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美麗島】官司纏身難圓留學夢 但區諾軒堅持不流亡

2021-02-01
Share
【港版美麗島】官司纏身難圓留學夢 但區諾軒堅持不流亡 雖然官司纏身難圓留學夢,但區諾軒堅持不流亡。
粵語組製圖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去年赴日本讀書,然而上月回港翌日,就被以《國安法》拘捕。身負四罪的他不諱言,對未來談不上希望,並對法庭失去信心,形容法庭判決猶如「抽奬」。不過他表明流亡不是自己的選項。(文海欣  報道) 

去年11月,區諾軒到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公共政策博士學位,並於今年1月6日由東京抵港,隨即在隔離檢疫酒店被捕,被指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組織及策劃顛覆國家政權罪,成為「港版美麗島」事件55名被捕者之一。區諾軒周一(1日)出席由劉慧卿主持的網台節目《議會內外》,直斥事件荒謬。 

抵港後即被捕   區諾軒指有義務返港 

劉慧卿提到坊間質疑當局是否特意等區諾軒返港才將其拘捕,區諾軒說離開香港前早已通知當局,相信當局了解其行蹤。他解釋回港的原因,是因為需要完成社會服務令及就「大聲公(擴音器)襲警案」上訴一事上庭,因此「有義務回港」。對於有人問,如果區諾軒知道自己即將被捕,會否仍然選擇回港,他回答不會選擇逃避。 

區諾軒說:我從政之久,不是說對所有言論不負責。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我真的從來沒有半點是指我顛覆國家政權。整件事真的很荒謬,你說我顛覆國家政權,我哪方面顛覆你的國家政權呢?我認為(離開)不是我的選擇,因為最簡單是,你是香港人在這裡生活,為何我沒有權利回來呢? 我認為不同人有不同想法,亦要想想自己的處境如何。我只能說我不會將此作為自己的選項。 

區諾軒:不是我不喜歡這個地方,而是這個地方不喜歡我 

區諾軒說自己從政十年,沒有想過會動輒得咎、坐監,他指當初籌備民主派初選沒有想太多,只是想梳理民主派內部矛盾,無關挑戰政權,但都被控《國安法》,他直言對香港相當失望,並說「唔係我唔鍾意呢個地方,係呢個地方唔鍾意我」。 

從政初年區諾軒對香港法治有希望,但他認為現在法庭判決好少站在人權角度出發,單純為維持秩序優先,又指出有部分法官的言論比較偏頗。他直言「現在入到法庭係抽獎,我唔會對法庭有咩信心」,但他強調會盡力在庭上辯解。 

區諾軒說:我現在好少聽到一些判決是站在人權的角度去想如何維護人權,反而所謂用一種純粹秩序去理解法治,這是有問題的,但這正正是現在香港出現的。而我亦想不到自己可以從甚麼地方說服法官,請你維護人的權利而非單從高壓秩序就說得通。我認為現在沒有人能排除他們所面對,即使自己不太相信但都要面對政治壓力。 

流亡不是自己的選項   最大心願是完成博士課程 

區諾軒續指,自己的親友仍在香港,流亡不是自己的選項,仍想為香港貢獻,因為離開就等同與香港切斷。

剛完成第一個學期不久就被捕,護照更被沒收,區諾軒指該課程最少要三年才畢業,暫時仍可以遙距的方式上課,但若入獄,他亦坦言未知前路,不過他透露校方亦提供了一些選擇方案給他,目前他最大心願是完成課程。 

預見未來打壓更嚴重  區諾軒籲保存自己 

對於香港未來的民主運動應如何走下去,區諾軒說可預見未來打壓、清算更嚴重,認為當前必須保存自己。 他相信「時間會過去」,事情可以去到好壞,但終有轉變的一日。

區諾軒說:在一個如此極端的環境,是否一定要在這一刻付出呢?這個要大家思考一下。我認為大家要審時度勢應對問題,不是說甚麼事情都不做,而是要量力而為。現在社會這樣高壓,你一出去已經動輒得咎,可能對於你身邊的人、整個大局都未必有好大益處。我相信時機會因時間而轉變。 

區諾軒因有份協調初選被指涉嫌組織及策劃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另被控8.18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去年5月在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期間,建制派與民主派多名議員發生衝突,區諾軒被控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另就「大聲公襲警案」、律政司目前就刑期進行覆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