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法案料审议需时 港人组织游说白宫必要时出行政命令

2020-07-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约50名港人周日(5日)于美国国会山前集会高叫口号,又拉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促请国会尽快通过《香港避风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保护受迫害的港人。(胡凯文 摄)
大约50名港人周日(5日)于美国国会山前集会高叫口号,又拉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促请国会尽快通过《香港避风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保护受迫害的港人。(胡凯文 摄)

难民法案料审议需时 港人组织游说白宫必要时出行政命令

负责游说美国议员推动《香港避风塘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以助受政治威胁的港人获得难民或临时保护等身份的华府港人组织HKDC总监朱牧民向本台表示,预期新法案的审议需时较长,他们正同步向美国行政当局进行游说,如果在这几个月有特别危急的情况,相信白宫及行政可以马上以行政命令实施新法案的措施。(胡凯文 报道)

在美国国会提出《香港避风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后的周日(5日),大约50名港人于美国国会山前集会高叫口号,又拉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促请国会尽快通过法案,保护受迫害的港人。

港人于美国国会山前集会,促请国会尽快通过法案。(胡凯文 摄)
港人于美国国会山前集会,促请国会尽快通过法案。(胡凯文 摄)


此两项新法案以及已经获美国参众两院一致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背后,皆有华府港人组织HKDC总监朱牧民游说的身影。

朱牧民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香港自治法案》之所以由提出至通过只需时一个多月,主要原因是它为上年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延伸,但两条新法案由于内容牵涉到难民和移民问题,预料需要更长时间审议,可能花几个月才能通过。

朱牧民说:《香港自治法》为甚么这么快通过,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基于上年的《香港人权民主法》,然后再特别加了制裁的方式,所以国会已经表决,并已经通过同一个概念,所以比较快一点。但是难民及移民的保护,可能法案上会经过较长时间,因为不单只要经过不同的委员会,更加需要经参众议会。

但朱牧民表示,若港人在未来数月遇上危急情况,美国行政当局其实可以马上实施《香港避风塘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内的措施。他以当年天安门事件为例,中共镇压民运后,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迅速于1990年颁布行政命令,保护因镇压而逃亡到美国的中国人,国会其后在1992年才通过《中国学生保护法案》,把措施成为永久性法律为例。

朱牧民说:我们不停游说,由上年年尾开始已经不断向国会或行政当局的人提出这五、六个不同的措施,所以他们(行政、立法)都已经知道。但在这几个月如果有特别的需要,有特别危急的情况的话,白宫及行政可以即刻用其中任何的措施。

他又指出,香港现时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往出现的难民一般是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国家,甚至在别国的难民营,等候难民身份,然后再去其他国家,但是香港大部份需要保护的人仍在香港,所以两项新法案都很重要,除了以难民的方式,更有不同的移民方式,保护无论在香港、在美国读书、甚至想赴美工作的高技术港人。

朱牧民父亲朱耀明为「占中三子」之一,六四后有份参与「黄雀行动」,拯救了不少中国的民运人士。被问到未来HKDC会否有类似行动帮助香港的抗争者,牵头成立HKDC的朱牧民就表示有些是机密资料,他只能够说HKDC成立的其中一个宗旨,就是要让任何需要离开香港避难的香港民运人士,继续有一个抗争的空间。而为了延续国际战线,HKDC最近亦进行第二次的众筹,希望藉此扩大国际战线的力量。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