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宣在异乡 | 新加坡篇:主旋律背后,私讯暗流渗透

作者:庄敬、董喆
2024.05.08
中国外宣在异乡 | 新加坡篇:主旋律背后,私讯暗流渗透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制图

前言:华人人口接近四分之三的新加坡,在东南亚一直以强大的经济实力和中立的国际政治著称。新加坡政府对媒体严格控管,全国人民对政府对外关系政策高度认同。但这个情况近年来随著大量中国新移民移入,以及中国政府铺天盖地的对外宣传而开始动摇。不仅传统华文媒体有时在不经意间出现中国观点;诉求新移民的新媒体也紧跟习近平「说好中国故事」的号召;社交媒体、通讯软件上的「中国叙事」更是暗潮汹涌。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延续2023年「中国外宣在异乡」专题,2024年将关注视野移往新加坡,以问卷调查加上实地采访的方式,揭露中国外宣如何影响新加坡媒体和新加坡人,而新加坡政府又如何应对。全系列分三篇刊发,本文为第三篇。

牛车水,是新加坡这座城市国家里中国和华人聚居的社区。2023年12月初的早晨,在一个挂满大红灯笼的棚下,聚集数十位长者下棋、聊天。70岁的蓝大同(注1)静静坐在一旁,读著手上的《海峡时报》。

得知记者来访,蓝大同原以「懂得不多、华语说得不好」为由婉拒,但一听话题有关两岸情势、美中关系,他突然打开话匣子,中英夹杂道出观点。谈到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他说:

「民进党赢对台湾不好。台湾要看中国吃饭,我们新加坡也是靠中国吃饭。」

「台湾呀,就是美国的走狗。看看乌克兰多惨,要学到教训。」

「你以为美国会帮你(台湾),他们只是卖你老旧的武器。」

蓝大同在新加坡出生,英校毕业,第一语言为英语,第二才是华语。他说自己很喜欢新加坡,但若问他是哪里人,他会说「Singaporean-Chinese(新加坡华人)」,因为父亲来自海南,中国是他的根。问道对中国、美国的印象,以及俄乌战争、新疆等议题,他这么说:

「国际组织都预测中国会是第一大经济体,你怎么赢中国?我告诉你,美国都怕中国。」

「美国政府不好,人民整天吵架。白皮肤人不喜欢黄皮肤人,他们会打你、吐你口水。」

「以哈、俄乌冲突,都是美国造成的。」

「新疆?新疆没有事情呀。那都是西方政治宣传。」

「您这些资讯都来自《海峡时报》吗?」一听记者的问题,蓝大同突然折起手中的报纸,放到一旁,有些激动地说,「新加坡报纸都是政府的宣传工具,我才不信。我是看YouTube上独立媒体的报道。」

蓝大同不愿透露他看哪些独立媒体,但补充一句,「YouTube、WhatsApp都看,不能靠单一来源。」

从台湾移民新加坡数十年的陈燕婷也常看YouTube,她说,在YT上看到的新疆很美、人们过得很好。之前她和海外友人闹不愉快,原因是友人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为已逝前总理李克强办告别式,「但我在CCTV(中国央视)上看到,明明就有。」

她还在电视、网路视频看到令她印象深刻的「零元购」行抢事件、校园枪击案等,认为美国内部不平静,还唯恐天下不乱,造成乌克兰、以色列战争。

你喜欢中国吗?觉得美国怎么样?

陈燕婷、蓝大同谈话间,流露对中国的好感,对美国的负面印象。这是新加坡华人的普遍态度吗?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FCL)委托益普索(Ipsos)执行的民调(注2),调查了新加坡华人对美国、中国的印象,结果显示,逾五成受访者对美、中印象「普通」,但相较美中「好感度」,32%对中国印象「好」或「非常好」,超过对美国的24.7%。

华人篇01.png

进一步交叉分析发现,收看中国环球电视网英语频道(CGTN)的观众,对中国的印象「好」和「非常好」的共有57.5%;《联合早报》读者则有40.5%,都超过整体受访者的32%。而收看CGTN的受访者之中,40%对美国持负面印象,几乎是非CGTN观众的受访者(20.1%)的两倍。

