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组织建议23条立法和政制改革同步谘询公众

2018-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8月26日,香港智库「香港愿景计划」就「一国两制」发展发表报告。担任召集人的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中)建议,将23条立法和政改同步谘询。(曾钰成脸书)
2018年8月26日,香港智库「香港愿景计划」就「一国两制」发展发表报告。担任召集人的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中)建议,将23条立法和政改同步谘询。(曾钰成脸书)
 

香港建制派智库组织「香港愿景计划」发表研究报告,建议23条立法和政制改革同步谘询公众,同时也建议在《基本法》中确立中联办职能和角色。不过有泛民议员认为,若无法实现真普选,担心23条立法后会滥用,进一步箝制香港人的自由。(文宇晴 报道)

由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担任召集人的智库「香港愿景计划」发表的研究报告,建议23条立法和政改谘询同步进行。曾钰成于周一(27日)出席港台节日中表示,23条立法与普选的关系密切,但是现时公众的争拗是围绕著是否要在「831框架」下推行普选,但将23条立法和政改同步谘询,则有利拓阔中央和泛民之间的协商空间,减少分歧。

曾钰成说:一提到普选,北京会说「831框架」,但泛民就说「831框架,一定反对」,就不会再讨论下去。大家退后一步来看,到底我们现在想要我们的政制如何发展,甚至「831框架」双方应该比较实际一点去讨论,里面有什么是中央认为是底线不能动的。有人说,就算在「831框架」也可以探讨一下提名门槛能否放宽。

本身是大律师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指出,包括叛国罪、分裂国家行为、煽动叛乱罪、颠覆国家罪以及窃取国家机密等,涉及国家安全内容的《基本法》23条立法争议声不断,是因为如果没有民主的制约,香港人担心23条立法后会滥用,特别是经历了国务院强调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雨伞运动等事件后,香港人对于一国两制充满了质疑和忧虑。因而杨岳桥认为,23条立法和政改谘询并不能同步进行。

杨岳桥说:过去多年都证明了香港人对于民主普选的要求炙热的,而我亦相信中央政府作为泱泱大国,其实无须害怕香港人。23条对于很多人来说,特别香港人过去几年经历了很多事情而感到忧虑。我会认为更加理想的做法是尽快处理政改,容许香港人选出自己政府。

不过曾钰成重申,现在谈及23条立法版本仍然言之尚早,建议同时展开23条立法及政改谘询工作前,可以成立规模较大的委员会,成员应包括特区政府官方代表、各界持份者以及例如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等,与中央有恒常交流的人士,以确保得出的共识有广泛支持基础。

此外,「香港愿景计划」在报告里,亦建议应该在《基本法》里增加条文,列明中联办的地位、职能和责任。该智库的研究员林致茵周日(26日)在记者会表示,即使《基本法》中列明中央政府的各个部门都不得干预香港事务,但是中联办属于中央政府派驻香港的代表机构,因而不受《基本法》约束。

林致茵说:中联办现在的地位是相当于国务院各个部门,是一个政府级的机构。但是中联办没有列入为中央各个部门的名单里,更不是中央各部门在香港特区设立的机构,她正式的身份是叫做「派驻」香港的机构,也就是说是中央在香港的正式代表。由此可以见到,其实中联办是否《基本法》22条所讲的机构,是需要讨论的。我们认为,当我们要增加多一条与中联办有关的条文到《基本法》里,这一点是需要厘清的。

曾钰成相信,《基本法》列明中联办的职能和责任,不代表中联办有协调及统筹建制派的选举。不过有泛民议员则指出,厘清中联办的职责,只是让其名正言顺干预香港事务。

此外,报告亦建议,将行政会议改组为政府内阁,由特首及各司局长组成,官员以内阁成员身份提出意见并作集体决策。

本周五(31日)便是人大常委会公布特首选举的落闸方案的「831框架」的4周年日子,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连同社民连,周日(26日)起设街站收集市民签名,将提交至中联办,要求撤回8.31决定 、重启政改、取消功能组别等3大诉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