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大抓捕」港警一天拘三名立法会议员 「白色恐怖」启动

2019-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30日,在「人大8.31落闸五周年」游行前,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名社运人士,均指涉及较早前的反修例抗议活动。(设计图片)
2019年8月30日,在「人大8.31落闸五周年」游行前,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名社运人士,均指涉及较早前的反修例抗议活动。(设计图片)

在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发酵,警方除反对民阵的8.31游行外,周五(30日)拘捕至少九名社运人士,包括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以及香港民族党前召集人陈浩天。当中,三名担任示威者与警方调停角色的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区诺轩、谭文豪,一日内被警方拘捕。有获准保释的被捕者相信,在游行前大规模拘捕是为了营造「白色恐怖」,但警方在记者会否认,指拘捕行动是根据过去的搜证工作,而拘捕时间与举行的公众活动绝对无关。(文宇晴 报道)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成员周庭,周五 (30日)早上相继被捕,警方指他们涉及6月21日包围警察总部的行动,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而黄之锋亦被控涉嫌「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罪。周五下午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两人获准保释并要守宵禁令。案件押后至11月8日再讯。

黄之锋和周庭在离开法院时向记者交代情况。周庭认为,「人大8.31落闸五周年」游行前大规模拘捕社运人士,是刻意营造「白色恐怖」。

周庭说︰我相信是绝对有关系的,因为无论是政府或警方,都知道周六(31日)是「反送中」抗争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所以有理由相信在8.31前作出大规模的拘捕,是试图制造「白色恐怖」,吓怕香港人,若继续参与就后果自负。

根据起诉书显示,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亦在被告之列,但因为他于8月28日已经离开香港,因此暂时未被警方拘捕。控方指,林朗彦没有违反任何保释条件,未知何时返港。

黄之锋表示,林朗彦是应台湾大学的邀请到当地交流,由于被捕时手机被警方检取作为证物,暂时未能与林朗彦联络。稍后众志会开会商讨后再向媒体交代更多情况。他指,警方的宵禁令苛刻,形容香港人已无退路。

黄之锋说︰无论主张「和理非」还是「勇武」,面对白色恐怖下的拘捕或起诉,其实大家都是无一幸免。所以这个时候香港人更需要「齐上齐落」,这一刻更需要团结,因为真是退无可退。

因主张港独而于去年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周四 (29日)深夜约11点,在香港机场出境前去日本东京时,被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拘捕,指他涉嫌在7月13日「光复上水」游行期间「参与暴力」和「袭警」。陈浩天在被捕前,曾在社交网表示被警方扣查。

警方周五(30日)下午在记者会证实,警方再拘捕多七人,涉及过去多宗反修例活动的冲突事件。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否认,警方的拘捕行动是要阻吓市民参与游行集会。

谢振中说︰不止周末,平日都有公众活动。就不同日子的暴力事件,警方一直有跟进和调查,并不是在过去48小时作出跟进拘捕。警方调查的进度和拘捕行动的日子,绝对没有任何关系。亦不会因为周末经常有公众活动的举行,就去影响警方一些调查,或决定拘捕的时间。

根据警方的最新拘捕数字,包括两名女子涉及7月1日冲击立法会大楼一案,她们被指控涉嫌「串谋刑事毁坏」及「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的朋友在社交网代发消息,指警方清晨时分上门拘捕,但当时孙晓岚不在家,下午时由律师陪同到湾仔警察总部。

沙田区议员许锐宇亦因被指涉及7月14日于沙田新城市广场阻差办公,周五早上被捕,扣留在观塘警署。「热血公民」成员黄洋达亦在社交网表示,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在天水围出席活动前被警察拘捕,据称被送往天水围警署。

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批评,警方的拘捕行动是为了营造反修例运动的「大台」继而进行分化。

郑家朗说︰我们相信政府除了散播「白色恐怖」外,有预谋地将例如香港众志等不同的社运人士被指控,成为这场运动背后的「大台」。所以其实这些检控、这些拘捕,全部都是做给中共看,全都是有意去分化这场运动。

郑家朗重申,参与反送中的示威者都是自发加入,并没有所谓的「大台」。他呼吁,北京和特区政府不要再错判形势,应该透过政治手法切实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否认,中央参与香港警方的拘捕行动,指香港警方已就事件作出说明。他重申,特区政府于6月15日时已经宣布暂缓修例工作的决定后,中央政府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