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送中逃亡人士鄭子豪胞姊:母親終日以淚洗面

2020-09-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鄭子豪胞姊:母親終日以淚洗面。(粵語組製圖)
鄭子豪胞姊:母親終日以淚洗面。(粵語組製圖)

專訪送中逃亡人士鄭子豪胞姊:母親終日以淚洗面

12名港人偷渡遭「送中」拘押深圳鹽田看守所,至今已經26日仍杳無音訊。其中年僅18歲的鄭子豪,其胞姊接受本台訪問時淚訴,委託的律師至今仍未能見弟弟一面,她怒斥林鄭政府冷待事件,置12港人生死不顧。又指小康之家突迎惡耗,她與父母每天以淚洗面,恐弟弟「被消失」。本台致電深圳公安局鹽田分局,對方拒回應事件。(李智智 報道)

18歲正值花樣年華,惟剛成年的鄭子豪卻迎來「送中」厄運。他與另外11名香港青年涉嫌循海路逃亡台灣被中國海警拘捕,已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逾三星期,惟至今仍未有家屬委託律師可獲見他們一面。鄭子豪胞姊接受本台訪問時泣訴:「究竟弟弟的囚禁黑暗日子何時才見曙光?」

鄭姊憶述,活躍好動的弟弟是釣魚愛好者,不時和朋友結伴出海釣魚。8 月 23 日當天,弟弟如常向家人表示出海釣魚後離家,當時還帶上水桶和魚竿,沒想到一句「再見」,就重聚無期。起初,家人以為是電話訊號接收不良,才與弟弟失聯,但連日未見身影,遂往警署報警。至落案後翌日,警方登門造訪,才告知家屬弟弟已遭內地當局拘留,並附上拘留書副本。

鄭姊無奈稱,弟弟上月底起遭扣留至今,家人除了那一紙深圳公安局鹽田分局拘留書上的資料,知道他「涉嫌8.23偷越(國)境案」,其餘對案件一無所知。父親曾據拘留書電話號碼,聯絡局方莊姓經辦人,對方要求父親與香港入境處聯絡,但入境處對家人的疑問均表示「不清楚」、不同單位之間敷衍卸責。

鄭姊說:我覺得香港政府完全沒有提供任何協助。我父親是有收到幾通來自政府的電話,我們提出港府可否派人探望弟弟。他們就以各種理由推搪,我父親反問,你有甚麼可以幫我?他們又說不出來,只是敷衍的態度。

為盡快了解弟弟拘留情況,鄭姊幾經辛苦找尋大陸律師委託代理其弟的案件,惟該律師疑遭官方施壓而被勸退。據悉,不少家屬委託的律師遭受到來自司法局及國保的壓力,被要求停止代理案件和禁止受訪,至今至少有4名律師被逼退。目前,所有代理律師仍未獲准會見被捕人士。鄭姊透露正申請公證書,冀能獲得律師與弟弟面見的一絲機會。

鄭姊說:內地壓力愈來愈嚴重,律師愈來愈難找。我原本是找了律師,他都基於壓力,就說不做了,轉介了另一位律師給我。因律師跟我說,不一定要公證書,通常委託書都可以見(當事人),但拘留所以公證為由,拒絕律師見當事人。但他們(其他家屬)用了公證書,但就變成官派律師,說入面的人已經請了官派律師,又拒絕見面。所以我已經去申請公證書,但都預期了大陸會以已有官派律師為由拒絕家屬請的律師(見面)。

弟弟至今生死未卜,鄭父曾與多位被捕人士家屬於9月12日召開記者會批評香港政府「置死不顧」。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二(15日)回應事件時表示,該12名港人是「畏罪潛逃」,加上他們涉偷越(國)邊境屬內地司法管轄範圍,堅稱由中國大陸機關處理「非常恰當」。

鄭子豪早前被控串謀意圖危害生命而縱火,以及一項交替控罪,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鄭姊指雖然弟弟有案在身,但港府有責任確保他的人權得到應有保障,怒斥林鄭妄顧港人利益。

鄭姊說: 我覺得是很諤然,他們始終都是香港人,即使不將他們送回來,都應要有協助,如送藥,或港府派人探望那12人,或讓那12人有機會打電話回來。以及律師方面,家屬委託律師是很正常的事,亦是我們的權利,我覺得這些不是干預內地執法,完成不相關。我們覺得他的罪名似乎不斷被加重,我擔心他會被控以分裂國家罪,坐一輩子都不能回來,這是最擔心。

僅比鄭子豪年長兩歲的鄭姊形容,弟弟非常孝順父母和疼愛家人,早前自掏腰包買了一部新電話送給母親作生日禮物。她嘆言,原本一家四口樂也融融享受小康生活,但自弟弟「失蹤」後,母親終日以淚洗面,家人日盼夜盼弟弟的消息。眼見中秋團圓佳節將至,一家四口團圓日子恐一去不返,鄭姊不禁失聲哭道「一家人齊齊整整吃飯的日子,恐怕以後不會再有」。

鄭姊說:現在一起吃飯都靜了,話題都只是弟弟的事,有時見到父母或我會突然在哭。我們勸她(媽媽)多少都要吃一些,她說哪有心情吃,我都不知道我的兒子是否在挨餓。我媽媽經常哭,又睡不了。我經常發夢見到弟弟,很擔心他在裡面,會否被人打。有時發夢見到弟弟瘦了很多,可能身體都是傷。18歲平時的生活都是讀書和玩耍,不知道他一人在內地拘留所如何,應該會很無助,不知道他的情況如何。(我)為何想做訪問?都是透明度高些,讓多些人關注事件,我弟弟就不會「被消失」情況發生。

鄭姊嘆息已盡其所能,惟事態仍苦無進展,目前只可「見步行步」。雖每日生活坐若針氈,但身為長女的她,亦只能一邊安慰父母,一邊咬緊牙關堅持尋找弟弟下落,「政府不幫你,只可靠自己」,盼「弟弟可以平安盡快回港」。

本台記者聯絡深圳公安局鹽田分局經辦人莊明俊了解案件,對方以未能確定身分為由拒絕受訪,要求聯絡香港警方。協助12名被捕港人家屬的鄒家成向本台稱,不少家屬查詢亦有同樣情況,對方要求家屬聯絡「香港對口單位」,就被捕人士的拘留情況,隻字不提,家屬只好「望天打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