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血路--1989 (6-10)

2008-08-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六、 
 
甚至於我亦驟生疑惑事態或許不至太嚴重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的權威性大可置疑。畢竟戒嚴以來十余日已無一個黨政軍要人在電視上露過面了。 
 
首傳警訊的是西南路。 
 
天將入黑,前門西大街突然出現一支全副武裝的軍隊前鋒,以強行軍姿態銜枚疾進,直奔廣場。約一個連的的軍人個個渾身精濕,跑得搖搖欲倒。從供電局至前門幾百米馬路上,已有六七名士兵昏厥倒地,隊伍只管向前沖,竟置躺倒在路心的戰友於不顧。顯見得是接到死命今,限時限刻到位。 
 
北京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事變驚呆了。直至士兵突進廣場前的一那,市民才傖促組成人牆堵截。筋疲力盡的官兵就勢一攤泥似的坐下,疾跑之後的驟然靜止,又導致多人虛脫昏迷。有市民指點不太遠處有急救中心,並協助架走半休克的士兵。此時,人群如堵,齊聲唱起《國際歌》和《義勇軍進行曲》。聞訊趕來的學生糾察隊匆匆跑進電話亭告急傳警。       
 
這支前鋒分隊喘過氣來,似也茫不知所措,任何一個方向都無友軍蹤跡,即使懷有密令,此情此景,也難有什麼施為。半小時後,這支分隊原路撤回。市民歡聲雷動,個個神採飛揚。殊不知這場「遭遇戰」是89民運「和平非暴力」主義的最後一次勝利了。 
 
天色盡黑。過於冒進的孤軍無助而退,反助對方召來援兵。不久,各院校的學生打著旗幟增援廣場,學生糾察隊則開赴各路口組織堵截。市民群起設置路障,喊著號子搬動路心的鐵欄和水泥隔離墩,更用公共巴士堵住前門通廣場的要津。 

七、

 
大軍壓境,北京人士氣依然高昂。他們未遺忘13年前另一次悲壯的「四五」天安門事件。北京人的血沒有白流。他們創造了一個時代,現在他們更要著手創造另一個時代。 
 
我遍體血潮陡漲,意識到自己正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中國向何處去,將在廣場立見分曉。全世界的炎黃子孫將要熬過一個無眠的夜晚,等待破曉。 
 
    「在這緊急關頭,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下定決心,命令駐守在首都周圍的戒嚴部隊,強行開進,平息暴亂。」--《北京發生反革命暴亂的事實真相》北京市委宣傳部6月5日。 
 
不再有幻想。盡管沒人知道「暴亂」這個詞,光明與黑暗的總決戰已拉開序幕。當局擬祭出13年前的木棍鐵棒改用摩登的催淚瓦斯高壓水龍電棍橡皮子彈抑或各路大軍一擁而上,刺刀槍托加上當日凌晨曝過光的江湖幫會器械 
 
倘是如此,面對寧折不彎的北京人,場面之慘烈將是聳人聽聞的。 
 
然而,真若如此,盡管失之原始和粗暴,但對國際政治行為準則的超越畢竟是有限度的。世界仍會一片嘩然,齊聲譴責,最終總會不了了之。急火攻心的當局既立心鎮壓,全少應衡量和篩選一下鎮壓的方式。不幸,他們並不具備這起碼的心智水準。一個缺乏應變能力的政府,不但要輸掉民心,更會把整個國族的命運葬送掉。 
 
更不幸的是,人民雖已領教過當局的鐵石心腸,卻仍未料及它愚蠢和野蠻到了何等程度。 
 
20世紀未的一場大血祭,就這樣宿命般的設壇於中國的北京。 

八、

 
夜色蒼茫,廣場四周的帝王宮闕和共和建築被抽象化,只剩下黝黑的輪廓,如同顢頇的巨獸,正聯手拉開悲劇之網,大氣中凝固著詭異和嗜血的氛圍。 
 
我匆匆返家,告妻子我要在廣場守夜,囑咐她照顧好孩子。妻子極度不安,又不知事情將怎樣開始和結束,便心情沉重地送我下樓。 
 
正在此刻,戰幕震耳欲聾地拉開了。兩輛裝甲車就如龐大的恐龍從夜幕中沖出,沿前門西大街開足馬力全速沖鋒,將凌散單薄的路障輾得火星四濺,扭曲的鐵欄和水泥塊尖嘯著迸起和墜落。事出突然,街上並無人牆。鋼鐵怪獸橫沖直撞,疾馳至前門才首遇巴士路障。第一下沖擊將巴士撞出個大窟窿,接著退後再硬闖,把巴士尾部撞得稀巴爛,然後拐彎突入廣場。 
 
沿街的市民如遭雷殛。妻子一下抱住我大哭起來。我眼見鐵甲車所過之處,老百姓霎時都淚洒長街。我永不會忘記這極具震撼性的場面。此刻是10時15分。政府和人民無可挽回地徹底決裂了。

