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周年)专访六四雕塑家陈维明(视频)

2016-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专访六四雕塑家陈维明

本台记者何山,2016年6月2日在华府专访了旅美大陆雕塑家陈维明,他在是次“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览”中,创作了民主女神像。

记者:远渡从洛杉矶过来,整个活动是什么情况? 到六四当天你们的计划?

陈维明:我们已经经过20多天了,上星期,我们有一个团员,一路经过十几个州,从洛杉矶出发,昨天到达纽约,我们到了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在那边总算跟自由女神相会了。民主和自由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那天很高兴,就是能通过那么多天的努力和风餐露宿,我们胜利安全的到达这边。那么,这是我们第十二个展览点,在纽约,那么现在华盛顿DC,我们站在国会大厦前面,国会大厦是象征著美国的权力,他们是人民选择出来的,那么在一个黑暗的中国,我们的主题就是: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正因为这个国家恐怖主义的暴行,他们没有任何人权,没有任何选举机制,所以你看我们那边那么多的人权捍卫者,他们被关在监狱里面,有些已经在监狱中死去,那边所犯下的所有的暴行,从27周年以前,甚至在更远的中共建政以来,一直在向人民犯下的暴行,他们之所以犯下这个暴行是因为中共一党独裁,专制独裁政权,他们现在在习近平上台以后更加法西斯化,更加走向了像ISIS一样的独裁暴政。因为它利用了国家的理念,所以对人性的摧残,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在精神上的,像今天到场的郭飞雄的太太,郭飞雄现在身陷囹圄,他在监狱倍受煎熬,折磨,是非人的折磨,还有考拉,一个女生,才二十多岁。特别我们在经过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我们在摆放我们专栏的时候,得到很多人的认同和支持,包括有些人本来在27年前那个晚上他们经历了那场血腥,然后平静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所以他们感到非常的沮丧和悲哀,但他们看到我们的民主之火,自由之火,这个火炬在哈佛的街头出现的时候,他感觉有了新生,居然还有人记得27年前发生的事情。 所以他们敲击著我们的窗户,要跟我们说: 你们真的很勇敢! 谢谢你们,我们在27年前经历了那场血腥,但是你们还记著我们。像有一个人他27年来,一直没有跟媒体把那个对他心灵非常摧残的事件,告诉大家,告诉记者,告诉媒体,但是那天晚上他告诉了我们,他拿起自己的裤管,看到枪伤,就说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说,我感觉我们这次团队的民主之旅,人权之旅,有了意义,所以这次我们在这边结束以后我们还会去纽约时代广场,还会去中共大使馆,还会去自由广场的。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