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效應:投資銀行CEO辦公地由香港轉往新加坡


2020-07-16
Share
hk-evacuate 德意志銀行的新任亞太地區首席執行官米倫將會在8月由德國法蘭克福赴新加坡上任。(德意志銀行官網)

德意志銀行周四(16日)宣布,鑑於香港政治動盪及中美緊張關係升級,新上任的亞太區首席執行官將到新加坡辦公,而非原來所在的香港。有業內人士擔心,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14日)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及行政命令,終止香港特殊待遇地位,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排除引發外商撤資。(呂熙 報道)

《彭博》通訊社周四報道,德意志銀行的新任亞太地區首席執行官CEO米倫(Alexander von zur Muehlen),將會在8月由德國法蘭克福赴新加坡上任,接替7月底退休的現任亞太區首席執行官司馬維(Werner Steinmueller)。而原亞太區CEO的辦公地,本來是在香港。

除了新任亞太區CEO,新任環境、企業和管理(ESG)主管卡姆蘭‧汗(Kamran Khan),也會從美國赴新加坡走馬上任。

報道引述德銀發言人,明確表示這個決定,是基於香港在經歷一年多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後,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動盪中。而到了現在,香港更被推上美中鬥爭的大舞台。

不過報道同時指出,德銀並非第一次把CEO駐在新加坡,從2012年到2016年,亞洲業務由兩名聯合CEO,分別在香港和新加坡負責。德銀發言人強調,仍然致力於亞太地區的「雙樞紐結構」。

對此,曾經在多家外資金融機構任職的前香港匯豐環球市場經濟師林浩波表示,外資金融機構在設立總部時對當地政治風險作評估和分析,譬如目前香港的社會情況和《國安法》下的新形勢,並制訂應急方案,包括資金的流向,但撤資前未必會事先聲張。而是次德銀高管把辦公地由香港移到新加坡,可能是基於個人考慮,但也有可能是撤資的第一步。

林浩波:人先走,然後可能資金按一個鍵就走了。這樣就可以看到香港的資金可能慢慢撤退,他們總部的交易平台可能會移去新加坡,因為它沒有必要把這麼多的投資放在一個如此不穩定的地方。這個不穩定和不確定性,讓這些公司對於在香港擴張有所卻步。莫說是擴張,就連本身應該在香港有的東西,都要想想要否放在香港這個政治風險如此大的地方。

新加坡一直都是香港的主要競爭對手,過往幾乎所有國際大銀行,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等,都把地區最高主管派駐香港。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當地時間周二(14日),宣布已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回應北京實施《香港國安法》,同時宣布已簽署行政命令,終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只把香港視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

對於美國的制裁行動,香港中華廠商會行政總裁楊立門表示,香港商界已有心理準備,因此消息並沒有帶來很大的震撼,不過商界擔心,美國的盟友亦會跟隨,對香港採取不同的制裁,引發連鎖效應,或阻礙香港入口高科技產品。

楊立門說:我們都會擔心,國際上其他國家,比如說是五眼(聯盟)等等,可能都要跟隨美國,對中國或香港採取不同的制裁行動。如果這個是發展到全球性的話,就算香港是想入口一些高科技產品,不是向美國,而是向其他地方,可能都會有一些阻滯。

中國官媒新華社在特朗普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後發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訪問,林鄭月娥聲稱不擔心美國對香港實施制裁,強調香港和美國的關係是雙向的,美國在貨物貿易方面享有每年接近3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

她又反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是美國給予的,反而美國的金融機構在香港資本市場佔有很大的交易量,表示「如果在金融上採取制裁行動,那麼傷害的不單是香港,也是美國的一些企業。」

而港區全國政協委員、企業家李大壯就相信,國安法實施一段時間後,如果有案例證明,香港仍有高度自治,美國的政策可能會再調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