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與王立軍庭上對質 王立軍自稱案中受害人


2013-08-24
Share
週六,濟南巿中級人民法院發言人劉延杰在薄熙來案的第三日審訊休庭時作總結,特別澄清薄熙來是自選律師辯護。(AFP照片) 週六,濟南巿中級人民法院發言人劉延杰在薄熙來案的第三日審訊休庭時作總結,特別澄清薄熙來是自選律師辯護。(AFP照片)
Photo: RFA
被稱為世紀審判的重慶前巿委書記薄熙來涉嫌貪腐案结束第三天庭审,週日再會開庭。就濫用職權的指控,法庭傳召在服刑的重慶前副巿長王立軍出庭作供,與薄熙來首度對薄公堂。薄熙來承認對王立軍事件有責任,是否構成罪行,則是另一問題。另外,薄熙來再度否認貪污公款,他公開承認有婚外情,並質疑妻子供詞矛盾。(海藍報道)

薄熙來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案件,週六(24日)早上約8時37分在山東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開審前半小時,車隊進入法院。法院繼續戒備森嚴,警察人數比前兩日減少。而庭審在下午約6時宣佈休庭,週日再審。
法庭就起訴書有關薄熙來貪污五百萬元公款,以及濫用職權的指控進行調查。薄熙來一如前兩天,神情鎮定進行自辯,他著戴眼鏡頻低頭寫字,準備回應供詞。
下午庭審後半部,就濫用職權罪的指控調查,法庭傳召重慶前副巿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出庭,這是去年2月王立軍出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後,與薄熙來首度正面交鋒。
王立軍在庭上指,自己與薄熙來關係是上下級和朋友,自己不僅是證人,也是薄熙來案的受害人。去年1月28日晚上,他親身匯報谷開來毒殺海伍德一案,詳細形容谷犯案經過,還著薄要找張曉軍。薄熙來翌日召他開會,用粗話大罵他約3分鐘,並揮拳打了他的左耳,而不是一巴掌,他當時咀角流血,然後對薄說,這件事應面對,薄拿起水杯摔到地上說,他不接受,說完又想打他,被巿委辦公廳主任制止。他又指,當日逃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因為感到暴力威脅,身邊很多工作人員及辦案人員突然失踪。
薄熙來在庭上對指控作出陳述,他承認在王立軍逃往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一事上,他有錯誤和過失,影響了黨和國家的聲譽,他很慚愧。他願意承擔相關責任,但是不是罪是另一問題,他解說自己沒有徇私枉法袒護谷開來,亦沒有搞虛假醫療證明及有關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微博,他沒想過要逼走王立軍,把他逼到美國。
就谷開來有否向薄熙來說出殺害英国商人尼爾(海伍德)一事,薄熙來向法庭陳述,他曾向谷開來核實,並告訴她有數人檢舉她殺害海伍德,她有重大嫌疑,當時谷開來非常暴怒,並說都是王立軍污衊,檢舉的人都是王立軍指使他們,其後谷開來拿了一份重慶巿公安局的證明,證明海伍德心臟病猝死。他相信了谷開來的說話,是王立軍在陷害她。
至於上午的庭審,公訴人主要審理涉嫌貪污五百萬元工程款項,大連巿前城鄉規劃土地局局長王正剛繼續出庭作證,庭上亦播放了去年8月23日薄谷開來的録音、録像,並宣讀了被告薄熙來的的親筆供詞及供述,控辯雙方多次交鋒。
王正剛在庭上作供指,曾為涉工程款項02年與薄熙來會面兩次,與薄谷開來在友誼賓館家中見面一次。王正剛表示,他確曾向薄熙來說過,薄瓜瓜在外國學習,應該有困難,讓谷開來把錢留作家用,並當著他面前給谷開來打電話,談及該筆五百萬工程費用,她在電話中回覆說已知道此事。王正剛又承認該筆款項以諮詢形式支付,如何處理要向谷開來交代,後來匯入北京昂道律師事務主任趙東平保管。

