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禁制令阻起底 民主派梁家杰忧港人自由空间续步收窄

2019-1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担心连串禁制令会令港人自由续步收窄。(AFP资料图片)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担心连串禁制令会令港人自由续步收窄。(AFP资料图片)

香港近月示威活动不绝,律政司、警察团体等都先后向法庭申请禁制令,当中包括禁止对警员「起底」及在网上煽动或教唆他人使用或威胁用暴力伤人等。有建制派律师认为,律政司是公共利益监护人,申请禁制令「责无旁贷」。不过,外界担心禁制令有被滥用的趋势。有民主派律师忧虑律政司倾向借法庭之口,续步收窄港人行动自由空间。(文海欣 报道)

高等法院周四(10月31日)颁发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网上及其他平台,包括连登及 telegram,发布言论煽动或教唆其他人使用或威胁用暴力去伤人或损毁财物。另外早前律政司向法院申请,要求颁布临时禁制令,阻止对警员及其家属进行起底;亦有警务人员团体以担心警员遭起底为由,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公众查阅选民登记册。坊间认为,近期各种的禁制令或予人有配合行政机关的倾向,质疑有滥用禁制令的趋势。

就此,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周五(1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以前的确较少从公法上使用禁制令,一般都在私法上使用,但他指律政司的角色就是一个公共利益监护人,申请禁制令责无旁贷。

马恩国说:律政司其中一个公职就是要保护公众利益,如果公众利益受损或公职人员受伤害,公职人员受伤都是公众利益的其中一环,这个情况下律政司申请禁制令是责无旁贷的。公法禁制令以前都是有的,但因为以前没有那么多人违犯公法,律政司不用到法院申请公法禁制令。以前市民不违法,但现在很多市民出来违法,那么怎样做?就是用一个禁制令的形式令香港市民不违法。

就禁止任何人在网上及其他平台,发布言论煽动他人使用暴力伤人等禁制令,马恩国形容这是一个「双重保障」、加强阻吓性,「除了干犯刑事诉讼条例亦干犯法院禁制法」。

不过,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对本台指,担忧律政司倾向借法庭之口,收窄港人行动自由空间。他认同这如同网禁的第一步,亦有可能是刻意营造白色恐怖及寒蝉效应。梁家杰称市民对法庭有很高期望,禁令增多会使市民自由行动空间收窄,希望法庭严谨处理。

梁家杰说:我担忧现在行政机关在律政司的领导,其政策方向可能有一个倾向,希望借法庭之口,收窄香港人行动自由的空间。其实我们市民对法庭的把关有一定的期许,我希望法官考虑这些禁制令时能小心行事,对律政司要有一个较苛刻的要求。

他续指在普通法下,其大原则是除了法律上所限制的事不能做,法律外没有列明的都可以做。所以其法律必须清晰、不含糊。然而,梁家杰认为现时禁制令,例如禁止任何人在网上及其他平台,发布言论煽动或教唆其他人使用或威胁用暴力去伤人或损毁财物,其涵盖范围甚广,所指的人物亦非常含糊,未达禁制令需没有灰色地带或指令人物要清晰等基本原则。而且他认为刑事罪行已能处理此类问题,或有重复之嫌。

另一方面,无线电视早前亦申请禁制令。他们表示,公司近月发生多宗遇袭事件,当中包括有新闻车遭破坏、摄影机镜头被人喷黑、记者遇袭等,因此早前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袭击无线员工及毁坏其财物,例如禁止在财物上涂鸦、书写任何文字或字符。

不过案件周五在高等法院聆讯后,法庭决定拒绝颁下禁制令。法官陈美兰表示,过去一个月针对无线电视的事件已经没有再出现,质疑法庭现阶段是否有需要颁下相关禁制令。另外,她亦留意到曾经有骚扰记者工作的示威者向记者道歉,而网上亦有号召示威者不要骚扰传媒。

无线电视则回应表示,留意到法官判词认为骚扰事件未必会恶化,近期亦未有重大损毁发生,公司会留意事态发展,保留法律权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