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易帅” 参选 国民党防党产被夺

2015-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一人一票的总统选举,96年至今经历5次。明年的总统大选﹐国民党却首次出现“阵前易帅”,强行将参选人洪秀柱“拉下马”。有政治学者相信,是为了避免国民党的党产被民进党追讨。(刘云 报道)

1996年台湾开始进行一人一票的总统选举,国民党期间纵使失去了8年执政地位,但其馀12年仍由国民党主政。明年总统选举在即,国民党最初派出已通过党内程序选出的洪秀柱,迎战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未料,洪秀柱的民望一直低迷兼吐出“终极统一”论后,遭国民党强行“拉下马”由现任党主席朱立伦取代。国民党偏离党内程序,首次“阵前易帅”,图扭转“输得不难看”的局面,却未能动摇现时台湾年轻一代的意愿“要国民党从台湾上消失”。

台湾大学生陈昊甡:大家全面一面倒说“无国民党台湾才会好”,一定要惩罚性,甚至有很多人情绪上希望国民党从台湾上消失。

在台湾大学修读政治的陈昊甡覆述现时台湾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号之馀,他更以肯定的口吻说,国民党是否“废柱”他们都好不关心。明年的总统及立委选举台湾年轻人一定会投票。

陈昊甡:台湾年轻人整体上对国民党非常失望。国民党非常烂。至于怎看“废柱”,他们都觉得“你们继续权力斗争”,反正他们不会把票投予国民党,看他们怎样“死”。

他指,台湾年轻人普遍仍以情绪带动自己的投票意向,明年的选举将会重蹈2008年的总统选举情况,即是当年民众因对时任总统的陈水扁极度厌恶,因而会不问候选人的能力,而把手中的选票投予陈水扁的激烈竞争对手,而导致当年国民党马英九能顺利当选。

上月,国民党传出“废柱”消息,延至本月17日,国民党突然召开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废止洪秀柱作为党代表总统参选人身分,党内盛传“废柱”原因,与洪秀柱就两岸议题言论上发表了“一中同表、宪法是终极统一”的说法,致党内核心领导人极度忧虑而必须要“阵前易帅”。 

经常和政界打交道的陈昊甡认同,一般台湾人对“终极统一”的言论会感到畏惧,因为他们未有分清中国跟中共政权;再者,他们良久以来对中共抱有深层次的恐惧,因而听罢有关讲法,便不由分说会感到恐惧,这种畏惧感更出现在国民党的温和派。

陈昊甡:包括国民党内的温和派都会怕,现在谈“统一”,无人会想中共会倒台,谈“统一”便是中共吃掉台湾,这当然会抵触(台湾人的意愿)。

不过,国立成功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梁文韬则认为,洪秀柱的“一中同表”跟朱立伦的“同属一中”根本无分别,更认为朱的讲法更有靠拢中共的意味。

梁文韬:朱立伦的“同属一中”较“一中各表”更清楚附和了中国的讲法,较“一中同表”更亲中共。朱立伦在“朱习会”时都提到“同属一中”,现回来后又说“一中各表”,这明显纯粹是选举上的操作,想要排斥洪秀柱。

虽然,舆论对“废柱”有不同的解读,梁文韬却觉得洪秀柱被“拉下马”是朱立伦没有下放资源给立委选举有关。

梁文韬:最重要的是,朱立伦没有放资源予洪秀柱及立委,这间接鼓励立委站出来反洪秀柱。她(洪秀柱)一方面自己没有资源,她又没有办法可以给资源予立委,立委就自然不要选她。重点不是洪秀柱或朱立伦,而是无钱。

梁文韬更觉得事情的出现似有“合谋”之嫌,因为朱立伦是党主席,掌握了党的资源,再者,他相信一个“行动”若没有下层声音的附和配合,一场“戏”是不可能成功演下去。但是,朱立伦又能否扭转社会普遍认为总统选举蔡英文必胜的局面?

