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加辣 林郑索「草案文本」被北京婉拒

2020-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AFP

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五(19日)继续在北京召开,港人高度关注的「港版国安法」已纳入议程。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承认,看新闻才知道条文中,防范、制止和惩治「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字眼,已经改为「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亲北京的《星岛日报》政情专栏报道,特首林郑月娥曾向北京索取「港版国安法」草案文本,但北京以保密法则为由婉拒。(何景文/潘加晴 报道)

「港版国安法」的立法,700万香港人完全没有发言权,就连香港的司法首长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都被「蒙在鼓里」。被问到「港版国安法」出现「勾结」字眼,是否意味本港人士将成为该法打击的目标时,郑若骅说「我暂时难以详细作一个恰当的回应,因为我未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看看条文是如何写,再去处理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中国官方《新华社》一日前(周四,18日)的报道中,「港版国安法」其中一项犯罪行为,由上月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草案时订明是针对「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活动」,变成「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对此,郑若骅就说,她都是看新闻才知道条文中,防范、制止和惩治「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一项,字眼已经改为「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表示,郑若骅身为主事官员,但都不清楚「国安法」当中字眼(「勾结」)的意思,很明显香港政府在立法过程中没有角色。

另外,亲北京的香港《星岛日报》周五的消息指,林郑月娥率领官员上京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意见时,要求索取「港版国安法」草案文本不果。

就「勾结」一词的法律含义,香港大学法律学院讲座教授陈文敏周五接受香港商台节目访问时表示,修改「勾结」后,条文禁止的范围更阔。陈文敏解释,「干预」指向直接的行为,「勾结」则指向「干预」前的行为,包括串谋、煽惑及游说。陈文敏又说,「勾结」的解释权在内地手上,北京未必会清楚界定何谓「勾结」,或会随时间或个案而改变何谓「勾结」定义。陈文敏说,难以接受「国安法」凌驾《基本法》。

此外,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周五发声明表示,「港版国安法」必须「完全符合中国的人权责任」及保障公民、政治自由方面的国际条约。

而七国集团联同日本、欧盟周三(17日)已经发表联合声明,对北京为香港订立「港版国安法」表示严重关切,指中方的决定有悖于《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立法存在严重破坏一国两制及香港高度自治的风险,强烈敦促中国政府重新考虑这个决定。美国驻华大使馆刊登这份联合声明,指「极为关注这项行动将使所有受到法治和现行独立司法体系保护的全体(香港)居民之基本权利和自由遭到破坏和威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四(18日)回应,七国集团外长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中方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推进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心坚定不移。

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e Stilwell)则向媒体吹风,透露蓬佩奥与杨洁篪周四的会晤上,中方在会谈中不够坦诚。史大伟还多次表示,未来两周时间至关重要,美方将观察中方是否言行一致,但他并未披露更多细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