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人口专辑:大陆人贩证实孤儿院参与贩婴(视频)

湖南省的孤儿院多年前曾被揭发涉及贩卖婴儿的活动,并透过海外领养计划图利,成为国际丑闻。有证据显示,贩卖婴儿的黑市贸易至今仍持续进行,但政府却置之不理。(姬励思报道)

2012.01.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的主要报章,每周都刊出张贴在孤儿院的寻人启事拦上,数以万计无名婴儿的面孔,显示中国有为数甚多的孤儿,情况令人忧虑。而这些孤儿中,绝大部份是被遗弃的女婴,正正反映中国一孩政策所愆生的问题,再加上中国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这些弃婴的父母,难以追寻。由于世界各国对领养婴儿有强大的需求,每个健康的弃婴,摇身一变成为贵重的商品,造就了贩卖婴儿的黑市场。

段先生是曾受法律制裁贩卖婴儿的人贩,他表示,婴儿多被弃置在繁嚣的地方。

他说:“十字路口、那些人多的地方,例如街市、高大建筑人多的地方,街头闹市。只要你看到有小孩的地方,就是里面有奶粉、尿布、衣服,小孩用的,就放在那里,这个看一下走了,那个看一下走了,你愿意去检的就去检,就这么一回事。”

段先生从中国各地搜罗弃婴,把他们贩卖给孤儿院,孤儿院再供应给各国有意领养的家庭,从中收取昂贵的费用。2005年,湖南省六所孤儿院从人贩购买被拐带的婴儿,佯装为弃婴,事件被揭发,成为国际丑闻,中国当局声称这只是一宗个别事件,但有明确的证据显示,这种黑市贸易仍持续在进行。

段先生表示,不少孤儿院本身参与在贩卖婴儿的活动中。

他说:“我妹妹跟我老婆在广东那边打工,打工以后就把那小孩从广东带回来,那福利院愿意给住宿费、车费、生活费八百块钱。就是祁东县(湖南)的孤儿院,如果我检到一个,就打电话给他,都是以电话联系,我说我这里有个小孩,你愿不愿意出点路费、住宿费,我帮你带回来,每次都是这样,他说你带回来,我给你八百,就这么一回事,每次都这样。”

史特从中国领养了三名婴儿,过去十年,他一直研究有关中国的领养计划,其中揭露中国贩卖婴儿的状况。

史特表示,领养计划要是涉及金钱作为诱因,必定会导致非法买卖的情况。

他说:“中国的领养计划涉及贪污受贿,段氏家庭亦参与其中。他们会用若干钱,从广东的妇女买得婴儿,再以更贵的价钱,转售与湖南的孤儿院。任何时间,只要孤儿院用超过当地居民一两年工资的价钱,来购买婴儿,等同撒出一个大鱼网,必定能够捕得鱼获。有人愿意为钱抛弃亲儿,亦有人为钱才生育,更有人为钱去拐带儿童。只要中国的领养计划涉及贪腐,这些情况就无可避免。”

段氏家庭并不认为他们贩卖婴儿有错,反而觉得此举对婴儿有益处,因为这些被卖到孤儿院的婴儿,有机会被美国、欧洲等海外家庭领养。段先生认为当局把他作为代罪羔羊。他又透露6个同案被捕的孤儿院负责人,只有1人被定罪。

段先生认为,当局对他的裁决不公。

他说:“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国家对我好像有点不公平,为甚么呢。我做的事,可以说随便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人,我做一下好事,偏偏变成坏事。我感到这个社会有点抱怨的感觉,这些当官的,有钱有权,没做过好事,明明是他们违章,他打著国家的晃子,做这些事,我只是个跑腿,拿点旅费,他就判我刑。”

史特表示,中国政府对孤儿院参与贩卖婴儿,置若罔闻。

他说:“现实是中国每所孤儿院都涉及贩卖婴儿的勾当,非常普遍,但政府却没有加以制止。”

本台记者曾尝试向有关的政府部门查询,但都没有结果。而涉案的孤儿院及相关负责人亦拒绝回应。

中国法律明确规定禁止任何领养服务,涉及金钱利益。2010年,4个相关的政府部门发表文件,进一步列明提供金钱与婴儿的父母,或中间人皆为非法,但有关的法例鲜有执行。

史特建议,中止有关的国际领养计划,中国贩卖婴儿的问题才能得以解决。

他说:“所有我接触过的孤儿院,都异口同声表示,有大量家庭正在等候领养孤儿。我认为大家不应再从中国领养孩子,因为这些所谓的孤儿,其实是从非法贩卖中得到,并非真正需要有人领养的孤儿。如果取消这个国际领养计划,我相信不会再有无辜的婴儿被贩卖到孤儿院。”

段先生认为,只要有领养的需求,中国贩卖婴儿的问题就无法杜绝。

他说:“只要有外国人来领养,他愿意出钱,中国这个市场,它还是永远做下去的,能够赚钱的事,他不做干嘛。”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