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限制六四紀念活動

香港支聯會堅持每年帶頭發起為六四事件死難者進行悼念,特區政府一直未有正面阻止。但是,今年的悼念活動,特區政府卻作出了一些限制,警方又拘捕了十三名義工。有法律學者質疑政府背後的目的。(劉雲 報道)

2010.06.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Feature-wo1_305
梁國華(圖左)廿一年來一直與支聯會不離不棄。今年伴著司徒華(圖右)對政治打壓宣示不滿。(粵語部劉雲拍攝)

一九八九年中國掀起民主運動時,出任銀行管理層的梁國華,是其中一位親身經歷六四傷痛的支聯會義工。當晚難忘的歷史片段,成為他一直參與支聯會義務工作的動力,毫不計較付出時間與精神。21年來,六四紀念活動造就了不少幕前英雄,縱使梁國華不是傳媒的追訪對象,但他並未動搖過參予這場平反運動的熱枕。但今年六四,梁國華卻成為傳媒鏡頭下的焦點人物,五月三十日,他緊緊攬抱著極民主女神像與警方角力,最終,他與副主席李卓人等人被警方抬走,民主女神像亦隨而落入警方手中的片段,不停在電視新聞節目中重複出現。

六月四日燭光晚會上,梁國華仍舊陪著患有肺癌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站台,對著到維園支持的十五萬名香港市民,再次對中共政權宣示平反六四的決心。

「這是一項個人的良心事業,目睹八九民運後,每個人都會記得。」

支聯會悼念六四的活動,過去一直無風無浪,民主女神像每年均可在維園或銅鑼灣時代廣場外的公眾地方擺放,可是,今年支聯會卻遇上的連番波濤。

五月廿九日,由旅美中國藝術家陳維明雕塑的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屠城浮雕抵達時代廣場後,不消一刻便被香港警方及食環署眾多工作人員湧前包圍,突然間以支聯會沒有申請臨時娛樂牌照而阻止兼沒收雕像。

翌日,支聯會把舊的民主女神像再次搬到時代廣場外的公眾地方擺放,但是,與新的民主女神像的命運一樣,又遭早已準備行動的警方及食環署人員沒收。

「這個女神像在去年十月一日,已放在同一地點,超過六十小時,當天在同一地點更有絶食六十小時,沒可能那時沒有問題,到今天會突然間變成問題。我覺得政府今年對我們的打壓越來越加劇。」

副主席蔡耀昌指,支聯會今年遇上連番障礙,是受到政治打壓。

這都是支聯會過去廿一年間,前所未有,那麼大規模,在我們的活動或核心人士遭受到政治打壓及撿控。

Feature-wo2_305
廿一名支聯會青年義工在燭光晚會上對中共政權的打壓說「不!」(粵語部劉雲拍攝)

支聯會在過去廿一年間,對中國打壓維權人士及平反六四,一直沒有停止表達聲音,但是,卻鮮有出現因抗議而被香港警方檢控。可是,支聯會去年十二月就《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被重判十一年而前往中聯辦抗議後,支聯會五名常委及副主席全部被捕,三個月後,被正式起訴非法集會。

蔡耀昌指,香港政府過去數月間的行動,明顯是針對支聯會平反六四及維權活動,他更相信支聯會往後會遇到更多打壓。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專業學系助理教授張達明,對於支聯會最近連續两天遭警方及食環署票控,又把三個雕像全部沒收,並以涉嫌阻差辦工拘捕13人的連串行動,抱有質疑。他說:該署該知道有關的活動不是一般的商業宣傳活動。此情況下,這條例是否適用確有問號。

張達明又質疑食環署援引《公共娛樂場所條例》,指支聯會未有申請臨時娛樂牌照而沒收雕像是否恰當。他指,該條例乃屬於規管性措施的條例,做展覽或娛樂活動,便須要申請娛樂牌照。但是,支聯會舉行的都是政治表達性質的和平表達意見的活動。他認為食環署的做法有違常規:食環署的做法卻是顛倒,現在談所謂「違犯」的都是一些技術性條文,但是,它卻選用高壓的方法,即時阻止有關活動,甚至充公有關的物件,這都是不恰當的做法。

不過,張達明認為,現時仍未有明顯的證據顯示,香港政府利用法律規限和平集會的權利。然而,他認為執法部門在是次行動上,明顯予人一種選擇檢控的印象,因為大部份人做了同一樣的事情,卻不受檢控,偏偏只有某些人做了便被檢控,毋庸令人想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到挑戰。

從事文化研究的冼先生對於今年「六四」廿一周年,警方及食環署的執法行動感到明顯有選擇性執法之嫌。他更毫不留情批評香港政府的做法,沒有政治智慧。冼先生說:從政府角度而言,可能真的有人下了命令做,但是,從政治智慧而言,做法很差,令到矛盾更激化。

他謂,一九八九年六四發生後,他也有跑上街頭表達不滿,但是,近數年間,他思想開始有些轉變,認為不一定須要跑到最前線方能表達自己對六四的感受,即使今年目睹支聯會遇上的重重打壓,他認為事件的嚴重性未致他要往街上抗議。可是,他十分相信,六四活動已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即使左派也認為須要保留。他說:對中央來說,會覺得是一種威脅,但是,這已成為香港核心價值之一,我想大部份香港人,即使左派都會覺得,若果沒有這集會是不應該的,這件事至少也須要有點聲音。

冼先生謂,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明顯正在逐漸收窄,這亦會是香港未來的趨勢,中央政府是不會放鬆管轄。不過,他肯定地說,倘香港政府再進一步收窄香港的言論自由,如根據《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他屆時一定會再往街上抗議。

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調查,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六四的比率,去年有顯著上升後,今年仍保持平穩,比率都達到五成六或以上,另外,有近六成市民不贊成解散支聯會。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認為,香港人對支聯會有情意結。

支聯會多年舉行的活動,一直有大量義工幫助,但是,今年卻首次出現義工也被檢控,令支聯會的核心成員都感到震驚及關注,憂慮警方的行動或會對義工的參與造成打擊。值得鼓舞的,是眾多支聯會義工都表示會繼續支持!從事藝術工作的滿道是其中一位,他說:它越打壓,我們就越參加支聯會的活動,支持支聯會,我們最卑微的回應就是這樣。

曾任職公務員的滿道,在過去廿一年間,感謝家人的支持,未有因為他參與民主運動而施予壓力。他又講出廿一年來堅守信念的原因。他說:我是一個參與生活的藝術工作者,我只有參與這些真真正正實體的生活,我自己方能夠是一個真真正正對得起舞台的創作人,我創作的劇本方能夠真真正正反映我們現在的年代,因此,我是抱著自己親身參與生活的立場參與民主運動。

支聯會往後會否被香港政府繼續追擊,現階段仍須拭目以待,不過,泛民主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已作出反擊,誓言要抽出決定沒收民主女神像的“真兇”。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