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委会选举「颜色对垒」 前线望能选出思考独立医生


2020-10-16
Share
hk-elect 为维护香港专业的水准,各领域均成兵家必争之地。(粤语组制图)

香港社会出现「黄」「蓝」阵营之分,从经济圈到各种选举上都出现「颜色对垒」的情况。医委会即将进行6席改选,有医生认为,由独立于政府的机构去监视、管理专业行业非常重要,前线医护都关注能否选出独立思考的医生。另外,香港大学校委会研究生代表近期进行换届选举,结果再次由内地生当选。(文海欣 报道)

处理医生发牌、投诉及输入海外医生的医务委员会,将就6个席位进行换届选举,当中3席由全体医生直选选出;其馀3席由医学会提名及选出该会会员。

直选参选人之一、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由独立于政府的机构去监视、管理该专业行业是非常重要。随住政治议题出现的频率渐高,前线同事都关注能否选出思考独立的医生。但她同时指出,不少建制派人士都不满医生可以拥有独立机构,自己制定业界政策及审视专业失德等。

马仲仪说:他们一直觉得,他们想做的政治目的、策略不能顺利推行。坦白说例如近日教师被教育局裁决的情况,就更能看到一个专业界别不能拥有一个由自己专业界别内的人去把持、独立于政府的机构去看管界别内的失德或评审的事,其实是很危险。所以今时今日要保持医委会去管理医生专业这件事,是非常重要。

马仲仪又表示,政府及部份政党议员在近几年想放宽海外医生,有市民及业界都担心实际上会引入更多大陆医生。

马仲仪说:他们一定说是(输入)世界各地(医生),但我们最担心或觉得最大机会会带来香港的,是医疗水平及体系与香港最不一样、最大机会做成落差的国内医生,因为国内的医疗体系及教育水平都很不一样。

一名不愿具名的医生则透露,政治取向及颜色对垒愈渐分明,以致每次直选时总有两方面政治取态的候选人出现,但事实上,在医委会选举内,其实候选人很少将纯政治议题作为竞选口号,都主以业界议题为主,只是输入海外医生这类议题都在建制及泛民间惹争议。该医生说,理论上即使委员「颜色」不同,但都应以专业角度判断。不过现时过多投诉涉及政治问题。这名医生表示,希望直选及由医学会提名选出的医生都能较亲近前线医生。

医委会其中一个职能是处理医生投诉个案。医委会委员林志釉曾经透露,医委会于2019年接获的投诉增升至3,286宗,而今年至9月接获3,226宗;较2018年激增约4倍,也创22年新高。当中大量投诉由「反送中」运动等社会事件引发,如投诉医生于报章及社交媒体发表的意见,及今年初医管局员工罢工等。而有一种情况是以同一格式或重复投诉同一医生。

目前,医委会委员已增至32人,其中8名医生及8名业外人士由行政长官委任,另外16人则由医生选举选出(7人由医学会会董选出、7人由医生直选、2人医专选举产生)。这个架构看似平衡,委任和选举产生的比例相同,但其实改革时亦引争议。当时,医专委员拨入选举委员之列,但他们被批评不是由全体医生选出,只是小圈子选举。加上由特首委任的则由4人增至8人,他们认为日后医委会成员会以亲政府占多数,影响专业自主。

是次选举投票将于12月3号截至。目前医生直选参选人有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前线医生联盟前副主席覃天笙、医学会副会长郑志文、执照医生医学会主席马思特及争取连任、曾联署撑警的资深麻醉科专科医生韦玉珍。而现任委员是郑志文、韦玉珍及林哲玄。

除了直选,就其馀3席由医学会提名的名单方面,据本台记者了解会有以下5人竞选。

建制派前区议员、眼科专科医生庞朝辉;曾参与医护撑警的老人科专科医生佘达明;曾任医学会副会长的儿科医生陈以诚、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前会长麦肇敬、心脏科专科医生何鸿光,而他们3人则是被外界指立场「偏黄」的医学会会长蔡坚的班底。

稍后会由医学会会员进行内部投票,结果将于11月初公布。另据了解,10月23日将有一场内部选举论坛。

除了医学界,在学界亦出现「颜色对垒」的情况。被形容为「黄蓝之争」的香港大学校委会研究生代表近期亦进行换届选举,结果亦于周四(15日)出炉,本地硕士生叶子健以1000多票之差落选,由内地博士生张润智当选。不过其实研究生代表过去5年一直由内地生出任,过去两年内地生更在无竞争下自动当选。而港大校委会为港大最高管治机关,根据条例可行使大学的所有权力,包括解散或改革研究所、专科学院,甚至有权终止校长、副校长等主管级人员的聘任。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被解除教席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本台指,中央政府过去在不同界别做统战工作,无孔不入控制香港。

成名说:好大机会就是所谓中央政府直接或间接在背后有一些所谓政治动员,想无孔不入全面控制香港。你看到之前支持「雨伞革命」的人只有3、4成,有很多不支持。但到去年,支持五大诉求,特别当中2至3个诉求是有7、8成人支持。原因是就算温和派或中立人士都感觉到,中央基本上做很多事尝试要控制香港,违反不干预、一国两制的承诺。

成名续指,大学选举屡次失败的原因是结构性问题,因为研究生都以大陆学生占大多数。但若一些专职架构的组成是由港人参与投票的比重较大,估计短期内未必会失守,但再长远来看,当人口转移后,就会有这个可能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