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法案料審議需時 港人組織遊說白宮必要時出行政命令

2020-07-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約50名港人周日(5日)於美國國會山前集會高叫口號,又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促請國會盡快通過《香港避風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保護受迫害的港人。(胡凱文 攝)
大約50名港人周日(5日)於美國國會山前集會高叫口號,又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促請國會盡快通過《香港避風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保護受迫害的港人。(胡凱文 攝)

難民法案料審議需時 港人組織遊說白宮必要時出行政命令

負責遊說美國議員推動《香港避風塘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以助受政治威脅的港人獲得難民或臨時保護等身份的華府港人組織HKDC總監朱牧民向本台表示,預期新法案的審議需時較長,他們正同步向美國行政當局進行遊說,如果在這幾個月有特別危急的情況,相信白宮及行政可以馬上以行政命令實施新法案的措施。(胡凱文 報道)

在美國國會提出《香港避風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後的周日(5日),大約50名港人於美國國會山前集會高叫口號,又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促請國會盡快通過法案,保護受迫害的港人。

港人於美國國會山前集會,促請國會盡快通過法案。(胡凱文 攝)
港人於美國國會山前集會,促請國會盡快通過法案。(胡凱文 攝)


此兩項新法案以及已經獲美國參眾兩院一致通過的《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背後,皆有華府港人組織HKDC總監朱牧民遊說的身影。

朱牧民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香港自治法案》之所以由提出至通過只需時一個多月,主要原因是它為上年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延伸,但兩條新法案由於內容牽涉到難民和移民問題,預料需要更長時間審議,可能花幾個月才能通過。

朱牧民說:《香港自治法》為甚麼這麼快通過,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基於上年的《香港人權民主法》,然後再特別加了制裁的方式,所以國會已經表決,並已經通過同一個概念,所以比較快一點。但是難民及移民的保護,可能法案上會經過較長時間,因為不單只要經過不同的委員會,更加需要經參眾議會。

但朱牧民表示,若港人在未來數月遇上危急情況,美國行政當局其實可以馬上實施《香港避風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內的措施。他以當年天安門事件為例,中共鎮壓民運後,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迅速於1990年頒布行政命令,保護因鎮壓而逃亡到美國的中國人,國會其後在1992年才通過《中國學生保護法案》,把措施成為永久性法律為例。

朱牧民說:我們不停遊說,由上年年尾開始已經不斷向國會或行政當局的人提出這五、六個不同的措施,所以他們(行政、立法)都已經知道。但在這幾個月如果有特別的需要,有特別危急的情況的話,白宮及行政可以即刻用其中任何的措施。

他又指出,香港現時的情況比較特殊,以往出現的難民一般是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國家,甚至在別國的難民營,等候難民身份,然後再去其他國家,但是香港大部份需要保護的人仍在香港,所以兩項新法案都很重要,除了以難民的方式,更有不同的移民方式,保護無論在香港、在美國讀書、甚至想赴美工作的高技術港人。

朱牧民父親朱耀明為「佔中三子」之一,六四後有份參與「黃雀行動」,拯救了不少中國的民運人士。被問到未來HKDC會否有類似行動幫助香港的抗爭者,牽頭成立HKDC的朱牧民就表示有些是機密資料,他只能夠說HKDC成立的其中一個宗旨,就是要讓任何需要離開香港避難的香港民運人士,繼續有一個抗爭的空間。而為了延續國際戰線,HKDC最近亦進行第二次的眾籌,希望藉此擴大國際戰線的力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