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新疆維吾爾「種族滅絕」

2021-05-22
Share

2017年至今,公開指控新疆出現非人道暴行的維吾爾人不勝枚舉,當中要數英國BBC報道圖爾遜娜依·孜堯登(Tursunay Ziawudun)在「再教育營」遭輪姦的案例最震撼。最近,包括美國、加拿大、新西蘭等西方國家陸續確認中共「種族滅絕」。而中共方面則始終否認,反指是「世紀謊言」。(胡凱文/霍亮喬 報道)

圖爾遜娜依·孜堯登聲稱在新疆的「再教育營」被輪姦,而導致要接受子宮手術並失去生育能力。她在報道中說:我在2017年被送到「再教育營」,然後2018年第二次被送到「再教育營」。其中我永不忘記,對我影響最嚴重的,是「再教育營」內的強姦問題,我被多次、三次輪姦,我被打、被虐待,因為這些事,我不能再懷孕。

另外,流亡美國的維吾爾人、曾獲前美卿蓬佩奧接見的坎比努爾·艾尼(Kalbinur Gheni)接受本台專訪時,哭著控訴中共關押其在新疆的親人,她的姐姐因做禮拜、讀《可蘭經》更被判刑17年。

坎比努爾·艾尼說:如果要是中國政府沒有關押幾百萬個維吾爾人,為甚麼不讓外國記者進去新疆,去作真正的報道?2017年年底是我最後一次跟我姐姐、弟弟、還有跟我媽媽在視頻通電話,我姐姐也是一直跟我強調說,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你一個人在外面不容易,往後聯繫都聯繫不上了,然後我媽媽說千萬別回來。2019年的時候才知道我姐姐也被帶走了,但是她被帶走是2018年被帶走的,因為聯繫不上所以我不知道。

網上還有一個「新疆受害者資料庫」聲稱紀錄了過萬個被關押的新疆人資料,也有人處於失蹤或失聯狀態,更有個案被打死、病死、經受不住折磨而死,也有人死因不明。本台的維吾爾組曾經在2019年報道一名公安爆料指,新疆阿克蘇地區一個「再教育營」,2018年下半年有至少150人在營內喪生,遺體下葬過程被公安嚴密監控。

除了愈來愈多自稱受害人站出來揭發中共暴行,一些相信是中共內部文件的外洩亦揭露了「再教育營」的本質。

2019年,《紐約時報》獲得403頁中共內部文件,披露習近平在內部講話中,要求對疆政策「毫不留情」,曝光的頁數揭示吐魯番市「再教育營」的具體拘禁情況,包括子女只能以視頻會見被關押的父母,因為他們思想上感染病毒,像「得了SARS這樣的傳染病毒,必須封閉隔離治療」,要離開必須改變思想,「只要他們思想上的病毒清除了,就可以自由了」。

同年,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獲得一份8頁的《自治區機關發電》,揭示「再教育營」的監控程度與監獄無異。該文件上印有新疆前政法委書記朱海侖的蓋章,並指示對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的「再教育營」進行高度監控,包括有警衛、有視頻監控、所有門「雙人雙鎖、即開即鎖」、所有人吃飯、去廁所都要被監視。即使被關押的人所謂「畢業」離開,都要繼續被「跟蹤幫教」,「一年內不得脫離視線,一人不漏」。

中共一再聲稱「再教育營」有助反恐及去極端化,但去年本台獲得的《墨玉名單》(Karakax List),詳細紀錄在南疆和田地區墨玉縣,300多名被送入「再教育營」的維族人中,有113人被指違反計劃生育政策,91人是80後、90後及00後的所謂「不放心人員」,12人涉及留鬍鬚。

此外,不少機構利用衛星圖片,嘗試調查新疆「再教育營」的位置及規模。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繪製了新疆自2017年新建或大幅擴建的超過380個疑似拘留設施,並懷疑從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當局興建或擴建至少61個拘留設施,其中一半是高設防的「再教育營」。

對於以上指控,中方不但堅持涉疆政策的本質是「反暴恐、反分裂、去極端化」,更以「世紀謊言」、「極大污衊」來回應外界的指責。

2020年9月2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反駁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時說:這個政策研究所宣布的新疆拘留營的地址,有的是電子產業園,有一處甚至是擁有五星好評的住宅區。這樣一個粗製濫造的報告,完全沒有可信度。

2021年2月23日,汪文斌反駁圖爾遜娜依·孜堯登指控在營內被強姦時說:事實真相是,這個人和早木熱·達吾提一樣,不過是被一些勢力利用,來抹黑、攻擊中國的工具、演員。

2021年4月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反駁網上「新疆受害者資料庫」時說:這些所謂的涉疆「數據庫」,均由國際上一些反華組織、人員、或者「東突」分子建立,而且背後都有美西方的反華勢力的影子。

而隨著多個西方國家指控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行為構成「種族滅絕」,中共啟動宣傳機器刊文洗地,並透過包括新華社等官媒的英文社交平台進行否認,反指外界中傷。譬如新華社多番報道,2010年至2018年,新疆維吾爾人口由1017萬增加到1272萬,人口增幅為25.04%。新華社稱,新疆維吾爾人口的增長,比當地的總人口增長(13.99%),其它少數民族的增長(22.14%)還有當地漢人的人口增長(2%)都要高。報道並借「英美學者」之口說,如果出現「種族滅絕」?維族人口怎會大幅增長。

不過,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報告就指出,在1953年即新疆自治區成立前兩年的人口普查,維吾爾族佔當時新疆人口75%之多,漢族在原本只佔6% 。到2000年,維吾爾族的比例下跌至45%,而漢人比例上升至40%。原因是北京持續「漢化」新疆,利誘漢人到新疆落戶,又鼓勵漢人迎娶新疆女子。

中共有沒有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雙方各執一詞,應該如何判斷?

曾多次到新疆考察、並懂得維語的美國埃克德學院(Eckerd College)政治學助理教授柯莉莉(Allison Quatrini)接受本台專訪時分析指,在民族主義研究中,族裔群體政策通常分成三類:容納、同化及排斥,而「種族滅絕」是「排斥」之中最極端的行為。

柯莉莉說:根據聯合國定義,我認為我們所看到的是「種族滅絕」。人們可能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你能否獨立驗證這些故事中的任何一個,我看過的和通過影片聽過的不同個案,他們全都是吻合的,他們都在描述詭異、類似情況。

真相與謊言,能否由聯合國一錘定音?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種族滅絕」的議案在聯合國必將遭到中方的反對和否決。柯莉莉指出,若要得到最具權威、最有力的定性,則需要一個國家贊助國際刑事法院作出調查。

就在中共建黨百周年來臨之際,大陸官方一方面戰狼式以「世紀謊言」、「極大污衊」來強硬否認指控,一方面大外宣以仿傚荷李活電影《La La Land》的作品《歌聲的翅膀》,粉飾新疆人民生活幸福。官方精緻的布局,能否主宰事實,主導是非與對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