而薄熙來與王正剛對質,批評他謊話連篇,他質疑對方如何提議把五百萬元給他,王正剛之前從未向他送過錢,他指,大兒子出國留學沒問題,而妻子收入非常好,有五間律師事務所,賺了二、三千萬元,小兒子薄瓜瓜有獎學金,為何王正剛會擔心他有困難。此外,王正剛提到他(薄熙來)當他面前致電妻子談及款項,薄熙來反駁指,這說法不符貪污犯狡詐的心理狀態,他本人亦很謹慎,別人和他說話,他會要求關上手機。他又說電話情節不合理,智商再差的貪污犯也要問清楚,該筆錢還有誰知道。
但控方指出,如果沒有薄熙來同意,王正剛怎能去找谷開來,並指薄熙來的質疑是無理辯解。
而谷開來再度透過視頻作供指,王正剛給她錢後,她曾告訴薄熙來說此事已經辦好,王正剛所給的錢已交由趙東平,亦即薄熙來小學同學保管。谷開來又指,這種事情沒必要說得太清楚,心照不宣。薄熙來為人嚴厲,不隨便收人家的錢,之所以收王正剛的錢,因為他做人正派,所以才認可他的。兩夫婦與王正剛較親近後,放鬆警惕導致收下五百萬元。
薄熙來回應指,他與谷開來27年夫妻,對她有感情,但質疑其證供的真實性,供詞互相矛盾。他指,谷開來是比較脆弱的女性,加上經濟情況她必死,通過檢舉很快就能出去了,那她還能檢舉誰人,所有對他的指控都是出自谷開來。薄熙來又不排除妻子為減刑而檢舉他。
薄熙來又在庭上透露,薄瓜瓜到英國讀中學是谷開來包辦,只跟他打一個招呼便走了,因為他在多年前有外遇,谷開來非常憤怒,賭氣下帶兒子出國。
就薄熙來及辯護律師質疑谷開來的精神有問題,公訴人指,已明確向法庭說明了谷開來作證的合法性,谷開來產生精神障礙的原因,已經不存在。
關於週六的庭審,北京律師莫少平認為,第一,薄熙來妻子谷開來殺害海伍德一事,外界也對此存疑,他也有同感,很多細節到底谷開來是否親自動手,她是專業律師,為了這件事殺害一個人,而且在佈滿録像的五星級酒店動手,她是否這般弱智,他覺得案件疑點很多。其次,王立軍出庭作證,法律上沒禁止薄熙來為自己辯解,王立軍的說法是不對的,關鍵在法律上人人平等。他認為,薄熙來有權利質疑王立軍所說的東西,法律賦予他的權利,必須要保證他的權利,不管他是好人或壞人。第二,如果審判長說谷開來明確表示,拒絶出庭作證,那她所有的視頻資料、書面證詞,都不應該在法庭使用。
他說:“一個正當的法律程序是必須的,否則的話,以後會翻來覆去,過一段時間,人家就翻案說你當時不是用正當法律程序來審判我的,是一個政治審判等等。當然大家都不懷疑薄熙來的案子,本身就是一個政治因素主導的審判,並不是純粹法律的審判。”
濟南巿中級人民法院發言人劉延杰間接否認律師由官方指定,案件在偵查階段時,薄熙來不同的家屬,曾委託多名律師,最後經薄熙來確認,聘用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的李貴方及王兆峰。下午庭審方面,證人王立軍應控辯雙方要求出庭,作供約1個半小時,他接受控辯雙方及被告的盤問。劉延杰又指,整日審訊中,薄熙來情緒稳定,身體狀況正常。案件明日上午8時半續審。
起訴書交待案情,當中貪污罪,指控薄熙來2000年擔任大連巿委書記期間,負責上級單位涉密場所的改造工程,有關單位通知時任巿城鄉規劃土地局長王正剛,撥款五百萬元給大連巿政府,其後王正剛提出該款項無人知情,可留給薄熙來補貼家用。薄通知妻子谷開來,讓她與王正剛商討,該筆款項全數存入北京昂道律師事務所主任趙東平保管,並知會薄熙來。
而受賄罪,起訴書指,99年至06年期間,薄熙來利用擔任大連巿長、大連巿委書記、遼寧省省長、商務部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2000年至12年,薄熙來單獨通過其妻谷開來及兒子薄瓜瓜,收受大連國際發異有限公司總經理唐肖林、大連實德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明給予財物,共約2179萬元。其中薄熙來3次收受大連國際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唐肖林賄款,共110多萬元。
至於濫用職權罪,起訴書指,02年1月至2月,薄熙來對有關人員對薄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一案進行匯報及揭發後,以及時任重慶前副巿長王立軍叛逃前後,實施一系列濫用職權行為。
現年64歲的薄熙來,去年3月15日,他被解除重慶巿委書記職務。同年9月28日,中紀委決定對他開除黨籍及公職,對所涉及的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山東濟南巿檢察院7月25日對薄熙來案件提出公訴。薄熙來是18年來,第三個政治局委員被法院審判。
其妻薄谷開來被指控“故意殺人”罪,去年8月20日被合肥法院判死緩。
王立軍去年9月因為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和受賄罪,判刑15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