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衰咗了,我的國

2018-08-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AFP

廣東蘇先生來電,說到這個極權體制賴以生存的土壤,就是億萬奴隸加奴才。就像畫家陳丹青所言,他說出了國「才知道自己是奴才,而且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奴才」。問題是,這些專制下的奴才具備多重人格,既是順民又是暴民和刁民,忠黨愛國時是順民,仇外時是暴民,造假冒偽劣坑害別人時他們是刁民。

蘇先生認為,這種「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政權,需要有外力來捅破它的膿瘡。現在貿易戰就是一種外力,形同沒有硝煙的戰爭。現在特朗普這屆政府對改變中國的制度沒有興趣,這是要捍衛自己的價值,包括自由經濟和公平貿易。

蘇先生認為,文明國家應該自己組群,拒絕不遵守契約精神的無賴參加。現在美國與歐盟和美國與日本之間的零關稅協議談判,就是自己組群的一種形式,而且是非常有效的形式。中共絕無可能放棄自己的「底線思維」,徹底打開國門,消除壁壘去接受零關稅。如此它只好和丐幫一起另外組群了。

而且中共能否在WTO繼續混下去,也成了問題,因為中國大陸2001年正式參加世貿組織,簽署各項條款有15年緩衝期,現在已經過了17年,再對照那些條款,有哪一條履行了?對此如果世貿組織不做事,美國就可能退出WTO,這對世貿組織是無法承受的後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