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区选」向内部「谷票」 公务员拆解「软性强迫」伎俩

2023.12.08
港府「区选」向内部「谷票」 公务员拆解「软性强迫」伎俩 这个月公务员见得最多的是跨局「大晒冷」谷票的场景。
陈国基Facebook专页

香港周日(10日)将举行改制后的首届区议会「选举」,特区政府出动洪荒之力催谷投票率,逾17万公务员成为头号目标。有资深公务员称,近日政府全方位地由上而下向全体公务员「催票」,担心政府在投票日向投票选民派发的「心意卡」成为变相「凭证」,对原本不欲投票的同事构成无形的心理压力。有公务员亦担忧,掌握公权力的政府可以查验每个人是否有投票,在「软性强迫」下只好选择去投票。

2021年12月「完善制度」后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仅30.2%,创下1991年香港立法机关开设地区直选以来的最低纪录。尽管政府已多次重申,不为这次区议会「选举」投票率设「硬指标」,但却不惜工本花费庞大资源搞选举宣传,其中包括印制将向投票选民派发的「心意卡」,又多次强调公务员应尽投票责任。

政务司司长陈国基说:「你是为政府工作,向政府支薪,这一次是非常重要的选举,是否大家都要投票支持?举例我为政府工作都不投票,是不是很荒谬?这是不可能的,这是责任但没有监察机制。」

图1_406268290_322539530536624_7414693082744782658_n.jpg
政务司司长陈国基(右一)跟杨何蓓茵(右二)进入公务员办公室呼吁投票。(陈国基Facebook专页)

公务员:担心「心意卡」变成「投票记认」

尽管陈国基强调,「心意卡」没有编号和任何识认,不能起「监察」公务员投票之效,但有多名公务员对本台表示,感受到近日上至特首、下至部门的顶头上司,都不停「呼吁」公务员投票的压力,亦担心「心意卡」变成间接的「投票记认」。

资深公务员张小姐(化名)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已对电邮「谷票」习以为常,这些电邮不看也罢,他们最怕是投票后才可以领取的「心意卡」。

张小姐说:「心意卡当然有,好似变成间接的记认,尤其是当日在票站工作的同事,大家聊天的话题就更加会连结到这次选举有没有投票。譬如站长会安排同事分时段投票,如果返来都没有心意卡,或者讲起有没有投票。如果没有投票,除非你说慌,否则好难过到关。」

公务员:难受洗脑式呼吁投票

张小姐在2021年立法会选举没有投票,因为当时政府并未有向公务员施压,但她形容这次政府向同事「催票」的压力是史无前例的,例如主管曾经分批会见同事,当面呼吁同事投票;甚至连同事近日打开枱头电脑,一进入部门内联网就会闪出「12.10区选齐投票」的横额广告,「想不看也不行。」

张小姐说:「我本来很坚决不会投票,因为觉得这次选举很荒谬。一开始有动摇是因为由高到低,由特首到署长,再到section head(组别主管)面对面呼吁大家投票,慢慢开始感受到压力。与家人和亲戚朋友讲开,你既然打份工,就听『老细支笛』,无谓搞所谓的『软对抗』。」

她又决定在投票日翌日的工作日,把「心意卡」带回办公室,有需要的话就拿出来展示。

图3_截图 2023-12-08 17.14.30.png
局长、司长级之后也要拍「谷票」宣传影片。(政府宣传片截图)

另一名不愿接受录音采访的公务员姜先生,同称在政府「软性强迫」下决定投票。他形容这次政府「劝喻」公务员投票的程度近乎「洗脑式」,尤以住公务员宿舍为甚,但姜先生指并没有人直接道出不投票的「后果」。

姜先生批评,在「选举」投票本是公民权利,但现在却变成政府动用庞大资源推动的形象工程,质疑特区政府以至中联办,有意借此次「选举」测试公务员的动员能力,这种「由上而下」要求别人投票的做法非常奇怪。

公务员工会坦言有压力 

行政长官李家超早前称,公务员已宣誓表明服务地区和支持政府落实政策,而且投票属公民责任,因此应以身作则投票。对于政府向投票选民派发「心意卡」,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早前接受电视台访问时指,担心有关做法对公务员构成压力。

梁筹庭说:「过去公务员投票很自由,喜欢怎样投都可以、甚么时候去都可以,毋须向主管申报。近期大家都知宣传效应,特别向公务员,希望我们全体支持投票。现在出动心意卡,同事会担心这是否凭证,真的没有空去、没去,会否让人另类看待或者有后果,这就是压力。」

香港区议会始创于1982年,历年共举办过11次换届选举,其中最低投票率为1988年的30.3%,最高则为2019年的71.2%。全国港澳研究会顾问刘兆佳上月表示,由于区议会「选举」改制,加上未有非建制派「入闸」,料民主派支持者不会投票,不排除这次投票率低于两成。

记者:张仕仁 编辑:温晓平 网编:程皓楠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