梁文韬:朱立伦现在才上场,加分的效果很低。至于,他能否扭转(国民党总统选举必败)的可能性?这有数个因素要看,首先是他找的副手是谁?

他觉得,其次的考虑便是国民党老将王金平会否影响自己在台湾北部的支持票,不支持朱立伦,及宋楚瑜会否退选都成为朱立伦取得选票的关键。然而,他觉得朱立伦的胜算仍然微,但是,却可以令到立委选举不会输得那么难看。

台湾立法委员选举将于明年1月16日进行,与总统选举同日进行。逾100多个议席由各大政党瓜分。2012年立委选举中取得过半数议席的国民党就特别紧张,稳守立委选举的议席更成为朱立伦出战的目标。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系退休教授郑宇硕分析,背后跟党产有关。

郑宇硕:更重要的是,如果国民党不能掌握立法院的多数(议席),好可能会让民进党乘胜追击,会褫夺它的党产。若国民党党产也没有时,它的打击便会很大。

台湾国民党的党产问题,一直是社会讨论焦点,认为国民党“抢夺”公共资源。国民党的党产离不开历史问题,根据国民党交代党产的历史,第一笔党产乃来自国父孙中山先生革命时努力向海内外华人筹募而得的捐献,积累多年兼取得执政地位后,国民党的党产便不断滚存胀大,拥有雄厚的金钱、房地产、土地及企业股份。现任总统马英九于94年8月就任党主席后,曾就党产问题公开表明“务必在2008年以前,把党产清理完毕”,然而承诺一直未有兑现,因而引起党内担忧,立委议席一旦丢失溃败,党产问题必然受到“狙击”。根据2005年台湾第7次的宪法修正案决定,立法委员若提出修改宪法,必须要有总委员人数的四分之一人提议,再有四分之三的委员出席兼通过,宪法才可修改,因而国民党在是次选情中,必须要力保至低限度超过四分一的议席,方能防止党产被追讨的命运。

郑宇硕又谓,朱立伦顶替另一目的,就是避免是次参选总统溃败收场后,导致国民党以后作为总统参选人的机会遭大打折扣。不过,国民党为求达致目标,漠视洪秀柱依据党内程序当选而强行“拉下马”,郑宇硕认为,国民党必然会受到批评,机制的认受性亦会受到质疑。

洪秀柱经过国民党内多个参选程序的门槛,7月终获得正式推荐为党的总统参选人身分,3个多月以来,民望却一直徘徊低位,最后更由“参选人”变成“落选人”。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梁文韬不排除中共政权在选举中背后参与。

梁文韬:我觉得(中共)直接出力好难,但是,有没有用金钱支援部分国民党的立委?大家应该不会排除有这可能。另外,他会否帮忙做买票的动作呢?早前便传出一千元可以游厦门。这等于变相帮国民党买票。你中国付钞,不是台湾的候(参)选人付钱,未来很有趣,中国“帮你买票埋单”。

他说,有不少城乡的里长已纷纷获邀到中国旅游,现时的“买票”行情是五千元新台币往厦门旅游,以换取投票支持国民党总统参选人及立委。陈昊甡更以“一直存在”来形容这类“买票”旅游,更指中共政权的影响力早已在国民党及民进党内发挥效力。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教授郑宇硕则说,无法掌握中共政权在背后有否帮手,但是,他却以肯定口吻说,中共政权有帮助宋楚瑜。    

郑宇硕:中共的影响,我们见到对宋楚瑜是有很大的影响。我自己接触过一些亲民党的高层,他们承认宋楚瑜站出来后,蓝营的报纸对他有攻击。宋楚瑜自己的党承认向中共解释,获得接受,其后,蓝营的报纸停止对他攻击。

他指,中共政权的统战力量一直存在,对台湾的工商企业界及政界高层甚有影响力,相反,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力则很弱。无论今次“废柱”事件,中共政权是否有参与其中,郑宇硕说,现时台湾年轻人里已很难找到一个支持国民党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