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炮轰「禁蒙面法」 岑敖晖等提司法覆核遭拒

2019-10-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4日,多名民主派议员在记者会上,强烈谴责政府引用《紧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是开启极权,批评有关做法是完全违反《基本法》。(网上视频截图)
2019年10月4日,多名民主派议员在记者会上,强烈谴责政府引用《紧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是开启极权,批评有关做法是完全违反《基本法》。(网上视频截图)

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引用《紧急法》禁止蒙面,声称是为了挽救香港的现在及未来,但有民主派议员炮轰政府是开启极权,质疑相关做法是为了禠夺立法会权力,恐令动荡不安的社会局势火上加油。另外,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覆核王」郭卓坚、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分别就《禁蒙面法》提出司法覆核,但高院晚上经紧急庭议后,拒绝了有关临时禁制令的申请。(覃晓言 报道)

特首林郑月娥周五(4日)宣布引用《紧急法》订立《禁止蒙面规例》后,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均齐声炮轰政府的举措,是开启极权之始,并形容《禁蒙面法》只是幌子,目的是为绕过立法会立法,政府日后只要认为香港有危险,便有基础再引用《紧急法》而订立各种恶法。

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指出,《紧急法》于1922年订立,自香港回归以来从未被引用,今次政府立例禁止蒙面,属于违反宪法,完全绕过立法会,他批评政府的做法明显是剥夺立法会权力。

郭荣铿说:这个肯定是香港迈向极权的一大步,回归后大家都知道有《基本法》,《基本法》充分、清楚地订明,香港只有一个立法机关,就是立法会。褫夺了立法会的立法权力,自己行政机关一个人说了算,就去订立这条条例,我们认为是违宪的。

民主党主席、议员胡志伟亦批评,政府此举只会火上加油,不但无助解决当前困局,反而有关消息公布后,本港多区已出现示威活动,触发更多市民一同向恶法抗争。

城市退休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向本台表示,政府引用《紧急法》制定《禁蒙面法》开了不良先例,意味当局倾向以镇压手段处理危机,亦代表再没有对话、和解的馀地,恐将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郑宇硕说:这当然是很危险的讯号,基本上这条法律(紧急法)赋予政府很大权力,是毫无制衡的权力,一旦实施《禁蒙面法》,差不多等于政府以强硬措施来处理危机、倾向镇压。这样做亦即是说,处理危机的方法,以及希望日后能够调解、修补社会撕裂、修补社会对立、恢复政府的认受性,大家都毫无寄望了。

至于外界忧虑政府引用《紧急法》先例一开,目前形势大利民主派的区议会选举,有可能成为废除目标,现为中西区区议员的民主党许智峯向本台称,政府制定《禁蒙面法》,只为日后更多恶法铺路,故难以估计政府日后会否利用《紧急法》,以令区议会出现「真空期」。

许智峯说:政府似是输打赢要,当形势不是倾向他的一方利好时,他就会(将区议会选举)押后,甚至取消,难免公众会有这个观感,一定是的。所以难保政府今日用《紧急法》,是否下次亦可以引用《紧急法》来无限期押后(区选),甚至取消呢?我觉得这个可能存在,可能今日的《禁蒙面法》只是为铺路,所以看到政府整个处理包含很多政府考虑在内,并非纯粹形势紧急如此简单。

另外,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及有「覆核王」之称的长洲居民郭卓坚,在政府作出有关宣布两小时内,就《禁蒙面法》到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认为有关法例违反《基本法》赋予港人和平集会的权利,应予以废除。

岑敖晖说:我们没有一条法律条文指,你要露出身分,你要拿出身分证,才可以参加集会游行示威,我们没有这样的规定,现在白色恐怖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你用香港法例第241章《紧急法》落实《蒙面法》,其实是不合比例地剥夺了,或者削弱了香港人根据《基本法》第27条享的集会示威游行等政治权利。

傍晚,岑敖晖再联同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向法庭申请紧急临时禁制令,禁止午夜起实施《禁蒙面法》,高院晚上9时紧急开庭处理申请。法官听取双方陈词后,最后决定拒绝颁下临时禁令。

对于政府立法禁蒙面,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发声明表示,特区政府不应以《紧急法》作为烟幕,进一步限制示威者,敦促港府尊重示威者行使和平表达的权利。

民阵亦强烈谴责政府以恶法打压人民,加剧社会与政权的矛盾。

港澳办及中联办则发声明,支持港府制订《禁止蒙面规例》,声称「有助打击和遏制暴力犯罪,恢复社会秩序」。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