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人口专辑:朝鲜的母亲(视频)

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日近日去世,从官方电视台播放的影片,不少朝鲜人为金正日离世痛哭。不过,不少逃离国家的朝鲜人,对金正日及其父亲金日成掌政期间,对民间造成的灾害仍深切痛恨。本台制作的亚洲贩卖人口特辑,今天是讲述由朝鲜逃到中国的妇女落在人贩手上的惨痛遭遇。(姬励思报道)

2011.12.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上世纪九十年代,朝鲜经历一场大饥荒,估计有近三百万人饿死,这段时期被称为苦难的岁月。这场饥荒迫使成千上万的朝鲜人,越过边境逃往中国,最终落入人贩手上,本集节目是讲述三名朝鲜母亲的艰险的经历。

清顺说:“作为母亲,我希望把孩子带到中国,用热腾腾的米饭喂养他们。不过,游说我到中国的人,其实是计划把我卖给人贩。我们又怎会知道他们的图谋。我们不会说亦听不懂中文。我们来只是想找份普通的工作。”

美渊说:“我诞下的婴儿在一岁时死于饥荒。母亲失去孩子的悲痛难以言喻,但这种事在朝鲜非常普遍。

淑珠说:“我在茂山火车站当小贩时,经常看到死尸,甚至行经死尸堆。火车站甚至火车上都是死尸。“

清顺说:“当你两日无吃东西时,看到天空都是黄色一片,真是这样。当时我就想我快要饿死了。就在这时,我丈夫在田里偷到一些马铃薯。你无法想像饥饿的痛苦。”

在朝鲜、中国及俄罗斯接壤的一带偏僻地区,图们江成为成千上万朝鲜人的逃生之路,偷渡的人中,八成是妇女。据人道救援组织估计,逃生的妇人中,近九成一抵步就被贩卖。正如众多的母亲一样,美渊逃到中国,就是希望孩子得到温饱。

美渊说:“我与哥哥及一名同住的妇人,一同偷渡过江,当日是4月2号,我身上只穿著工作服,河水很深,水面结冰。从朝鲜偷渡到中国意味要冒著生命危险,不过,我情愿死于偷渡途中,都不想在饥饿中慢慢等死。我首次来到中国,只有相信这些人,我跟著他们,一路上脑海只想著如何赚钱。”

美渊说:“一个男人带我乘计程车前往一个村落,下车后,他带我见另一个男人,并告诉我,这人从那时起就变成我丈夫。我强烈反对,又表示我赚够钱后就会返回朝鲜,但领我的男人说他已收别人的钱,我不能离开。我相信其他偷渡的母亲亦有同样的遭遇,这就是我被贩卖的经过。”

中国的一孩政策,造成两性的人口比例失衡,估计目前男性较女性多近三千万,导致从邻近国家买妻之风盛行。淑珠发现,这些外购的新娘大部份没有合法地位,得不到任何的保障,只能偷偷摸摸地生活,经常受到虐待。

淑珠说:“最难受的是买我的夫家,不当我是人,对待我如一件货物,你无选择权,只能听命于他。更糟糕的是,这些买妻的男人,大部份都是身体或精神方面有病的人,极懒惰,或是村内最贫穷的人。简而言之,他们都是无条件娶妻的男人,我们就是被卖给这样的男人。后来,我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为了我的女,我不能逃走。”

这些朝鲜母亲,到了中国后,摆脱了在朝鲜的国家宣传机器,他们首次接触到朝鲜以外的世界,才了解到韩国政府赋予人民的自由。

清顺说:“我向我中国的丈夫,要了一盒韩国流行音乐的录音带,不断重播,不停地在收听。在朝鲜时,所有歌曲的内容都是赞扬金日成和金正日。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歌颂金日成和金正日以外的音乐。韩国的流行音乐很美妙,我疯狂地喜爱,自此韩国成为我唯一想去的地方。”

不过,对像淑珠这样的妇女们,逃难到韩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淑珠说:“我离开在朝鲜的家人,努力适应在中国的新生活,但新夫家从不把我当人看,令我难以释怀,我决定逃走,把我女儿留在那个恐布的家庭。当时正值冬天,非常寒冷,我身无分文,如果我带同女儿逃走,我女儿只会冻死或饿死。我无法在那个家继续生活,即使我死在路边,我都要逃走,最后我撇下女儿逃走。”

偷渡到中国的朝鲜人被视为叛国,会被中国政府遣返,如此一来,驱使出走的朝鲜人想办法偷渡到韩国。但偷渡者一旦被抓获,就会被遣返,并押送到环境恶劣的劳改营。

美渊说:“我在偷渡往韩国途中被抓获,并押到调查部门,调查人员指我说谎,不停的殴打我,他们又恐吓我说不会有机会获释,会死在这个地方。我被关押了六个月。”

朝鲜日报记者姜哲焕说:“我听闻他们所遭受的折磨,执行的人简直是不可饶恕。这些妇女受到不同方式的酷刑,其中包括性方面的虐待,我不愿详述。守卫们甚至用脚大力踩踏怀孕妇人的肚皮。他们会被折磨至半死,偷渡者都知道一旦被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们宁愿落在人贩手上,都不希望被遣返,受折磨。

受访的三名妇女现时居于韩国,正努力重建他们的生活,不过,他们即使生活在繁荣的韩国,但却无法摆脱撇下亲人的那份歉疚,内心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美渊说:“韩国这里有很多朝鲜的间谍,我愿意接受你的访问,因为我相信介绍的中间人,否则我不会接受。我不怕死,但我还要照顾我的儿子。”

淑珠说:“我获悉我母亲仍然在生,但我弟弟已去世。虽然我的命途坎坷悲惨,但我一直期盼与朝鲜家人重逢的日子,不过知道弟弟去世的消息后,我感到我的梦想已粉碎。”

清顺说:“我母亲年事已高,但她对外面的美好世界仍一无所知,她可能不会有机会吃她喜欢的食物,想到这里我很难过,我希望朝鲜的极权统治尽快瓦解,人民就无需再受苦。”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