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条立法生效一个月未有「首例」 港官强调「必要时会引用」

2024.04.23
23条立法生效一个月未有「首例」 港官强调「必要时会引用」 23条生效刚好满一个月,港府暂没有引用法例,与当初《港区国安法》实施首月即有15人被捕不同。
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基本法》23条生效刚好满一个月,当局暂没有引用法例,与当初《港区国安法》实施首月即有15人被捕不同。不过律政司长林定国否认,不作拘捕是要缓和社会上的担忧,认为现在情况与当年「社会动荡」不同,强调「有必要时会引用」。分析认为,当初急于立法是因为受美中关系影响,暂无案例并非要放宽管控,因为当局并不会「避而不用」。至于当局放风无意立「假新闻法」,也并非要放宽管控,而是因为有了《国安法》及23条,根本再无需要「假新闻法」。

《南华早报》在23条立法一个月前夕(22日),刊出与律政司长林定国的专访,林定国提出将23条与《港区国安法》生效后最初数月做比较并不合适,因为当时需要用《港区国安法》遏止社会乱象,但现在社会「基本上已回复和平与秩序」。

他强调「如果有必要就必须动用法律,否则它是一张无用的纸」,但同时要「谨慎地使用」。对于有说法认为,23条立法后港府较少动用是想令人感到较安心,林定国不认同有关说法,并指「立法本身已能吓阻有人违法」。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分析,指当初立法如此急都是因为美中因素,无需过份著重当局动用23条的次数,暂无案例并非要放宽管控,因为当局并不会「避而不用」,最低限度要创造案例以儆效尤。

刘锐绍说:「其实最主要原因是要避开下半年美国大选,他们一定会用中国或香港话题作为攻击大陆的目标,所以在尽短的时间内通过23条,是避免下半年成为焦点。」

中国对外关系某程度上影响香港,目前形势可见中国面临美国层层压力,是否意味港府也会暂时收手、避免火上加油?刘锐绍认为「很难说」,因为现在中国很多是不理性行动。刘锐绍说:「如果他是理性,有《国安法》后根本不用那么急推23条,但他的心魔仍在。现在通过23条后不见得心病解决,所以他的行动永远无人能预计。」

林定国:用「软实力」对付「软对抗」 无意立「假新闻法」

林定国并谈及,现时逼切应对的是「软对抗」,会以「软实力」对付「软对抗」。他指「软对抗」多涉虚假、误导和不公平的陈述,制造不必要的恐惧和绝望情绪,例如宣称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他建议可以从反驳和发布信息开始,但港府无意立「假新闻法」。

特首李家超周二(23日)行会前见记者也说,香港媒体发放资讯比以往有改进,与「最坏时候」对比有进步的地方,相信专业新闻从业员亦会共同对付虚假资讯,保持新闻可信性。李家超说:「我的取态是, 如果可以用自律,行业提升及专业化去处理这个问题,应该是首先的选项,我们要共同努力,不需要立法。」

分析:有《国安法》及23条已不用「假新闻法」

这是否有吹和风的意味?刘锐绍指,只是因为对官方来说处理传媒早已不再需要用「假新闻法」,而且「假新闻法」其实是两面刃,可禁制官方认为不利的讯息,同时也会打压建制讯息,执行上会有多重标准,所以官方暂不会考虑。

刘锐绍说:「他说的是(大家)理解的传统传媒,并不包括网媒或新传媒。未来一段时间会否处理网上的传媒?而处理这些时其实根本不需要用假新闻法,又弄一点新法例只会对官方更不利,你只要任何一条《国安法》有关内容,以至23条,他已经手到拿来。」

其实自2019年「反送中」事件后,时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2021年已提及会研究制定「假新闻法」,直到政府班子换届后,去年7月民政事务及青年局长麦美娟仍称「立法规管假新闻的研究工作接近尾声」,惟及后已再无相关消息。

记者:淳音(台北) 编辑:施芷珊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