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时代】港金马得奖短片《暗房夜空》因半秒画面被拒再次公映 至今逾10电影遇同类情况

2022.08.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国安时代】港金马得奖短片《暗房夜空》因半秒画面被拒再次公映 至今逾10电影遇同类情况 2017年勇夺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的《暗房夜空》,原定周日(14日)在香港「第一届平地影像共学计划」再次公映。
粤语组制图

香港5年前首部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暗房夜空》,原定周末再次在港公映,惟遭电检处引用国家安全条文,命令删走一幕仅半秒、出现「毋忘初衷」字眼和涉及「雨伞运动」的画面,才可公映。创作团队最终坚决一刀不剪,取消放映。本台统计,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连同今次至少有10部电影因未能获发准映证或应要求删改情节,须取消放映。有行内人士认为,今次事件反映新电检条例界线模糊,「为何以前香港可以上映的电影,今时今日就不准?」

今遭港电检处要求删减一幕重现「非法占领行动」的画面

《暗房夜空》原定周日(14日)在香港「第一届平地影像共学计划」再次公映时却触礁。主办单位「平地映社」周四(11日)引述香港电检处指,处方要求删减一幕重现「非法占领行动」的画面,否则无法取得IIA的电影评级,同时亦不获发放电影核准证明书,不能进行任何公开放映。

制作团队最终决定一刀不剪 取消放映

「平地映社」回覆本台查询称,该主办单位于今年7月11日,提交《电影送呈表格》约1个月后,获「电影、报刊及物品管理办事处」以电邮回覆通知,不允许作品以完整版本上映。处方并引用《电影检查条例》第10条(2)、第10条(3)的内容,作为审查的「理据」,其中第10条(2)D部分,提及一点「该影片的上映是否会不利于国家安全」为考虑因素之一。不过,制作团队最终决定一刀不剪,取消放映。

该动画属于3位前香港公开大学动画及视觉特效荣誉艺术系学生石家俊、黄俊朗、黄梓莹所创作的毕业作品,他们藉主办单位回覆,说「他们的感受是真的只是一、两秒的画面」,拒再进一步评论。他们所属的公开大学(现改名为「香港都会大学」)早几年曾上载该动画,现已转为「私人影片」,公众无法再观看。

hk-film1.jpeg
暗房夜空》由石家俊、黄俊朗和黄梓莹创作,3人均是当时香港公开大学(现称香港都会大学)学生,2017年为香港首夺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香港都会大学脸书图片)

业内人士:修订后的电检条例 任何不利国安内容均不能上映

香港资深艺术行政人员萧恒就事件回应本台再重申,《电影检查条例》自去年修订并加入国家安全考虑后,「已属一条全新的法例」。《暗》被要求删片一事带来社会反响,正反映对电影审查改变的忧虑。

萧恒说:这是明显的例子,在未修例前,以前(《暗房夜空》)上映,政府、当局觉得没问题,现在这些内容就不可以公映了,这是很强烈的对比。大家会觉得有些东西,以前可以说出来,没问题;现在却有问题、不可以说。现在可以公开发表的东西少了,言论自由、表达自由被收窄了。

hk-film2.jpg
《暗房夜空》以真人真事讲述香港同志平权的故事。(「平地映社」脸书图片)

萧恒曾在2002年至2004年任职影视处电影分部行政主任。他曾于去年《电影检查条例》修订接受《众新闻》专访时称,以往仅需就惊吓、暴力、色情内容评核,即使无明文硬性规定字眼和次数等,但始终依据普遍社会认知、共识和公众顾问的比例而决定,故争议相对较少,修订前「绝无政治任务」,以往就算是「三级」都获准公映,但新例下任何可能不利国安的内容,通通不能上映。

2017年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 曾经多次公开放映

《暗房夜空》片长7分钟45秒,以真人真事讲述一位投身于香港同志平权的年轻人,在现实社会中遭遇的挫折和无力感,希望唤起社会关注被忽视的声音。动画以水彩画方式描绘主角的情感,2017年勇夺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成为首套香港制作的动画获得这项殊荣。过去5年曾经多次在香港和海外公开放映,包括参展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荷兰亚洲电影节2018」时,港府曾为此发新闻稿宣传。

被要求删走的一幕 仅长约不足半秒

据了解,电检处要求删走的一幕,仅长约不足半秒。画面位于影片的4分06秒,影射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夏慤道场景,当中有围栏隔开帐篷和马路、画有雨伞图案的黄色横额,另出现「毋忘初衷」和意指「我要真普选」的字眼。今次事件,是否意味有关画面不能再于其他电影出现?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和「电影、报刊及物品管理办事处」均回覆本台查询时称,「不会评论个别电影的检片决定」。

当局应向公众多加解说 令业界有清晰标准

民主党资讯科技及广播政策副发言人冼卓岚接受本台访问时,批评事件并非「个别情况」,又质疑《国安法》界线模糊,随著愈来愈多作品被审视而禁播,当局应向公众多加解说,令业界有清晰标准,否则人人自危。

冼卓岚说:不论立场是怎样,过去这些画面曾经发生且是确实存在。政府认为这些讯息是会危害国安,应多加解释。这只是半秒影像,对于公众而言亦可以是很抽象,故引用《国安法》条文应用于这些作品上,界线是很模糊。主事人觉得是这意思,就是这意思,但创作者未必有这个意思。

国安法生效以来 至少10部电影有类似情况须取消放映

据本台统计,自《港区国安法》2020年生效以来,至少10部电影因未能获发准映证或应要求删改情节,须取消放映。当中包括多部扬威海外、涉及政治和社运的电影,例如《十年》、港导周冠威的《时代革命》、任侠和林森执导的《少年》、「影意志」发行的《占领立法会》及《理大围城》等。

逾30名香港电影制作人,趁今年7月17日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举行前,发表名为《香港自由电影宣言》联署宣言,指如今在港拍电影的风险前所未见,吁有志发展的电影人,应把握信念继续前进。

hk-film3.jpeg
逾30名香港电影人趁上月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举行前,发表《香港自由电影宣言》,指如今在港拍电影的风险前所未见。(网上截图)

港府因应《港区国安法》实施,2021年6月和11月先后两次修订《电影检查条例》,列明「相当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影片不宜上映,规定检查员须考虑影片上映是否会「不利」于国家安全,商经局局长可因国安,延长就影片作出决定的时限,并赋予政务司司长「把关」权力,撤销已获发的准许证明书,上诉委员会亦无权过问。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