研究中国效应、东亚政经等领域的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教授黄兆年指出,民调呈现新加坡华人对中国观感较好,可从政治价值和文化层面解读。政治价值方面,新加坡提倡的「亚洲价值」与中国提倡的「中国模式」之间有所互通与亲近性,因此部分新加坡华人潜意识将中国视为「自己人」,将美国、西方视为他者;文化层面上,年长华人与新加坡的新移民,有所谓的中国情意结,容易受到血缘、文化感召。

务实的新加坡人

即使是以中国为根、立场明显「倾中」的蓝大同,在受访期间,冷不防问了一句:「你问这么多,不会向新加坡政府报告吧?」记者还来不及解释,蓝大同便自顾自地赞扬新加坡,并说:「我喜欢我的国家。新加坡多交朋友是对的,打仗绝对不好。」

在记者再度说明来意,重获蓝大同的信任后,他推荐了坐在隔壁一位讲华语的先生受访,坚信这位老友更能道出中国的美好。

「我姓邓,邓小平的邓。」听到邓先生的自我介绍,蓝大同笑了,但接下来的对话,却让他笑不出来。

「台湾应该靠美国,靠中国就完了。新加坡也不用靠中国。」邓先生直说,共产中国当前面临太多问题,香港、澳门都管不好,邓先生接著批评中国没有自由,表明他比较喜欢开放的台湾和美国,更希望中国能向台湾学习。但邓先生也认为,虽然中国不一定适合台湾,双方思想不同、很难统一,不可否认的是「台湾属于中国土地」。

77岁的邓先生在新加坡出生,受华校教育,退休前从事大楼保全。虽然祖父是中国人,但他从未去过中国,也没造访过台湾。他对于美中台的认识,大多来自每天阅读的华文报纸《联合早报》与《新明日报》。

对于新加坡,邓先生觉得中立最好,并且要与中国维持友好关系,「因为中国武器很强,要你完蛋都可以。美国人怕死,但中国人不怕。」

亲中还是亲美?蓝大同和邓先生各有选择。但对新加坡的生存战略,两人主张相同。民调中也看得到相同趋势,问到受访者:「请问您认为在美国与中国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新加坡应采取何种立场?」近九成的受访者选择「保持中立」,选择「亲中」和「亲美」的各只占百分之6.6和5.7。

华人篇02.png

对于这个结果,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庄嘉颖(Ja Ian Chong)分析,多数人「保持中立」的原因可能有三:第一,新加坡政府不选边站;第二,很多新加坡人较务实,觉得在美中之间可以获益;第三,有些人害怕表态会遭受中国惩罚。

记者在当地采访时,也深深感受到新加坡人的务实,以及新加坡政府对民众的影响力。无论访问对象是新加坡学者专家、媒体工作者,当问及新加坡政府的立场,常被对方反问「你为什么认为新加坡亲中(亲美)?」接著他们会说明新加坡不选边,与美中都保持友好关系。街访民众时,亦有多人表达自己不亲中、不反中、不亲美、不反美,他们甚至能完整阐述新加坡的外交政策。

「不清楚/无法评论」的新加坡华人

新加坡华人的另一个特色是,面对敏感政治议题时,他们倾向不表态。

这次民调列举了新疆、香港以及美国拟禁TikTok等国际重大事件的想法,但多数受访的新加坡华人选择了「不清楚」、「无法评论」。例如,53.5%的受访者「不清楚/无法评论」维吾尔人在新疆所受的待遇,或者要不要禁止TikTok;「不清楚/无法评论」香港反修例运动的人也有44.1%。

例如说自己每天阅读两份华文报纸的邓先生,被问到维吾尔人在新疆受到何种待遇时,他仅回答:「不太清楚,报纸没有写出来。」

华人篇03.png

黄兆年认为,解释这个现象的关键问题在于「新加坡民众关心什么」。他说新加坡人较为重视中国是否干预星国内政,其军事武力是否威胁到新加坡、南海,以及两国的经济合作,民众很大程度从国家利益角度来关注国际事务,相对较不关心普世人权价值等议题。

