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罵孕婦「死肥婆」反鎖雙手抬走 事主早產七月嬰哭訴無人權

2021-01-28
Share
港警罵孕婦「死肥婆」反鎖雙手抬走 事主早產七月嬰哭訴無人權 協助劉女士的民主黨區議員黎廣偉(右)批評警方不人道,以不專業眼光質疑事主(中)孕婦身份。
黎廣偉臉書圖片

在香港,一名懷孕不足8個月的42歲姓劉孕婦上周三(20日)被警員截查,由於疫情關係加上她懷有身孕,欲保持社交距離,不欲站到另一名被截查人士的身邊,竟遭警方反鎖雙手並抬走,其間有人辱罵她是「死肥婆」,令事主激動得頭暈跌坐地上。事隔兩日,女事主誕下不足1.5公斤早產男嬰。劉女士周四(28日)早上接受香港商業電台訪問,重提當日事發經過時不禁激動哭泣,指在醫院留醫時又被安排警員24小時跟隨,令她情緒激動以致早產。

劉女士說,自己現時在家休養,但傷口仍痛,手部亦有腫痛,男嬰仍要使用呼吸機,還未升至正常重量。

她憶述當日事發經過,自己落樓時遇上警員要求查其身份證,當時已指著她很大聲呼喝拿出身份證,但她剛落樓未知發生何事,只見到有數人被截查及搜身。於是她拿出身份證,被警員要求站到數名被截查人士身旁,她立即表明自己懷孕,希望留在大廈門口截查,但警員不允許,即使她已遞上身份證,警員拒絕接收並要求搜身,劉女士說當時即時投訴:「有無搞錯?畀身份證你你唔拎,唔企過去就要搜我身」,雖已表明自己是「大肚婆」仍被拒絕,「(警察)話係咪唔畀身份證我?但我畀咗佢係佢唔拎,我點敢同警察作對啫。」

被警員抬起感呼吸困難腳軟坐下 即被鎖上手扣

其後即有數名警員圍著劉女士,並不停鬧她,指其拒捕,故要拘捕她。劉女士認為,「我唔企過去,可能唔順佢意」。其時,她感到頭暈,要求召救護車,警員仍不允許並繼續圍著劉,「要夾我上警車去差館(警局)」,故出現片段中被警員抬起的畫面,她感到呼吸困難及腳軟,故再度坐下,她拒絕上警車,要求登上救護車送院求醫,但警員即用手扣鎖起其雙手。

「就算唔知我叫咩名 都唔可以叫我死肥婆㗎」

劉女士憶起當日被辱罵場面仍不禁激動哭泣,她說當時曾哀求警員不要鎖上手扣,但再被拒絕,更被警員不停辱罵,「聽到我好辛苦,幾個人不停鬧,鬧我死肥婆,話我依家唔知你叫咩名,但佢同事嗰時已經收咗我身份證,就算唔知我叫咩名,都唔可以叫我死肥婆㗎,可以叫我小姐、女士」。

站立位置距警指定處不足一米 「我要保護阿B街外人都唔會咁對大肚婆」

她坦言對警方不信任自己是孕婦感到十分難過,「條街個個都知我大肚」,自己和家人當時與警察爭辯,是因為想保護嬰兒,又指現時疫情嚴重,自己都有權利,「點可以企埋咁多人度?嗰度成4、5個人,我企遠少少一米都唔夠,咁都唔得,我無人權嘅咩唔通?我身為大肚婆都要保護阿B㗎,一個街外人知你大肚婆都唔會咁對待啦」。她更說在醫院留醫期間,有警察24小時貼身跟著她,去廁所都要有警員在門口等待,「我成個人好崩潰,已經係罪犯喇」。她被控以阻差辦公,卻至今都沒有被安排落口供,但要用200元保釋。

情緒激動致早產 擬向警方投訴

劉女士被捕翌日晚上即作動,並大出血,最終早產誕下體重不足的男嬰。她直言早產與拘捕有很大關係,「一定係呢件事影響,令我情緒激動所以早產」。

協助劉女士的民主黨區議員黎廣偉批評警方不人道,以不專業眼光質疑事主孕婦身份,而事後警方的回應亦令人感覺不認為警方有錯。她說初步與事主及其家人商討過,傾向會向警方投訴,但會否有法律行動則要等待劉女士及男嬰情況稍為穩定再決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