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來信:愛跳槽,對80後的一個不公正評價

嚴生: 這次想同你談談關於社會普遍對80後一個不公正評價:愛跳槽。大約是從我在05年畢業開始,大學生就業難已經進入高發期,當然,現在再提這個已經麻木。當時我在找工作,很多面試官都有過這樣的抱怨:搞不懂為什麼你們這輩跳槽怎麼特別快?
2011-12-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1年3月浙江杭州人才市場上的求職青年。(EyePress News)
2011年3月浙江杭州人才市場上的求職青年。(EyePress News)
Photo: RFA



嚴生:

這次想同你談談關於社會普遍對80後一個不公正評價:愛跳槽。大約是從我在05年畢業開始,大學生就業難已經進入高發期,當然,現在再提這個已經麻木。當時我在找工作,很多面試官都有過這樣的抱怨:搞不懂為什麼你們這輩跳槽怎麼特別快?

事隔六年,問題的症結,相信很多人也慢慢了解。而我對此的解讀,大概可以聯系到教育產業化和產業結構分配。出生在70年代的可能算是解放後最幸運:沒有經歷過50年代的大飢荒,60年代的文革,89年風波之時還在讀中小學,未能參加。大學擴招之前又已經參加工作。所以我一直都認為70年代出生的那一代是解放後最幸運的一代。教育產業化無疑是對80後甚至90後最大的就業障礙。國家無責任地將一批批半成品投放到沒有價值的市場,教育局沒有可能不知道,中國是處於產業鏈的最底層,需要的是大量廉價勞動力,如果教育部長說沒有和發改委官員商量此事,那他不拉去打靶也最少要解職查辦!

在集體不負責的前提底下,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並且將公共利益基本完全拋棄的大環境下行動,正如之前的小悅悅事件。那就不扯終極性例子,就講我們這一代80後的中國民眾,既然產業鏈處於最底層,資本家又處於法律的高地,那作為基層勞動者,即系一般打工仔,出於合理的利益考慮,提高收入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跳槽。產業鏈底端是很難從創意上創造收入,一個企業連中層干部都升職難,那作為最底層的也就別指望奇跡發生的一天。而且中國的普遍工資太低,跳槽是一個增加薪金的良方,就以為我例,跳之前是1500一個月,現在一跳就3000多了,還沒計年尾獎金和各種形式補貼。

如果再有老板問我:為什麼80後年輕人跳槽那麼快?我就會反問一句:你們又給這一代提供過什麼?升職機會,加薪幅度,員工福利?哪一個你有優勢,你的公司就不會跳槽嚴重。但不好意思,眼下中國除了產業鏈低端之外,資本家還用著非常原始的手段去壓榨員工,工人不是機械人,你對他們怎樣,他們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順祝所有罷工的工人兄弟,爭取最大福利!

佛山聽眾 肥龍上!
2011-11-29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