中国宣传的「私讯暗流」

新加坡便利商店贩售《联合早报》、《海峡时报》等传统纸本报刊,一些报摊则贩售聚焦社会新闻的《新明日报》和马来西亚的《中国报》。在牛车水聚集的长者,很多都是华文报的忠实读者,一位报摊老板每天下午4点左右,就会背著一袋《新明日报》到处兜售,一份报纸新币一元。

政治立场不同的邓先生和蓝大同,每天分别阅读的《联合早报》、《新明日报》、《海峡时报》,其实出自同个集团-新报业媒体(前称新加坡报业控股)。另一家主要新闻传播集团「新传媒」,旗下有英语亚洲新闻频道「亚洲新闻台」(CNA)、华语新闻综合频道「8频道」等多个电视、电台频道。

新加坡政府严控新闻传播集团,垄断言论市场。表面看来打造了一个严密的媒体环境,然而近年传统媒体式微、社媒兴起,却让国外的华文信息,有了渗透新加坡社会的机会。

这次民调发现,新加坡华人通常使用社群媒体(74.6%)获取新闻资讯,后依序为新闻网站、电视、广播,纸本报纸(28.5%);常用的社媒前三名则是Facebook、YouTube 、WhatsApp。虽然就民调数据,较少新加坡华人直接使用中国社媒获取资讯,但中国宣传如同暗流,从各大平台流进新加坡人的生活圈。

华人篇04.png

庄嘉颖就曾在脸书上看到中国官方发布的误导内容。2022年8月,时任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后不久,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在脸书发布一则13秒的短影片,简体中文字幕写著:「美国前总统卡特1978年宣布与中国建交,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影片剪掉了关键词,扭曲了卡特的原话。(注3)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脸书本身没有很多人看,但厉害的就是人们会截图,在私讯里转传,那就很多人看。」庄嘉颖说。

新加坡市场研究公司「Black Dot Research」总经理方国威(Nicholas Fang)表示,华语的影片或信息,较多借助微信等中国平台传播,通常一开始出现在私聊群组,再经群组成员分享,可以传播非常快、非常远。

在新加坡创立政治顾问公司「AutoPolitic」的杜元甫看到了信息「转传」的另一条途径。他说,新加坡政府因国安考量,严格管控媒体,且对网路影响力很敏感,因此中国要直接影响新加坡媒体并不容易,比较常见的是透过马来西亚媒体间接影响,因为星马关系密切,每天上万人进出往来,所以信息只要能传进马来西亚媒体,就容易「感染到」新加坡。

杜元甫曾在WhatsApp等通讯软体上收到一些华语的陌生信息,内容包括宣传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他收到后会回传「天安门」等敏感词测试,若遭封锁,判断对方极可能使用中国号码,若没有反应,就可能是登记在马来西亚或菲律宾的号码。

多位受访者也不约而同提到俄乌战争。方国威说,战事开打之初,新加坡的华语群体收到大量中文内容,强调战争根源并非俄罗斯,而是西方、是北约。没有确切证据,也难以追溯来源,但从使用的语言、宣传的内容和所持的立场判断,都让他们怀疑信息来自中国。

「什么问题都是美国的错、西方的错。」这是新加坡独立媒体工作者许渊臣(Terry Xu)观察到的中国宣传话术。他说,不只俄乌战争,香港反修例运动时,在WhatsApp、TikTok等社媒上流传的视频,都声称活动背后有西方资助。

新加坡人的国家认同和世代差异

这次民调呈现出新加坡华人的两项「一致性」:国族认同一致,对国际关系的判断也很一致。

受访华人被问到出生地、国籍、自我认同时,89.1%的受访者在新加坡出生,94.2%为新加坡国籍。但被问及「当别人询问您是哪里人时,您如何回答」这一题,93.3%回答「新加坡人」,只有3.6%回答「中国人」。

