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达明: 「快必案」中央铺路改变香港司法制度


2020-09-09
Share
hk-cheung 港大法律系首席讲师张达明专访谈快必案:中央铺路改变香港司法制度。(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快必「煽动文字」案引起社会忧虑文字狱降临香港,香港大学法律学者张达明接受本台专访,认为事件不但反映中央拟借助国安公署的额外权力收窄香港言论自由,结合最近特首和两办在《国安法》实施后否定香港实行「三权分立」的言论,「同一时间将矛头都指向法庭」,认为中央正铺路改变香港司法制度,将中国大陆体制植入香港。(李智智 报道)

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谭得志早前被多名国安署便衣人员拘捕,指他涉「发表煽动文字」罪,指控文件中,罗列快必涉嫌违法的言论,包括「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和「721唔见人、831打死人、10月1枪杀人」等游行示威中的常见字眼,引起社会哗然。

港大法律学者张达明接受本台专访分析事件。他认为快必今次入罪与否,要视乎法庭如何演释有关条文以及符合人权保障的考虑等。他又指出,当政府如此运用这条法例时「似乎不理想」,为达政治目的,「将个波交予法庭处理」,特别令司法机构承受莫大压力。

张达明直言,今次事件是确实反映香港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出现「文字狱」,政权以模糊的界线,达到寒蝉效应,冲击香港法治。

张达明说:现在的问题不单是某些字眼,是真有文字狱的情况。我们根本不知道红线在哪里。法治有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是,法律是要有足够清晰,可以具体知道何谓过界。现在去到一个地步,就算问律师都不可以确实说明,只能由政权告诉你甚么不可以做。以政权角度,他们的确想达到这样的寒蝉效应,要你知道你不想过界的话,要退深一点。这是无可避免收窄言论自由。「煽动文字引起市民间不满或敌意」,其实蓝丝群组都有此效果,但就不被追究。这会出现违反香港法治情况,选择性执法,法律又不够清晰,又会影响言论自由。

张达明叹言,由于中央最近十年调整了治港思维,「开始觉得一国两制不重要」,重要是「一国」,香港不可以成挑战政府、挑战中央地方,故更「不会容许香港过去所拥有的言论自由到达挑战政府威信的地步」,尤是要「处理」有影响力的人士,以求全面管治香港。

张达明说:当你如此公然对抗政权,即是阻碍政府,在国内概念中一直是犯法行为。在这些思维上,国家安全是最重要,意识形态保障是最重要。看2015年(大陆)的《国安法》,你可到他们的表述,他们已清楚说明,这是「新形势、新任务」,不可以再沿用1993年那一套的《国安法》,用传统国家安全观念去保障国家安全。

张达明补充指,快必今次被捕事件,结合最近特首和两办否定香港实行「三权分立」的言论,忧虑中央正为改变香港司法制度铺路。

张达明说:同一时间矛头都指向法庭,希望削弱法庭的监管权,特别是说到特首地位超然,是否正在铺路,暂时未引用的但迟早会引用的,如《基本法》第48条,中央可以指令特首行使权力,现在似乎是已铺好路。

对于今次警方国安署引用本地法例对快必的言论作出检控,除了入罪门槛较低外,他质疑背后是借助国安署拥有的权力搜集更多情报,扩大监控范围。

张达明说:正因有了《港区国安法》,他们(政府)有更多权力,特别是国安署拥有的权力,比一般警察大,而他们受到的限制,比一般行使的职务是少。所以现在有一个趋势是,国安署不只是处理《国安法》,会运用其他的罪行,因由他们去做,可以受少一些监察,更有大权。因为他们可以搜屋和查看电话,取得互联网的资料,当中的情报价值远大于入罪。告不入快必都不要紧,已取得联络资料和情报,国安署就可以做很多工作。基本上是正走国内那一套。

张达明总结而言,就《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出现种种事件,反映香港人正承受失去一国两制的恶果,不但逐步失去自由和权利,人身安全亦恐难以担保。

另外,包括许智峯、谭凯邦、范国威、吕文光、刘志雄、温子众等立法会议员、区议员及关注团体代表,周二(8日)手持7.21、8.31、10.1、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纸牌,声援谭得志。有份出席声援记者会的人民力量主席陈志全表示,周三早上去荔枝角收押所探望过快必,他引述快必指出,希望香港人「唔好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