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湾10.1暴动案」法官最少30次提「暴力示威者」

2021-03-10
Share
「荃湾10.1暴动案」法官最少30次提「暴力示威者」 「荃湾10.1暴动案」续审。
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荃湾10.1暴动案」周三(10日)续审。法官练锦鸿庭上笔录时喃喃自语,说至少30次「暴力示威者」。惟制服第二被告的警员作供时同意无法确认该被告在事发现场作出暴动行为,当被辩方问及是否认同该被告「暴力示威者」,该警员称「不知道」。(李智智 报道)

周三(10日)早上十时,区域法院续审该案,被捕的三男一女就暴动及纵火罪进入第三日审讯。庭上一众被告表现疲倦和紧张,控辩双方庭上就第二被告陈金国的控罪盘问证人。

开庭时,控方继续播放警员的录影片段,和多段来自香港电台、NOW新闻台、有线电视台和网媒「大纪元」的直播片段,展示在2019年10月1日下午荃湾海坝街和路德围附近一带的冲突情况。

时任新界南机动部队 A大队第4小队警员19757朱秋明作供称,当日下午约3时40分与队员在众安街和荃湾街市街交界向示威者推进。当时示威者向警方不断抛掷杂物和砖头,无视警方警告。

朱续称,他收到该队副指挥官陈文杰「charge 」战术指示后,即与同袍向示威者推进,并进入海坝街,侧身见到陈金国逃跑,随即拉低陈的背包,并将其制服。当时陈戴白色头盔、粉红色防毒面罩,身穿黑衣和黑裤。及后,朱联同多名警员,将其押至大河道天桥的行人通道。

控方证人:无法确认第二被告涉暴力行为

惟辩方盘问朱警员时指出,在众安街和荃湾街市街交界至海坝街位置时,均无法认出陈金国案发现场曾辱骂警员、纵火、手持武器、敲打栏杆,以及投掷砖头、杂物和汽油弹等暴力行为,朱称「同意」。朱亦同意辩方所指,除了海坝街的警方防线,事发位置附近是四通八达,亦不知道陈如何身处现场。

辩方特别问及「charge」战术指示,朱警员指其意指以最迅速驱散,遇见不离开的人,在合理怀疑下会作出拘捕。

辩方质疑警方仅凭装束拘捕第二被告

但辩方质疑朱曾称事发现场多达100人,「除警方防线咩人都可以经过」,而朱亦称在海坝街首次见到陈金国时,并无任何动作,仅被人群阻挡去路,「为何就锁定拘捕他?」朱称,因示威者无理会多次警告,至收到上级「charge 」指令至少有10分钟,但示威者仍停留现场,加上该被告的粉红色面罩和黑衣装束「吸引目光」,认为陈干犯非法集结,且距离又最近,故作出拘捕。

当被辩方问及是否认同第二被告「暴力示威者」,该警员称「不知道」,辩方随即称:「唔知咪公道罗!」

另辩方质疑朱警员的口供纸有出入,包括写错案发时间,无提及制服陈金国时曾除下其黑布巾和泳镜等。而朱在口供纸称,陈在被锁手扣过程曾叫「光复香港」两次,惟在庭上称「唔道记得被告系边个过程讲」,但强调对方曾讲有关口号。

将会传召5至7名证人

虽然第二日审讯时,控辩双方详细就首被告第一被告陈珩的控罪陈词盘问证人,惟周三庭上,法官练锦鸿和控方在观看片段时,用大量时间纪录陈珩的动态。练官一边观看片段,一边笔录事发过程细节,描述观察时喃喃自语说至少30次「暴力示威者」。

控方指控方指陈珩以白布蒙面、身穿黑衣、持浅蓝色摺伞,把状似横额的物件扔向火堆。练官庭上描述影片观察时,多次以「蓝伞人」形容陈珩,又要求慢镜翻看「蓝伞人」出现的画面,仔细逐格笔录其行为动作,指「蓝伞人」当时装束和动作与「伞阵」中其他「暴力示威者」一致,「在旁用垃圾桶协助暴力示威者向前推动」,「在海坝街泼洒液体后,另一人在旁点火」等。其间,练官更一度取出蓝伞证物,放在其席上模拟事发时摆放情况。

本案由本周一(8日)开审,预计审讯15日,据消息指,将会传召5至7名证人。

该案原本有5名被告,分别为清洁工陈珩(40岁)、学生陈金国(20岁)、程式员李振文(26岁)、学生冯清华(22岁)、学生郭小琴(23岁)。五人否认暴动罪,陈珩另否认纵火罪。冯缺席上月聆讯,法庭已发出拘捕令。所有被告同被控在2019年10月1日在荃湾海坝街一带参与暴动。陈珩另被控同日同地和纵火。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