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律師】Bickett已回到華盛頓對被逐出境不感意外 堅持繼續上訴至港終審法院

2022.03.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逆權律師】Bickett已回到華盛頓對被逐出境不感意外 堅持繼續上訴至港終審法院 問到離開香港有沒有遺憾,Bickett稱「沒有」,又指很喜歡香港,會很想念這個地方,在香港的經歷令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資料圖片 / 石頭 攝

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現年37歲的美籍律師Samuel Phillip Bickett因襲警被判入獄,上個月上訴失敗後需繼續服刑,至周二(22日)刑滿出獄,當日立即被遞解出境。在前往美國華盛頓途中,他接受本台訪問指,對於被逐出境不感到意外,形容這不是真正的獲釋,他稱即使被逐出香港,仍然計劃向香港終審法院就案件提出上訴。Bickett目前已回到華盛頓,並取回護照。

「我仍然可以上訴,並仍然打算上訴,我被禁止在監獄裡見我的律師,因此需要在未來幾天內,與他們見面以制定方案。」

離開赤柱監獄後亦受到監護 Bickett:不是真正的獲釋

離港匆匆,連回家收拾的時間都沒有,離開赤柱監獄後,亦受到入境處的監護,Samuel Phillip Bickett形容,這不是真正的獲釋。

Bickett對本台指,周二(22日)離開赤柱監獄後,立即被帶到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至同日晚上由5位入境處職員押送往機場,並沒收了他的護照,直至他搭上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航班,土耳其當局仍不肯發還護照,指這是「香港政府的例行要求」,並表示要將護照交給美國當局,Bickett滯留當地機場8小時,才轉飛美國華盛頓。

Bickett說:明顯地這是令人擔憂的事情,一個西方政府,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甚至是美國盟友,竟然接受極權政府的要求,去拘留美國公民。我上了第二架航飛機(往美國),我還未取得我的護照,土耳其航空的職員有我的護照,他們被指示只能在降落後交給美國官員。

疫情下被禁與律師交談 被逐出境不感意外

Bickett目前已回到華盛頓,並取回護照。他上月在高等法院上訴失敗後,再度入獄6星期,這段期間因疫情影響,Bickett和所有囚犯都被禁止與律師交談,他形容這是在病毒「清零」下,其中一項被犧牲的重要權利。

出獄前,Bickett不知道會被立即驅逐出境,期間他得悉律師花了幾星期時間,嘗試與入境處溝通,希望爭取有多幾天,讓Bickett留在香港處理餘下的事情,惟最終被拒。對此Bickett不感到意外,批評是港府的典型行為,「這是同一個政府,兩次掟我入獄。」

工作簽證自上年被拒續期

對於為何會被逐出境,Bickett稱沒有任何人向他解釋,入境處職員有向他展示一封信,並要他簽名,內容大概指他要離開,之後不准入境。

Bickett的工作簽證在上年已經到期,但一直不獲續期,他指當局未有交代原因。因案件關係,法院早前下令Bickett留在香港保釋,因此這段期間一直在港。

從無想過放棄抗爭 將上訴至終審法院

Bickett早前因襲警已入獄4個半月,後來獲得保釋,並向高等法院上訴但遭駁回,被撤銷保釋並即時入獄,當時他已表示會上訴至終審法院。如今Bickett離開了香港,但他的計劃並沒有改變。

Bickett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抗爭,坦白說對於上訴,我深思熟慮,究竟值不值得去上訴,老實說我對法院已接近感到絕望,但我認為仍然值得上訴,就算沒有太大希望,但這是為過去的制度不公站出來,令外界清楚知道,我的案件很明顯是錯誤判決,並向公眾及終審法院的外籍法官發放一個訊息,就是法治不再受到保護。

很喜歡香港 會很想念這個地方

問到離開香港有沒有遺憾,Bickett稱「沒有」,又指很喜歡香港,會很想念這個地方,在香港的經歷令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他想對香港人說:「聽說很多人想放棄,或對所有事情都很絕望,但一段歷史要得到勝利,往往需要很長時間,可能一個時代,我們要耐心及持續地等到終點的一天。」

針對Bickett的情況,記者周四(24日)向香港入境處查詢,入境事務處(入境處)不評論個別個案。在處理每宗個案時,入境處均會按照相關法律、既定政策及程序處理,並會在審慎考慮每宗個案的個別情況後才作出決定及相關安排。

Bickett早前被控襲警罪成 判囚4個半月

37歲的美籍律師Samuel Phillip Bickett,被控於2019年12月7日,在銅鑼灣站近F出口梯間襲擊休班警員俞樹生。原審裁判官林希維早前裁定Bickett襲警罪成,判囚4個半月。Bickett在服刑近7星期後,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失敗,再度入獄6星期。

原判官林希維早前在判詞提到,俞樹生曾表明警察身份,被告是蓄意襲警,案發時Bickett把警員拉倒地上後,再襲擊警員身體多處,行為暴力,對公共秩序構成嚴重威脅。

辯方早前質疑,涉事的休班警俞樹生有意隱藏警員身份、非誠實可靠證人,指被告當時以右手擊向俞的臉部是基於自衛,因不肯定余是警察,問到余「Are you popo?」,惟俞否認。不過,原審裁判官認為,休班警俞樹生並非有意隱藏警員身份,而余第二次被問到是否警察時,已大聲承認,認為被告不可能聽不到。

記者:董舒悅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