华人篇05.png

第二,面对美中竞争,多数受访者支持新加坡保持中立,18至29岁受访者仅少数选择「亲美」(6.4%)、「亲中」(5.9%);特别的是,原本一般印象是愈年轻的一代愈「亲美反中」,但调查结果并非如此,18至29岁受访者,超过五成对美中印象「普通」,而对美中印象差的占比分别为15.3%、10.9%,是所有年龄层中最低的。

华人篇06.png

对此现象,庄嘉颖分析,40至49岁的华人,应该是在中国经济起飞时,获益最多的族群,年轻一代则没有相同的机会,而且年轻人相对较关心其它议题,包括性别、分配、族群等。

新加坡华人国家认同和外交政策上没有世代差异,但政治价值取向的世代差异却比较明显。

例如被问到台湾的政治地位,18到29岁的受访者中有59.9%认为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为所有年龄层最高;反之,主张「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人,则随年龄有所增长,最高为50至59岁的42.2%。

华人篇07.png

对于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的待遇,18至29岁族群中41.1%认为受到政治压迫,而在60至65岁族群,仅21.4%认为维吾尔人受到政治压迫,22.3%相信维吾尔人在新疆接受教育和职业训练。

华人篇08.png

但是,对于美国拟禁TikTok的看法,18至29岁的受访者对禁令的支持力最低,为19.3%,26.7%反对禁令,占比次高。最支持禁令的反而是30至39岁族群,达到28.4%。

华人篇09.png

庄嘉颖分析容易受中国宣传影响的族群,其一是曾接触华语教育、接受「大中华叙事」的中老年人,另一族群则是现在的大学生,因为中国的流行歌曲等文化产品,进而接触微博、TikTok等平台。

惯于「大中华叙事」的上一代对下一代造成的影响,记者在采访过程多有体会。不只一位受访者向记者抱怨,他们经常接收到来自父母的私讯,很多都是中国宣传内容,但他们不想和父母争执,只能继续接收、自行删除。另有一位自称不亲中也不亲美的受访者提到,住在新加坡的父母常看台湾的中天电视台,同住时他也跟著看,尽管现在已离开家乡,他仍然常看中天。在台湾,中天电视及所属的旺旺中时集团,一般被认为是极其亲中的传媒机构,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曾有相关报道

至于年轻世代,庄嘉颖评估,他们受中国宣传影响的程度不及中老年人,但民调结果让人看见TikTok的影响力,包括在获取新闻资讯的中国社媒之中,也是最多人使用TikTok(19.7%),其次为微信(7.7%)、小红书(4.2%)、微博(2%) 。

黄兆年也指出,北京原希望藉「孔子学院」影响世界各地的年轻族群,但孔子学院遭受质疑,影响力逐渐失效。反而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发展出「宅经济」,带动一些中资社媒的市占率,让海外年轻族群从TikTok、小红书接触到更多中国相关资讯,「这是一个新兴的影响管道,值得后续观察」。

注1. 文中受访者蓝大同、陈燕婷均为化名。

注2.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委托益普索(Ipsos)公司,针对18岁至65岁居住于新加坡之华人进行网路问卷调查,以了解新加坡华人获取新闻资讯的媒体频道、使用的社群媒体、族群身分认同三者与政治倾向之关系。调查期间为2023年12月21日到2024年1月1日。共计回收1000份有效样本,在95信心水准下,抽样误差±3.1%。本文后续所称的「民调」或「民意调查」,若无另外说明,均指这次民调。

这次民调的详细结果,请见本文

注3.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也曾经针对这个议题进行查核,详见全文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针对当今复杂媒体环境以及新兴传播生态而成立。我们本于新闻专业主义,提供专业查核报告及与信息环境相关的传播观察、深度报道,帮助读者对公共议题获得多元而全面的认识。读者若对任何媒体及社交软件传播的信息有疑问,欢迎以电邮afcl@rfa.org寄给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由我们为您查证核实。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在X、脸书、IG开张了,欢迎读者追踪、分享、转发。X这边请进: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这里IG也别忘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