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道路的去向

過去一年多,香港的政改方案在社會引發不少爭拗,為了令政改獲得通過,中央官員歷史性與反對黨民主黨會面,行政長官亦破天荒與公民黨黨魁余若薇電視辯論,泛民主派對政改出現嚴重意見分歧,這些對香港的政治有什麼影響?香港未來的民主道路方向會如何呢?(李莉 報道)

2010.06.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曾蔭權:假如余若薇議員與你的同路人又一次行使否決權,使政改原地踏步,市民會很失望,你亦有需要負起這否決的責任。

余若薇:今晚香港人想聽到的不是口號式疲勞轟炸,而是答案,希望特首你告訴我們,你的政改究竟如何可達至普選,起錨的終點有否功能組別?

香港歷史上第1次朝野電視辯論,始於特首曾蔭權下戰書挑戰公民黨黨魁,”五區公投”發言人余若薇,希望透過電視辯論,讓市民更了解雙方支持及反對方案的理據。香港城市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鄭宇碩認為,姑勿論兩人的表現誰勝誰負,這場電視辯論的確為香港的政治開創先河。

他説:這類的辯論對兩大陣營的首腦人物的民望有相當大的影響,所以不會經常見到,因為從行政首長來看,無論台灣總統馬英九,或是香港特首曾蔭權,他自己如果沒有相當把握,無清晰目標,他未必願意承擔風險,未必願意讓反對派領袖表現自己。

0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兩名候選人曾蔭權及梁家傑,先後舉行了兩場電視辯論,掀起選舉高潮。但政府就社會重大議題與在野黨舉行辯論,今次是首次。余若薇在辯論後亦讚揚電視辯論,是體現政府邁向更開明及民主。

她説:邀請他認為反對的人去辯論,這邀請的確非常難得,亦的確創了歷史先河,我希望將來在其他議題上,都一樣有機會特首與不同意見的人,在同一平台上交換意見,去辯論,我覺得這是民主的進步。

事實上,根據外國政治經驗,電視辯論對民意的走向有很大影響。1960年,美國舉行了史上第1次總統辯論,由甘迺迪對尼克松,全國700百萬人收看這場直播,兩人的支持率原本旗鼓相當,但那場在辯論後,尼克松的形勢急轉直下。

近期國際政壇幾場引人曯目的電視辯論,亦看到對民意的影響。5月初英國大選前舉行3場首相候選人電視辯論,自民黨黨魁克萊格”一辯成名”,該黨更獲得前所未有的高支持率。在4月,台灣總統馬英九就具爭議的”兩岸經濟協議”問題,與在野黨民進黨主席蔡文英電視辯論,亦因表現出色而民望回升。

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張楚勇表示,今次”余曾辯”後,日後政府面對有更大爭議或重大議題,公眾都會期望政府以同樣方式解說政策,或直接與反對聲音辯論,會改變政府推行政策時的諮詢模式。

他説:你是執政者,話事人,也可有一個人同等地位,雖然他沒執政權,去挑戰你的看法,如果提出很多批評,論據反對你,你回答不到的話會影響你的威信,最重要是最高領導人不一定高高在上,他要接受反對派最高領袖的挑戰,而這種挑戰代表大家要向公眾問責。

今次”余曾辯”,亦有人認為是當局分化泛民主派的手段。特區政府在去年11月公布政改諮詢文件,當時泛民主派表明不支持方案,其後公民黨及社民連發動請辭變相”五區公投”運動,建制派政經界人士組成”政制向前走大聯盟”支持政改,而民主黨,民協等13個政團亦成立”終極普選聯盟”,主張與中央溝通,被視為溫和民主派。在”五區公投”後,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與民主黨歷史性會面,展開了雙方有史以來的對話溝通。另一方面曾蔭權向余若薇發出辯論邀請,鄭宇碩認為無可否認,電視辯論有政治分化的目的。

他說:北京官員以至特區政府整體高層都很銳意標籤哪些是溫和派,哪些是激進派,對於願意溝通,接受方案的民主運動成員就優禮有加,讚揚他們,對於反對的成員作出嚴厲的批評,指他們激進,我相信這辯論安排其中一個目標是標籤公民黨及社民連為激進派。

中央與民主黨的破冰會面,成為了整個政改最重要的關鍵點,雖然會面後,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決議案”原封不動”,但中央最終在臨表決前夕接納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方案”。張楚勇認為即使破冰會面無法改變中央主導政改的局面,但至少不再是單向,由上而下的極權主導。

他說:今次民主黨願意坐下商討,中央主導不會太單向或單方面,他真正與對立面,不贊成他的一部分香港立法會議員或政黨求同存異,中央主導已不是今時今日的事,今次雖然繼續是中央主導,但已有反對派的人可以坐下嘗試與他討價還價,亦做得到,最後讓步,行了一步。

不過對於民主黨而言就面臨很大挑戰,在政府接納新”區議會方案”後,黨內外幾乎面對分裂危機,黨員對政改有不同的立場,創黨主席李柱銘更明言考慮退黨,黨外則被其他泛民指責出賣民主,放棄要求普選的底線,近日社民連主席陶君行更揚言會杯葛”區議會方案”中的新增5個議席。

他説:我們不會參與這個提名,不會參選,亦不會自己參與這個投票的活動。因為我們覺得這個依然是一個功能組別,是一個不平等的選舉,因為只有區議員才可以提名,只有區議員才可以參選,是不符合普及平等的原則。

張楚勇認為每個民主社會,反對黨內出現意見分歧是很正常的事,尤其香港民主運動已抗爭了20年,但今次泛民分裂對日後各政黨的政治版圖及支持率有很大影響。

張楚勇說:以後政治版圖不會出現6成反對派,4成建制派的支持者,可能一部分原本支持民主黨的人會流失去支持激進策略政黨,反過來可能有些人更堅定支持民主黨,因為覺得他有政治承擔,有勇氣為香港打破彊局。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亦坦言,難以預料會流失多少選票。

他説:最後究竟在選舉版圖上,究竟我們是會縮少或擴大,甚至有人說我們會在版圖上遭人剔除,這個我不知道。

現在距離2020年立法會普選還有十年時間,爭取民主的道路是漫長的,但現在可以肯定的是,經過一年多爭拗,2012年政改方案終於獲通過。

他說:至少2017及2020這日期確定下來,亦有些確定下來的是傳統功能組別是絕對不符合未來發展普選的原則,亦同意有新的區議會方案,很難想像以後的改變民主成份會較現時的方案少,只會更多,當然還有一些未澄清的還要很多討價還價才會有,但共識基本上達成,而且有些底線是不可回頭的,只會有更多民主成份。

他相信政改通過後,各政黨在明年區議會選舉必定重新部署,視為2012年政改後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屆時選民對各黨派的取向要拭目以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