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選舉「顏色對壘」 前線望能選出思考獨立醫生

2020-10-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為維護香港專業的水準,各領域均成兵家必爭之地。(粵語組製圖)
為維護香港專業的水準,各領域均成兵家必爭之地。(粵語組製圖)

香港社會出現「黃」「藍」陣營之分,從經濟圈到各種選舉上都出現「顏色對壘」的情況。醫委會即將進行6席改選,有醫生認為,由獨立於政府的機構去監視、管理專業行業非常重要,前線醫護都關注能否選出獨立思考的醫生。另外,香港大學校委會研究生代表近期進行換屆選舉,結果再次由內地生當選。(文海欣 報道)

處理醫生發牌、投訴及輸入海外醫生的醫務委員會,將就6個席位進行換屆選舉,當中3席由全體醫生直選選出;其餘3席由醫學會提名及選出該會會員。

直選參選人之一、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由獨立於政府的機構去監視、管理該專業行業是非常重要。隨住政治議題出現的頻率漸高,前線同事都關注能否選出思考獨立的醫生。但她同時指出,不少建制派人士都不滿醫生可以擁有獨立機構,自己制定業界政策及審視專業失德等。

馬仲儀說:他們一直覺得,他們想做的政治目的、策略不能順利推行。坦白說例如近日教師被教育局裁決的情況,就更能看到一個專業界別不能擁有一個由自己專業界別內的人去把持、獨立於政府的機構去看管界別內的失德或評審的事,其實是很危險。所以今時今日要保持醫委會去管理醫生專業這件事,是非常重要。

馬仲儀又表示,政府及部份政黨議員在近幾年想放寬海外醫生,有市民及業界都擔心實際上會引入更多大陸醫生。

馬仲儀說:他們一定說是(輸入)世界各地(醫生),但我們最擔心或覺得最大機會會帶來香港的,是醫療水平及體系與香港最不一樣、最大機會做成落差的國內醫生,因為國內的醫療體系及教育水平都很不一樣。

一名不願具名的醫生則透露,政治取向及顏色對壘愈漸分明,以致每次直選時總有兩方面政治取態的候選人出現,但事實上,在醫委會選舉內,其實候選人很少將純政治議題作為競選口號,都主以業界議題為主,只是輸入海外醫生這類議題都在建制及泛民間惹爭議。該醫生說,理論上即使委員「顏色」不同,但都應以專業角度判斷。不過現時過多投訴涉及政治問題。這名醫生表示,希望直選及由醫學會提名選出的醫生都能較親近前線醫生。

醫委會其中一個職能是處理醫生投訴個案。醫委會委員林志釉曾經透露,醫委會於2019年接獲的投訴增升至3,286宗,而今年至9月接獲3,226宗;較2018年激增約4倍,也創22年新高。當中大量投訴由「反送中」運動等社會事件引發,如投訴醫生於報章及社交媒體發表的意見,及今年初醫管局員工罷工等。而有一種情況是以同一格式或重複投訴同一醫生。

目前,醫委會委員已增至32人,其中8名醫生及8名業外人士由行政長官委任,另外16人則由醫生選舉選出(7人由醫學會會董選出、7人由醫生直選、2人醫專選舉產生)。這個架構看似平衡,委任和選舉產生的比例相同,但其實改革時亦引爭議。當時,醫專委員撥入選舉委員之列,但他們被批評不是由全體醫生選出,只是小圈子選舉。加上由特首委任的則由4人增至8人,他們認為日後醫委會成員會以親政府佔多數,影響專業自主。

是次選舉投票將於12月3號截至。目前醫生直選參選人有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前線醫生聯盟前副主席覃天笙、醫學會副會長鄭志文、執照醫生醫學會主席馬思特及爭取連任、曾聯署撐警的資深麻醉科專科醫生韋玉珍。而現任委員是鄭志文、韋玉珍及林哲玄。

除了直選,就其餘3席由醫學會提名的名單方面,據本台記者了解會有以下5人競選。

建制派前區議員、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曾參與醫護撐警的老人科專科醫生佘達明;曾任醫學會副會長的兒科醫生陳以誠、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麥肇敬、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而他們3人則是被外界指立場「偏黃」的醫學會會長蔡堅的班底。

稍後會由醫學會會員進行內部投票,結果將於11月初公布。另據了解,10月23日將有一場內部選舉論壇。

除了醫學界,在學界亦出現「顏色對壘」的情況。被形容為「黃藍之爭」的香港大學校委會研究生代表近期亦進行換屆選舉,結果亦於周四(15日)出爐,本地碩士生葉子健以1000多票之差落選,由內地博士生張潤智當選。不過其實研究生代表過去5年一直由內地生出任,過去兩年內地生更在無競爭下自動當選。而港大校委會為港大最高管治機關,根據條例可行使大學的所有權力,包括解散或改革研究所、專科學院,甚至有權終止校長、副校長等主管級人員的聘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被解除教席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對本台指,中央政府過去在不同界別做統戰工作,無孔不入控制香港。

成名說:好大機會就是所謂中央政府直接或間接在背後有一些所謂政治動員,想無孔不入全面控制香港。你看到之前支持「雨傘革命」的人只有3、4成,有很多不支持。但到去年,支持五大訴求,特別當中2至3個訴求是有7、8成人支持。原因是就算溫和派或中立人士都感覺到,中央基本上做很多事嘗試要控制香港,違反不干預、一國兩制的承諾。

成名續指,大學選舉屢次失敗的原因是結構性問題,因為研究生都以大陸學生佔大多數。但若一些專職架構的組成是由港人參與投票的比重較大,估計短期內未必會失守,但再長遠來看,當人口轉移後,就會有這個可能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