的都是做銷售﹑做市場,或是做一些服務性行業。」

收入緊拙,自然不能享受舒適的居所,據大陸傳媒報道,佔地不大的唐家嶺到處違章搭建樓房,樓房間的通道狹窄,加上要擠這麼多人,火災隱患尤其嚴重,上班高峰期更令公共交通擁擠不堪。曾試過在發生火災時,消防車無法進入火場。而唐家嶺這一狀況更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已列為整治監督的重點村。儘管如此,不少大學畢業生仍選擇到這裡租房住,因這裡的租金較其他地方便宜。

為多賺利潤,村民會趁機把房屋改建成細少的房間分租出去,望能多一位租客。他們會把修建的五至六層高的樓房,改建每層約12間房,每個房間在10平米左右,兩﹑三個人擠一間。最多有七﹑八十人共用一個廁所和廚房,就如香港的「板間房」。有地產代理表示,這樣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地產代理甲說︰「對,這是有的。現在有很多業主把房子裝成小房,租那些白領或是大學生。」

亦有地產代理表示,業主一般以短期的形式租出去,以防止有租客沒錢交租而造成損失。

地產代理乙說︰「五百,一個人住有二十平米。有床﹑電腦桌和椅子。租六個月的,這樣有自由性的,找了工作或是調工作就走。(這種情況多不多?)這種情況不多。」

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博士後廉思表示,「蟻族」現象近年來開始相當普遍,也主要反映兩大社會問題,一是反映城鄉差距,二是反映高等教育問題。

廉思說︰「高等教育尤其是體現在就業已經市場化了。設計一個專業要招多少人,不是以市場為導向的,而是宿舍夠不夠住﹑能不能收到錢﹑有沒有教課的老師。好多蟻族為什麼不回家鄉?回家鄉可能會過得好一些,為什麼留在北京?他學國際金融的,他學IT的,那他回家鄉幹什麼?」

廉思解釋,中國現時最缺乏的是技工,而蟻族的出現正正體現了這一問題。現時約八成的蟻族來自農村或縣地區的,這些「窮二代」從小苦讀,以為考上大學就能出人頭地,但見到身邊有錢的同學可能每天只是去玩,沒用功讀書。畢業的時候他發現靠關係的就能找到好工作,沒靠關就要回到農村。他們也許不會把這種不公平歸咎於是自己的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漸漸把自己和社會對立起,引發危機。

據統計,2009年大學畢業生的人數達到650萬左右。據廉思的調查所得,全中國可能超過100萬的「蟻族」,單單在北京已超過10萬人,而且這種趨勢更有不斷擴大的跡象。廉思補充,到目前為止,蟻族所引起的社會問題只局限在住屋問題上,更深一層社會問題仍未有真正爆發,因為他們依然充滿夢想,也不介意被稱為蟻族。

廉思說「沒有拒絕,而且都主動地說我是蟻族。很多人都說我是螞蟻,很弱小,我們很卑微但我們不卑賤。網友說我是蟻族,但有一天定會化以成蝶。到底一個概念到底有沒有生命力,就看它能被不被同時代的人所認可。它表明這個時代的人想發出聲音。」

廉思補充,當這一群「蟻族」到了三﹑四十歲以後,正好變成了國家的準精英﹑國家的中堅力量。一個國家如果掌握知識的階層都過得不好,那這個國家的將來也不難想像,因而希望中央政府﹑地方官員等一同重視這個問題,為這群「蟻族」開拓未來。正如廉思所說的「一個人,不管是年長者或是年輕者,都會為觸動故事流淚,因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蟻族,只要他年輕過﹑奮鬥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