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成名谈不准王丹来港

八九民运学运领袖之一王丹渴求来香港,出席悼念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逝世而安排的周五及周六安息礼拜的梦想,终于打破。本周二下午,香港特首办向一直代表王丹跟港府协商争取来港的支联会代表传递「不准」来港。王丹随即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表示,香港的一国两制是骗人的谎言。
2011-0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后,在接近十四年间,香港由政制以致出入境自由都接二连三发生不少争议性的事件。究竟王丹今次突然不获中央批准来港的决定,是否再次显示,中国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 管治模式是否已名存实亡?今天请来研究香港政治的科大副教授成名,跟各位听众分析他的看法。

问:香港政府拒絶前学运领袖王丹来港出席他的悼念活动,你对这决定造成的影响会是什么?

答:根据有跟香港政府接触的支联会的朋友所言,香港特区政府数名高层在作出拒絶前,其实都表示乐观会认为王丹可以成行,亦尽力助王丹来港。此外,王丹亦特别作出四个保证,特别强调不会接触记者及在港停一晚等。所以,根据这些背景下,很多人都以为他可以来港,但是,现在却突然间不可以,特区政府亦没有作出任何解释,所以,引致的影响很简单就是令人有很强烈的感觉,似乎是中央政府以大石砸死蟹的形式来阻止特区政府这样做,阻止特区政府批准王丹来香港。

问:这决定会否对香港是否仍存在「一国两制」的管治都会造成很大的考验呢?

答:其实,「一国两制」面对的考验已经不是始自今次事件,只不过,今次事件是一桩很明显的事,因为王丹是当年八九六四事件中一名领袖人物,虽然,他由那时迄至今天,仍只不过是一名书生,一名平民,但这次来奔丧也不许时,这表面上会给人一种感觉是,我们在文件上享有高度自治,但是,实质上这高度自治却可随时,被北京以一个幕后相当赤裸的方式剥夺!

但是,今次某程度而言却不是唯一的一件事,我们民主政改被不断的推延,又或北京不断在《基本法》内加上原本没有的条件,所以,你可以说是较今次更加赤裸。今次只不过是,大家都觉得让王丹来实无伤大雅,可是,仍然不准,这引起的哄动实是较预期中大很多。

问:中央在是次事件中,是否很清晰地展露于香港人前谓,香港只能是一个经济主导的城市,其他的自由如出入境自由或选举权都一定要听命于中央?

答:我同意这讲法,因为如我早前曾说,王丹已作出四个保证,他来香港不是要搞事或令北京尴尬,为一个差不多八十岁的老人奔丧也不获准,这不独予人一种不近人情外,又目睹一国两制的脆弱性,如果香港人不是对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珍而重之,并且愿意挺身捍卫,否则就不会有人为他们自己捍卫。我想,今次事件是更赤裸曝露。

当香港的经济与中国越来越融为一体时,当中国越来越有这感觉,它是可以透过经济来操控香港时,它就更加肆无忌惮会做出一些妨碍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事。

问:王丹不准入境的事,对中国及香港在国际大舞台上的形象又会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答:我觉得外国的政府越来越清楚,当香港回归后,香港的经济越来越跟中国融合时,香港争取高度自治的本钱就逾来逾减少了。今次这事只不过是又多一个例子证明,这些思维是正确的。大家都应该知道,今次有可能处理这事之一的官员,就是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他在过去数周做了很多公关,与香港的传媒见面,就王丹来港一事更谓香港特区政府会全权处理,孰料现在又不许,所以,这会令人感觉到王光亚代表整个中央政府,每处理一些跟六四有关的事时,仍然是絶对保守,也不顾一国两制的承诺。所以,无论对香港人或外国政府都只不过是,为近期刘晓波事件、毒奶粉事件之后,会感觉到今次又多一次注脚,证明现时整个中央,中共政府弥漫著政治相当保守的主意。

问:这又会否窒碍港人信任中央官员?

答:这絶对是。不独是香港人对中央的信任会因此减少,随著刘晓波及毒奶粉事件,早期的民调已显示了。这亦障碍了外国人或外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信任,甚至会觉得纵使中国经济如何强大,也不代表是一个真正的大国,一个真正的大国不能长期漠视人类的基本价值及人权,长期漠视是会令他们口服心不服,亦会制造很多中国堀起面对的阻碍,因为它若给予人的一种感觉就是那么鄙视人权时,这样便很容易及自然地埋下很多冲突的种子。

问:邓小平当年想出一国两制的管治方法,目标其实是台湾,今天这结果会否让中国与台湾的结合,推行一国两制,更是困难重重?

答:我觉得很大的窒碍又不一定会有,因为台湾人过去一段很长的日子基本上已是怀疑及可以说已是否定一国两制,因为台湾人享有高度的民主与自由,它根本不需要与一个在上述两方面极为保守或倒退的国家结连,而中央亦已目睹这点。所以,在过去数年间,中央不再硬销而是用经济牌,希望用经济来诱导人民回心转意。因此,他们的信心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破损因为他们本来的信心已是很低。问题是,台湾人会否因为经济牌而动心,愿意跟中国结合,我相信这方面台湾人是有很多忧虑。

问:香港人往后可以怎做来捍卫一国两制呢?

答:我想香港人,不同的团体、界别以致个人都要问自己究竟自己想要过一个怎么样的生活,是否纯粹关注经济,自己的「饭碗」,或是要过一个有尊严、人权、自由、平等、没有贪污、互相尊重及有人性的生活呢?倘是后者时,基本上每人都应该在自己的范围内,就《基本法》已赋予我们的人权及自由来发声,表示支持。否则,我们只是上述那些较为人性化的制度及权利,只会温水煮蛙式侵食。

问:中央政府又是否需要自我检讨?

答:我相信絶对是,坦白现时香港人对特区政府有很多不满,很多香港人有外国护照,他们仍留在香港都是因为他们在比较香港跟外国能够给予他们的经济机会,但是,香港及中国的经济无可能长期高速增长,尤其是中国内地现时也有很多经济隐忧包括极高的楼价,背后可能埋藏一个泡沫,如果中国的经济遭遇一个持续的困扰或低迷,进而打击香港的经济,难保香港再次出现移民潮,这会进一步影响香港长远的发展。

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政府一直箝制香港的民主发展,令香港特区政府做很多政策比较上是短视,亦会随著民意而摇风摆柳,无一个长远的规划。我们在最近很多社会经济指标方面都较以往跟我们平起平坐的对手──新加坡,都出现越来越落后,甚至被抛离。我们目睹无论在自由、人权、出入境自由、社会的经济及发展等,你可以说我们是士气低落,甚至是被比下去。

我相信中央要问自己,它是否想见到香港往下持著的滑下去呢?若非如是,它可能是需要把固有的思维打破,让香港享有真正的高度自治,给香港真正的民主,让我们可以彻底处理自己发展的问题,有更高瞻远瞩的规划及落实,继而能香港可以成为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家,对中国作出更大的贡献。

香港支联会、香港民主党及教协等团体将于本周五及周六,为司徒华进行安息礼拜。据悉,虽然,王丹不能来港出席,但是,大会不会为此而安排视象会议,但考虑会安排一张空椅留给他。另外,据悉香港政府官员包括教育局局长孙明扬及特首曾荫权亦可能前来悼念,而驻港的外国领事亦都会纷纷自行或派员出席,送别这名为香港及中国民主贡献一身的人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