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的老母亲为儿子惨死上访26年

本个周末就是母亲节,对来自重庆的77岁的母亲李裕芬来说,唯一的感受只能是丧失独生子的痛苦和伸冤的艰辛。李裕芬的儿子范李在1983年怀疑被公安殴打致死﹐过去26年李裕芬就一直坚持上访﹐期间曾遭关入黑监狱﹐不过儿子的冤情仍未解决。(毕子默报道)

2009.05.07
Petitioner_mother0505.jpg 77岁的李裕芬为了惨死在派出所的独生子伸冤,坚持上访已经26年,但冤案至今未得到解决。(马文强摄制)
Photo: RFA

现年七十七岁的老访民李裕芬,日常在北京街头靠行乞和检破烂维生。近日她在北京一个访民聚居的小屋内﹐接受了本台记者马文强的视频访问。

白发苍苍的李裕芬对记者说:儿子死去那一年她51岁﹐一晃25年﹐期间她不断上访﹐从地方到中央﹐到头来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覆﹐政府不肯为她彻查事件﹐把她当成皮球踢来踢去﹐希望将问题一直拖到她离开人世。

投诉无门﹐而上访过程中﹐李裕芬却承受了各种各样的不公正对待﹐包括曾多次被送入黑监狱。李裕芬说﹐寒冬腊月﹐北京的黑监狱里没有暖气、衣衫单薄﹐黑监狱供应给他们这些“犯人”的食物只有白馒头或水泡稀饭。

同时﹐冤民在黑监狱里面还常遭暴力对待,十分残酷。李裕芬哭起来对记者说﹐不只她一个人﹐在中国的所有访民﹐命运都是同样凄惨。她说中国大陆没有人权、没有人身安全和自由。她说儿子的惨剧不是单一案例﹐在中国各地﹐不知多少人的儿女在伸冤假错案中受害,都不能讨回公道,而受害人家属依法上访却遭到形形式式的迫害。她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深入调查中国访民的情况,为他们伸张公义。又指中国必须推行政改,尊重人权,否则将有更多老百姓受苦受害。



李裕芬的丈夫被打成右派﹐在独生子出生不到四岁时就去世。李裕芬靠在重庆修锁配钥匙将儿子范李养大。范李在1959年出生﹐生前是重庆市钢铁公司职工。

1983年,范李跟同事发生争执,对方报警称被范李打伤,于是公安将范李带回派出所调查。李裕芬在事发后一个多小时后赶到派出所,看见儿子被公安打至重伤,她被要求回家等候消息,但当晚却获悉儿子送院抢救无效死亡。

公安声称范李是在审讯过程中突然昏迷倒地,导致身体多处受伤,而验尸报告又指范李是服用了一种在他住所内找到的安眠药致死,法院最后判定范李的死亡跟公安的审问无关。不过李裕芬反驳,儿子一向无服食安眠药,家里亦从没有这种药物,而且验尸报告亦指他儿子身上的11处外伤、14个内脏出血点是由于多次撞击造成的。

案件疑点甚多,但公安不仅没有深入调查,反而在案发后一个月便强行把他儿子遗体火化。李裕芬认为儿子是被公安虐打致死,而公安为了掩饰罪行,伪造证据,并跟检察院、法院各部门互相串通包庇,令她的儿子含冤枉死。

李裕芬儿子的冤案﹐过去在大陆的多个媒体获得披露﹐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期间工人日报的记者陈宗舜﹐曾将她的事迹写入《尊严--从黑发到白发》一书﹐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发行。不过﹐她申诉的案件却一直得不到公正处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