九、
 
 
裝甲車開過的間隙,市民奮力推動各類型號的車輛組成雙重路障,善良的人們仍不忘留下兩側的自行車道,供紅十宇會的救護車通行。或許是西南路的民眾最為「和平非暴力」,這個方向始終是保衛廣場的最薄弱關隘。半小時後,見首不見尾的野戰軍部隊蜂擁開至。這是第一支逼近廣場的大部隊。排頭的精選出來的驃悍突擊隊,拉開成散兵線,將鋼槍倒提,像握著棍棒似的。這是一種「身體語言」警告抵抗者,軍隊定將採取斷然措施,卻不會開槍(這支天良未泯的部隊和整個屠城行動頗不協調,他們最先抵達卻最後才進入廣場,更有令人詫異的表現,容後述)。     

然而,震怒的市民已無意接受軍隊這含糊的信息,那耀武揚威的裝甲車已輾碎了他們和平的信念,激怒的情緒一下超越臨界值。前門一帶迎候軍隊的是一陣陣的汽水瓶和磚石雨。排頭的軍人即擲石回擊,人行道兩邊的廣告牌被擲得彭彭作響,我周圍都有男女痛號。我左躲右閃多次險被擊中。憑心而論,我絕不認同這種磚石戰,且不說用石頭去抵御全副武裝的軍隊多麼不智,要顯示人民的齊心和力量,莫過於臂挽臂的血肉長城(稍後從其它路口傳來的消息,驗証出我的想法是那樣迂腐可笑)。 
 
大批學生糾察隊趕到,遏止住這混亂場面並終於組成了人牆,軍隊沒有硬闖,轉到毛主席紀念堂南邊的空地待命。 
 
不一會,遠處隱約傳來槍聲,間歇的一響就是劈啪一片,卻聽不清什麼方向,一支支學生小分隊開赴各熱點,廣場越來越空虛。營地影影綽綽不過幾千人,望之實在叫人揪心。這時,廣場廣播站召集學生進行最後的宣誓「我起誓,我要用年輕的生命誓死保衛天安門,保衛共和國,頭可斷,血可流,人民廣場不可丟」沈鬱悲壯的聲音令在場每個人的心弦都為之抖索。 
 
這刻剛過零時。決死的誓詞一語成讖,使1989年6月4日這一天刻進了紀念碑,漢白玉階石下的千百萬英烈忠魂為之輾轉反側,同聲一哭。歷史的創口將永難彌合。

十、 

 
凌晨1時15分,廣場正南方向槍炮聲大作,珠市口一帶曳光彈交織成網,把天都打紅了。我急向前門移動,想要目擊第一輪軍人開槍殺人的情景。殊不知才到美資肯塔基家鄉雞飯店門前即與軍隊迎頭撞上,望去是空軍系統的兵,以沖鋒槍鳴槍開路。和早先西南路那隊野戰軍相比,正南方向的道路非常狹窄,且城南一向聚居文化水準偏低的底層民眾,性格剽悍又易於沖動,抵抗應很激烈。這支空軍部隊怎會在珠市口開槍不到15分鐘就抵前門 
 
血腥的場面就在我眼前發生了,它解釋了一切。空軍前鋒通過十字路口,迎面正是嚴陣以待的學生與市民--保衛天安門廣場的最後一道防線。軍隊沒有絲毫猶豫,端槍就是一輪猛射。我的感覺是朝天開的,盡管不少人驚惶走避。防線散而復合,軍人第二輪亂槍朝腳下打,路面錚然火星亂迸,得到的回應是一陣汽水瓶夾雜著石頭(前門一帶售飲料的攤檔特別多,玻璃瓶就成了民眾的主要「武器」)。

軍人當即端槍平射,混亂中多人僕倒,慘號聲撕心裂肺,最靠近我的是美資快餐店停車場崗亭,子彈穿過雙層鋁合金亭子,玻璃窗鏗鏘碎落。我身邊空曠,只好彎腰躲到這個僅有的「掩體」後面,正好看見亭子裡一位看更老伯腦袋被射開了瓢,腦漿和鮮血濺滿了亭子,另一人在地上抽搐,不知死活。防線已崩潰,不畏死的市民仍追擲這支軍隊,但已無法阻止他們前進。士兵進入廣場仍不停放槍威脅群眾,但只要沒擋道的,兵們只朝人頭頂和腳下打。 
 
這是第一支挺進廣場的外圍部隊,其速度之疾猛,正在於冷血和兇悍。大兵們進入大會堂東門前,還一輪亂槍向集中在紀念碑下靜坐的學生頭頂射去,多系曳光彈,彈頭射到紀念碑上,宛如火柴頭在磷片上劃燃一般,迸出耀眼的閃光。 

您的評論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